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中部119經/身至念經(逐步品[12])(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那時,眾多比丘食畢,從施食處返回,在講堂集會共坐,出現這樣的談論:
「不可思議啊,學友!未曾有啊,學友!到此,身至念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被有知、有見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所說。」但,在這裡,那些比丘們之間的這個談論被中斷。
那時,世尊在傍晚時,從獨坐中出來,去講堂。抵達後,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坐好後,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現在,在這裡共坐談論的是什麼呢?談論中被中斷的是什麼呢?」
「大德!這裡,我們食畢,從施食處返回,在講堂集會共坐,出現這樣的談論:『不可思議啊,學友!未曾有啊,學友!到此,身至念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被有知、有見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所說。』大德!這是我們談論中被中斷的,這時世尊抵達。」
「比丘們!比丘怎樣已修習、怎樣已多修習身至念時,有大果、大效益呢?
比丘們!這裡,比丘到林野,或到樹下,或到空屋,坐下,盤腿後,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念後,他只具念地吸氣、只具念地呼氣:當吸氣長時,他了知:『我吸氣長。』或當呼氣長時,他了知:『我呼氣長。』當吸氣短時,他了知:『我吸氣短。』或當呼氣短時,他了知:『我呼氣短。』他學習:『經驗著一切身,我將吸氣。』他學習:『經驗著一切身,我將呼氣。』他學習:『使身行寧靜著,我將吸氣。』他學習:『使身行寧靜著,我將呼氣。』當他住於這樣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則那些依著家居[生活]的憶念與意向被捨斷,以那些的捨斷而內心住立、安靜下來、成為統一、入定,比丘們!比丘這樣修習身至念。
再者,比丘們!當比丘行走時,他了知:『我行走。』當站著時,他了知:『我站著。』當坐著時,他了知:『我坐著。』當躺著時,他了知:『我躺著。』他如身體被放置而知道。當他住於這樣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則那些依著家居[生活]的憶念與意向被捨斷,以那些的捨斷而內心住立、安靜下來、成為統一、入定,比丘們!比丘這樣修習身至念。
再者,比丘們!比丘在前進、後退時是正知於行為者;在前視、後視時是正知於行為者;在[肢體]曲伸時是正知於行為者;在[穿]衣、持鉢與大衣時是正知於行為者;在飲、食、嚼、嚐時是正知於行為者;在大小便動作時是正知於行為者;在行、住、坐、臥、清醒、語、默時是正知於行為者。當他住於這樣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則那些依著家居[生活]的憶念與意向被捨斷,以那些的捨斷而內心住立、安靜下來、成為統一、入定,比丘們!比丘這樣修習身至念。
再者,比丘們!比丘觀察此身:從腳掌底往上,髮梢往下,皮膚所包覆充滿種種不淨的:『此身有頭髮、體毛、指甲、牙齒、皮膚、肌肉、筋腱、骨骼、骨髓、腎臟、心臟、肝臟、肋膜、脾臟、肺臟、腸子、腸間膜、胃、糞便、膽汁、痰、膿、血、汗、脂肪、眼淚、油脂、唾液、鼻涕、關節液、尿。』比丘們!猶如兩邊有[開]口的袋子放置滿滿的種種穀物,即:山米、紅米、綠豆,豌豆,胡麻,白米,有眼的男子倒出它後能觀察:『這些是山米,這些是紅米,這些是綠豆,這些是豌豆,這些是胡麻,這些是白米。』同樣的,比丘們!比丘觀察此身:從腳掌底往上,髮梢往下,皮膚所包覆充滿種種不淨的:『此身有頭髮、體毛、指甲、牙齒、皮膚、肌肉、筋腱、骨骼、骨髓、腎臟、心臟、肝臟、肋膜、脾臟、肺臟、腸子、腸間膜、胃、糞便、膽汁、痰、膿、血、汗、脂肪、眼淚、油脂、唾液、鼻涕、關節液、尿。』當他住於這樣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則那些依著家居[生活]的憶念與意向被捨斷,以那些的捨斷而內心住立、安靜下來、成為統一、入定,比丘們!比丘這樣修習身至念。
再者,比丘們!比丘就此如其住立、如其志向、有界之身觀察:『在這身體中有地界、水界、火界、風界。』比丘們!猶如熟練的屠牛夫或屠牛夫的徒弟,殺牛後,一片一片地分解,然後會坐在大的十字路口。同樣的,比丘們!比丘就此如其住立、如其志向、有界之身觀察:『在這身體中有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當他住於這樣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則那些依著家居[生活]的憶念與意向被捨斷,以那些的捨斷而內心住立、安靜下來、成為統一、入定,比丘們!比丘這樣修習身至念。
再者,比丘們!猶如比丘如果看見被捨棄在墓地的遺骸:已死一天、已死二天、已死三天,腫脹、青瘀、生膿爛,他就此身聯想:『此身也有這樣的法,將成為這樣,未跨越這樣。』當他住於這樣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則那些依著家居[生活]的憶念與意向被捨斷,以那些的捨斷而內心住立、安靜下來、成為統一、入定,比丘們!比丘這樣修習身至念。
