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中部132經/阿難賢善一夜者經(分別品[14])(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當時,尊者阿難在講堂中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比丘們,使之歡喜,說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
那時,世尊在傍晚時,從獨坐中出來,去講堂。抵達後,在設置的座位坐下。坐好後,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誰在講堂中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比丘們,使之歡喜,說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呢?」
「大德!尊者阿難在講堂中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比丘們,使之歡喜,說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
那時,世尊召喚尊者阿難:
「但,阿難!你怎樣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比丘們,使之歡喜,說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呢?」
「大德!我這樣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比丘們,使之歡喜,說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
『應該不隨過去的而行,應該不期待未來的,
凡過去的已被捨,未來的未到達。
凡現在已生起的法,處處觀,
不能被征服、不能被動搖,智者應該使之增強。
只有今天應該作的努力,誰能知明天[是否]死亡?
因為與死神大軍,確實沒有契約。
這樣熱心的住者,日夜不懈怠地,
寂靜的牟尼說:他確實是「賢善一夜者」。』
學友們!怎樣是『隨過去的而行』呢?『我過去時有這樣的色。』在那裡,他找尋歡喜;『我過去時有這樣的受。』在那裡,他找尋歡喜;『我過去時有這樣的想。』在那裡,他找尋歡喜;『我過去時有這樣的行。』在那裡,他找尋歡喜;『我過去時有這樣的識。』在那裡,他找尋歡喜,學友們!這樣是『隨過去的而行』。
學友們!怎樣是『不隨過去的而行』呢?『我過去時有這樣的色。』在那裡,他不找尋歡喜;『我過去時有這樣的受。』在那裡,他不找尋歡喜;『我過去時有這樣的想。』在那裡,他不找尋歡喜;『我過去時有這樣的行。』在那裡,他不找尋歡喜;『我過去時有這樣的識。』在那裡,他不找尋歡喜,學友們!這樣是『不隨過去的而行』。
學友們!怎樣是『期待未來的』呢?『我未來時會有這樣的色。』在那裡,他找尋歡喜;『我未來時會有這樣的受。』……(中略)『我未來時會有這樣的想。』……『我未來時會有這樣的行。』……『我未來時會有這樣的識。』在那裡,他找尋歡喜,學友們!這樣是『期待未來的』。
學友們!怎樣是『不期待未來的』呢?『我未來時會有這樣的色。』在那裡,他不找尋歡喜;『我未來時會有這樣的受。』……(中略)『我未來時會有這樣的想。』……『我未來時會有這樣的行。』……『我未來時會有這樣的識。』在那裡,他不找尋歡喜,學友們!這樣是『不期待未來的』。
學友們!怎樣是『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被征服』呢?學友們!這裡,未受教導的一般人是不曾見過聖者的,不熟練聖者法的,未受聖者法訓練的;是不曾見過善人的,不熟練善人法的,未受善人法訓練的,認為色是我,或我擁有色,或色在我中,或我在色中;認為受……認為想……認為行……認為識是我,或我擁有識,或識在我中,或我在識中,學友們!這樣是『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被征服』。
學友們!怎樣是『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不被征服』呢?學友們!這裡,已受教導的聖弟子是見過聖者的,熟練聖者法的,善受聖者法訓練的;是見過善人的,熟練善人法的,善受善人法訓練的,不認為色是我,或我擁有色,或色在我中,或我在色中;不認為受……不認為想……不認為行……不認為識是我,或我擁有識,或識在我中,或我在識中,學友們!這樣是『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不被征服』。
應該不隨過去的而行,應該不期待未來的,
凡過去的已被捨,未來的未到達。
凡現在已生起的法,處處觀,
不能被征服、不能被動搖,智者應該使之增強。
只有今天應該作的努力,誰能知明天[是否]死亡?
因為與死神大軍,確實沒有契約。
這樣熱心的住者,日夜不懈怠地,
寂靜的牟尼說:他確實是『賢善一夜者』。
大德!我這樣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比丘們,使之歡喜,說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
「阿難!好!好!阿難!好!你這樣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比丘們,使之歡喜,說賢善一夜者的總說與分別:『應該不隨過去的而行,……(中略)寂靜的牟尼說:他確實是「賢善一夜者」。』
阿難!怎樣是『隨過去的而行』呢?……(中略)阿難!這樣是『隨過去的而行』。
阿難!怎樣是『不隨過去的而行』呢?……(中略)阿難!這樣是『不隨過去的而行』。
阿難!怎樣是『期待未來的』呢?……(中略)阿難!這樣是『期待未來的』。
阿難!怎樣是『不期待未來的』呢?……(中略)阿難!這樣是『不期待未來的』。
阿難!怎樣是『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被征服』呢?……(中略)阿難!這樣是『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被征服』。
阿難!怎樣是『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不被征服』呢?……(中略)阿難!這樣是『在現在已生起的法上不被征服』。
應該不隨過去的而行,……(中略)寂靜的牟尼說:他確實是『賢善一夜者』。」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尊者阿難歡喜世尊所說。
阿難賢善一夜者經第二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