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中部137經/六處分別經(分別品[14])(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我將教導你們六處分別,你們要聽!你們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六內處應該體會,六外處應該體會,六類識應該體會,六類觸應該體會,十八種意的近伺察應該體會,三十六種眾生狀態應該體會,在那裡,依止這個,請你們捨斷那個,有三個念住聖者親近,當親近時,聖者足以教誡群眾,對訓練師們來說,他被稱為『應該被調御人的無上調御者』,這是六處分別的總說。
而,『六內處應該體會』像這樣,這被說,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有眼處、耳處、鼻處、舌處、身處、意處。『六內處應該體會』像這樣,這被說,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六外處應該體會』像這樣,這被說,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有色處、聲音處、氣味處、味道處、所觸處、法處。『六外處應該體會』像這樣,這被說,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六類識應該體會』像這樣,這被說,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六類識應該體會』像這樣,這被說,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六類觸應該體會』像這樣,這被說,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眼觸、耳觸、鼻觸、舌觸、身觸、意觸。『六類觸應該體會』像這樣,這被說,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十八種意的近伺察應該體會』像這樣,這被說,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以眼見色後,順喜悅處近伺察色、順憂處近伺察色、順平靜處近伺察色;以耳聽聲音後,……(中略)以鼻聞氣味後,……以舌嚐味道後,……以身接觸所觸後,……以意識知法後,順喜悅處近伺察法、順憂處近伺察法、順平靜處近伺察法,像這樣,有六種喜悅近伺察、六種憂近伺察、六種平靜近伺察。『十八種意的近伺察應該體會』像這樣,這被說,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三十六種眾生狀態』時,緣於什麼而說呢?有六種依存於家的喜悅、六種依存於離欲的喜悅、六種依存於家的憂、六種依存於離欲的憂、六種依存於家的平靜、六種依存於離欲的平靜。
在那裡,什麼是六種依存於家的喜悅呢?當認為獲得能被眼識知,令人想要的、可愛的、合意的、悅意的、與世間誘惑物有關之獲得,或當回憶起以前已過去的、已滅的、已變易的過去之獲得的色時,生起喜悅,凡像這樣的喜悅被稱為依存於家的喜悅;能被耳識知的聲音……能被鼻識知的氣味……能被舌識知的味道……能被身識知的所觸……能被意識知,令人想要的、可愛的、合意的、……(中略)法時,生起喜悅,凡像這樣的喜悅被稱為依存於家的喜悅,這些是六種依存於家的喜悅。
在那裡,什麼是六種依存於離欲的喜悅呢?知道色的無常狀態、變易、褪去、滅後,當以正確之慧這麼如實看:『以前的色與現在所有的色,它們都是無常、苦、變易法。』時,生起喜悅,凡像這樣的喜悅被稱為依存於離欲的喜悅;聲音……氣味……味道……所觸……知道法的無常狀態、變易、褪去、滅後,當以正確之慧這麼如實看:『以前的法與現在所有的法,它們都是無常、苦、變易法。』時,生起喜悅,凡像這樣的喜悅被稱為依存於離欲的喜悅,這些是六種依存於離欲的喜悅。
在那裡,什麼是六種依存於家的憂呢?能被眼識知的色……(中略)能被耳識知的聲音……能被鼻識知的氣味……能被舌識知的味道……能被身識知的所觸……當認為未獲得能被意識知,令人想要的、可愛的、合意的、悅意的、與世間誘惑物有關之未獲得,或當回憶起以前已過去的、已滅的、已變易的過去之未獲得的法時,生起憂,凡像這樣的憂被稱為依存於家的憂,這些是六種依存於家的憂。
在那裡,什麼是六種依存於離欲的憂呢?知道色的無常狀態、變易、褪去、滅,以正確之慧這麼如實看:『以前的色與現在所有的色,它們都是無常、苦、變易法。』後,對無上解脫現起熱望:『什麼時候我[也]要進入後住於那聖者們現在所進入後住於之處。』像這樣,當對無上解脫現起熱望時,緣於熱望而生起憂,凡像這樣的憂被稱為依存於離欲的憂;聲音……(中略)氣味……味道……所觸……知道法的無常狀態、變易、褪去、滅,以正確之慧這麼如實看:『以前的法與現在所有的法,它們都是無常、苦、變易法。』後,對無上解脫現起熱望:『什麼時候我[也]要進入後住於那聖者們現在所進入後住於之處。』像這樣,當對無上解脫現起熱望時,緣於熱望而生起憂,凡像這樣的憂被稱為依存於離欲的憂,這些是六種依存於離欲的憂。
在那裡,什麼是六種依存於家的平靜呢?以眼見色後,愚癡迷昧的一般人、未征服限制者、未征服果報者、不見過患者、未受教導的一般人的平靜生起,凡那樣的平靜未超越色,因此,那樣的平靜被稱為『依存於家』;以耳聽聲音後……以鼻聞氣味後……以舌嚐味道後……以身接觸所觸後……以意識知法後,愚癡迷昧的一般人、未征服限制者、未征服果報者、不見過患者、未受教導的一般人的平靜生起,凡那樣的平靜未超越法,因此,那平靜被稱為『依存於家』,這些是六種依存於家的平靜。
