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中部145經/教誡富樓那經(六處品[15])(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那時,尊者富樓那在傍晚時,從獨坐中出來,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富樓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請世尊以簡要的教誡教誡我,我聽聞世尊的法後,能住於獨處、隱退、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那就好了!」
「那樣的話,富樓那!你要聽!你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尊者富樓那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富樓那!有能被眼識知,令人想要的、可愛的、合意的、可愛樣子的、伴隨欲的、貪染的色,比丘如果歡喜、歡迎、持續固持它;當歡喜、歡迎、持續固持它時,則生起歡喜,我說:『富樓那!歡喜集,則苦集。』
富樓那!有能被耳識知……的聲音,……能被鼻識知……的氣味,……能被舌識知……的味道,……能被身識知……的所觸……富樓那!有能被意識知,令人想要的、可愛的、合意的、可愛樣子的、伴隨欲的、貪染的法,比丘如果歡喜、歡迎、持續固持它;當歡喜、歡迎、持續固持它時,則生起歡喜,我說:『富樓那!歡喜集,則苦集。』
富樓那!有能被眼識知,令人想要的、可愛的、合意的、可愛樣子的、伴隨欲的、貪染的色,比丘如果不歡喜、不歡迎、不持續固持;不歡喜、不歡迎、不持續固持後,則歡喜被滅,我說:『富樓那!歡喜滅,則苦滅。』
富樓那!有能被耳識知……的聲音,……能被鼻識知……的氣味,……能被舌識知……的味道,……能被身識知……的所觸……富樓那!有能被意識知,令人想要的、可愛的、合意的、可愛樣子的、伴隨欲的、貪染的法,比丘如果不歡喜、不歡迎、不持續固持;不歡喜、不歡迎、不持續固持後,則歡喜被滅,我說:『富樓那!歡喜滅,則苦滅。』
富樓那!被我這些簡要的教誡所教誡,你將住到什麼地方去?」
「大德!我被世尊這些簡要的教誡所教誡,有個叫輸南巴蘭陀的地方,我將住到那裡去。」

「富樓那!輸南巴蘭陀人凶惡,富樓那!輸南巴蘭陀人粗暴,富樓那!如果輸南巴蘭陀人辱罵、誹謗你,富樓那!在那裡,你將怎麼想?」
「大德!如果輸南巴蘭陀人辱罵、誹謗我,在那裡,我將這麼想:『輸南巴蘭陀人是善的,輸南巴蘭陀人是極善的,他們沒以拳打我。』世尊!在那裡,我將這麼想,善逝!在那裡,我將這麼想。」
「但,富樓那!如果輸南巴蘭陀人以拳打你,富樓那!在那裡,你將怎麼想?」
「大德!如果輸南巴蘭陀人以拳打我,在那裡,我將這麼想:『輸南巴蘭陀人是善的,輸南巴蘭陀人是極善的,他們沒以土塊打我。』世尊!在那裡,我將這麼想,善逝!在那裡,我將這麼想。」
「但,富樓那!如果輸南巴蘭陀人以土塊打你,富樓那!在那裡,你將怎麼想?」
「大德!如果輸南巴蘭陀人以土塊打我,在那裡,我將這麼想:『輸南巴蘭陀人是善的,輸南巴蘭陀人是極善的,他們沒以棍棒打我。』世尊!在那裡,我將這麼想,善逝!在那裡,我將這麼想。」
「但,富樓那!如果輸南巴蘭陀人以棍棒打你,富樓那!在那裡,你將怎麼想?」
「大德!如果輸南巴蘭陀人以棍棒打我,在那裡,我將這麼想:『輸南巴蘭陀人是善的,輸南巴蘭陀人是極善的,他們沒以刀殺我。』世尊!在那裡,我將這麼想,善逝!在那裡,我將這麼想。」
「但,富樓那!如果輸南巴蘭陀人以刀殺你,富樓那!在那裡,你將怎麼想?」
「大德!如果輸南巴蘭陀人以刀殺我,在那裡,我將這麼想:『輸南巴蘭陀人是善的,輸南巴蘭陀人是極善的,他們沒以利刃奪我性命。』世尊!在那裡,我將這麼想,善逝!在那裡,我將這麼想。」
「但,富樓那!如果輸南巴蘭陀人以利刃奪你性命,富樓那!在那裡,你將怎麼想?」
「大德!如果輸南巴蘭陀人以利刃奪我性命,在那裡,我將這麼想:『有那以這身體與生命為厭惡、慚恥、嫌惡的世尊弟子遍求殺手,但我卻不求而得。』世尊!在那裡,我將這麼想,善逝!在那裡,我將這麼想。」
「富樓那!好!好!具備這調御與寂靜,你將能住在輸南巴蘭陀地區。富樓那!現在,你考量適當的時間[出發]吧。」

那時,尊者富樓那歡喜、隨喜世尊所說後,起座向世尊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收拾好住所,然後取衣鉢,向輸南巴蘭陀地方出發遊行。次第進行遊行,抵達輸南巴蘭陀地方,在那裡,尊者富樓那就住在輸南巴蘭陀地方。
那時,尊者富樓那就在那個雨季裡,使五百位優婆塞知道;就在那個雨季裡,使五百位優婆夷知道;就在那個雨季裡,他證得三明,而過些時候,尊者富樓那般涅槃。
那時,眾多比丘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些比丘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那位被世尊簡要教誡所教誡,名叫富樓那的善男子死了,他往生哪一趣呢?未來的命運怎樣呢?」
「比丘們!賢智者富樓那善男子,依法、隨法而行,在法上不困擾我。比丘們!善男子富樓那已般涅槃了。」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那些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教誡富樓那經第三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