在那裡,什麼是六種依存於離欲的平靜呢?知道色的無常狀態、變易、褪去、滅,當以正確之慧這麼如實看:『以前的色與現在所有的色,它們都是無常、苦、變易法。』時,生起平靜,凡那樣的平靜已超越色,因此,那平靜被稱為『依存於離欲』;聲音……氣味……味道……所觸……知道法的無常狀態、變易、褪去、滅,當以正確之慧這麼如實看:『以前的法與現在所有的法,它們都是無常、苦、變易法。』時,生起平靜,凡那樣的平靜已超越法,因此,那平靜被稱為『依存於離欲』,這些是六種依存於離欲的平靜。
『三十六種眾生狀態』像這樣,這被說,這是緣於此而說。
『在那裡,依止這個,請你們捨斷那個。』像這樣,這被說,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在那裡,依止、靠近六種依存於離欲的喜悅後,請你們捨斷、超越六種依存於家的喜悅,這樣,這是捨斷;這樣,這是超越。比丘們!在那裡,依止、靠近六種依存於離欲的憂後,請你們捨斷、超越六種依存於家的憂,這樣,這是捨斷;這樣,這是超越。比丘們!在那裡,依止、靠近六種依存於離欲的平靜後,請你們捨斷、超越六種依存於家的平靜,這樣,這是捨斷;這樣,這是超越。比丘們!在那裡,依止、靠近六種依存於離欲的喜悅後,請你們捨斷、超越六種依存於離欲的憂,這樣,這是捨斷;這樣,這是超越。比丘們!在那裡,依止、靠近六種依存於離欲的平靜後,請你們捨斷、超越六種依存於離欲的喜悅,這樣,這是捨斷;這樣,這是超越。
比丘們!有依存於種種的種種平靜,有依存於單一的單一平靜。比丘們!什麼是依存於種種的種種平靜呢?比丘們!有在色上的平靜,有在聲音上的平靜,有在氣味上的平靜,有在味道上的平靜,有在所觸上的平靜,比丘們!這些是依存於種種的種種平靜。比丘們!什麼是依存於單一的單一平靜呢?比丘們!有依止空無邊處的平靜,有依止識無邊處的平靜,有依止無所有處的平靜,有依止非想非非想處的平靜,比丘們!這些是依存於單一的單一平靜。
比丘們!在那裡,依止、靠近這依存於單一的單一平靜後,請你們捨斷、超越這依存於種種的種種平靜,這樣,這是捨斷;這樣,這是超越。比丘們!依止、靠近無等同彼的狀態後,請你們捨斷、超越這依存於單一的單一平靜,這樣,這是捨斷;這樣,這是超越。
『在那裡,依止這個,請你們捨斷那個。』像這樣,這被說,這是緣於此而說。
『有三個念住聖者親近,當親近時,聖者足以教誡群眾。』像這樣,這被說,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這裡,有憐愍[心]的、為他人利益的大師出自憐愍教導弟子們法:『這是為你們的利益,這是為了你們的安樂。』他的弟子們不想聽、不傾耳、不用心了知,脫離正軌後從大師的教說轉離,比丘們!在那裡,如來既不是不悅意的,也不感受不悅意,但住於不漏出,具念、正知。比丘們!這是聖者親近的第一個念住,當親近時,聖者足以教誡群眾。
再者,比丘們!這裡,有憐愍[心]的、為他人利益的大師出自憐愍教導弟子們法:『這是為你們的利益,這是為了你們的安樂。』他的某些弟子們不想聽、不傾耳、不用心了知,脫離正軌後從大師的教說轉離,某些弟子們想聽、傾耳、用心了知,不脫離正軌後從大師的教說轉離,比丘們!在那裡,如來既不是不悅意的,也不感受不悅意;既不是悅意的,也不感受悅意,他從不悅意與悅意兩者都回避後,住於平靜,具念、正知。比丘們!這被稱為聖者親近的第二個念住,當親近時,聖者足以教誡群眾。
再者,比丘們!這裡,有憐愍[心]的、為他人利益的大師出自憐愍教導弟子們法:『這是為你們的利益,這是為了你們的安樂。』他的弟子們想聽、傾耳、用心了知,不脫離正軌後從大師的教說轉離,比丘們!在那裡,如來是悅意的,也感受悅意,但住於不漏出,具念、正知。比丘們!這被稱為聖者親近的第三個念住,當親近時,聖者足以教誡群眾。
『有三個念住聖者親近,當親近時,聖者足以教誡群眾。』像這樣,這被說,這是緣於此而說。
『對訓練師們來說,他被稱為「應該被調御人的無上調御者。」』像這樣,這被說,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比丘們!這裡,已被調御的象依馴象師所行的單一方向跑:或東或西,或北或南,比丘們!已被調御的馬依馴馬所行的單一方向跑:或東或西,或北或南,比丘們!已被調御的牛依馴牛所行的單一方向跑:或東或西,或北或南,比丘們!已被調御的人依如來、阿羅漢、遍正覺者所行的八個方向繞:有色者見諸色,這是第一個方向。內無色想者見外諸色,這是第二方向。只傾心於清淨的,這是第三方向。以一切色想的超越,以有對想的滅沒,以不作意種種想[而知]:『虛空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虛空無邊處,這是第四方向。以一切虛空無邊處的超越[而知]:『識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識無邊處,這是第五方向。以一切識無邊處的超越[而知]:『什麼都沒有』,進入後住於無所有處,這是第六方向。以一切無所有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非想非非想處,這是第七方向。以一切非想非非想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想受滅,這是第八方向。比丘們!已被調御的人依如來、阿羅漢、遍正覺者所行的八個方向繞。『對訓練師們來說,他被稱為「應該被調御人的無上調御者。」』像這樣,這被說,這是緣於此而說。」
這就是世尊所說,那些悅意的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六處分別經第七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