再者,比丘們!猶如比丘如果看見被捨棄在墓地的遺骸:被烏鴉、鷹、禿鷹、蒼鷺、狗、虎、豹、狐狼、各種生出的蟲吞食,他就此身聯想:『此身也有這樣的法,將成為這樣,未跨越這樣。』當他住於這樣不放逸、……(中略)比丘們!比丘這樣修習身至念。
再者,比丘們!猶如比丘如果看見被捨棄在墓地的遺骸:有血肉、連著筋的骨鎖,……(中略)無肉、沾血、連著筋的骨鎖,……(中略)無血肉、連著筋的骨鎖,……(中略)骨散亂地離散四處:手骨一處,腳骨一處,腳踝骨一處,小腿骨一處,大腿骨一處,腰骨一處,肋骨一處,脊椎骨一處,肩骨一處,頸骨一處,顎骨一處,齒骨一處,頭蓋骨一處,他就此身聯想:『此身也有這樣的法,將成為這樣,未跨越這樣。』當他住於這樣不放逸、……(中略)比丘們!比丘這樣修習身至念。
再者,比丘們!猶如比丘如果看見被捨棄在墓地的遺骸,類似螺貝顏色的白骨,……(中略)堆過一年的骨頭,……(中略)腐爛成粉末的骨頭,他就此身聯想:『此身也有這樣的法,將成為這樣,未跨越這樣。』當他住於這樣不放逸、……(中略)比丘們!比丘這樣修習身至念。
再者,比丘們!比丘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他以離而生喜、樂潤澤、遍流、充滿、遍滿此身,全身沒有任何地方不被離而生喜、樂遍滿。比丘們!猶如熟練的澡堂師傅或澡堂師傅的徒弟在銅皿中撒佈沐浴粉後,與水充分攪拌,沐浴粉團隨之濕潤、來到濕潤、內外被滲透濕潤而無滲漏。同樣的,比丘們!比丘以離而生喜、樂潤澤、遍流、充滿、遍滿此身,全身沒有任何地方不被離而生喜、樂遍滿。當他住於這樣不放逸、……(中略)比丘們!比丘這樣修習身至念。
再者,比丘們!比丘以尋與伺的平息,……(中略)進入後住於第二禪,他以定而生喜、樂潤澤、遍流、充滿、遍滿此身,全身沒有任何地方不被定而生喜、樂遍滿。比丘們!猶如有湧泉的深水池,其在東方無進水口,在西方無進水口,在北方無進水口,在南方無進水口,天又不能經常給予正確的水流,而那水池的冷水保持湧出後,那水池會被冷水潤澤、遍流、充滿、遍滿,全水池沒有任何地方不會被冷水遍滿。同樣的,比丘們!比丘以定而生喜、樂潤澤、遍流、充滿、遍滿此身,全身沒有任何地方不被定而生喜、樂遍滿。當他住於這樣不放逸、……(中略)比丘們!比丘這樣修習身至念。
再者,比丘們!比丘以喜的褪去……(中略)進入後住於[這聖弟子宣說:『他是平靜、具念、住於樂者』的]第三禪,他以離喜之樂潤澤、遍流、充滿、遍滿此身,全身沒有任何地方不被離喜之樂遍滿。比丘們!猶如在青蓮池、紅蓮池、白蓮池中,一些青蓮、紅蓮、白蓮生在水中,長在水中,依止於水面下,沈在水下生長,從其頂點到根被冷水潤澤、遍流、充滿、遍滿,全青蓮、紅蓮、白蓮沒有任何地方不會被冷水遍滿。同樣的,比丘們!比丘以離喜之樂潤澤、遍流、充滿、遍滿此身,全身沒有任何地方不被離喜之樂遍滿。當他住於這樣不放逸、……(中略)比丘們!比丘這樣修習身至念。
再者,比丘們!比丘以樂的捨斷……(中略)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念遍淨的]第四禪,他以遍淨、皎潔之心遍滿此身後而坐,全身沒有任何地方不被遍淨、皎潔之心遍滿。比丘們!猶如男子會以白衣包含頭裹上後而坐,全身沒有任何地方不會被白衣遍滿。同樣的,比丘們!比丘以遍淨、皎潔之心遍滿此身後而坐,全身沒有任何地方不被遍淨、皎潔之心遍滿。當他住於這樣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則那些依著家居[生活]的憶念與意向被捨斷,以那些的捨斷而內心住立、安靜下來、成為統一、入定,比丘們!比丘這樣修習身至念。
比丘們!凡任何身至念已修習、已多修習者,任何明的一部分之善法都包含在其內。比丘們!猶如凡任何以心遍滿大海者,任何到大海的小河川都包含在其內。同樣的,比丘們!凡任何身至念已修習、已多修習者,任何明的一部分之善法都包含在其內。
比丘們!凡任何身至念未修習、未多修習者,對他來說,魔獲得機會,對他來說,魔獲得對象。比丘們!猶如男子如果丟重石塊到濕泥土堆中,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那重石塊是否會獲得機會到濕泥土堆中呢?」
「是的,大德!」
「同樣的,比丘們!凡任何身至念未修習、未多修習者,對他來說,魔獲得機會,對他來說,魔獲得對象。
比丘們!猶如有乾枯柴,那時,如果男子拿了取火的上鑽木走來[,心想]:『我將生火,我將顯現熱。』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那位男子拿了取火的上鑽木鑽那乾枯柴,是否能生火、能顯現熱呢?」
「是的,大德!」
「同樣的,比丘們!凡任何身至念未修習、未多修習者,對他來說,魔獲得機會,對他來說,魔獲得對象。
比丘們!猶如有空的、空虛的水瓶放在固定架上,那時,如果男子擔水走來,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那位男子是否能獲得水的注入呢?」
「是的,大德!」
「同樣的,比丘們!凡任何身至念未修習、未多修習者,對他來說,魔獲得機會,對他來說,魔獲得對象。
比丘們!凡任何身至念已修習、已多修習者,對他來說,魔不獲得機會,對他來說,魔不獲得對象。比丘們!猶如男子如果丟輕線球在全心材[製]的門閂上,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那輕線球是否會獲得機會(降入)到全心材[製]的門閂中呢?」
「不,大德!」
「同樣的,比丘們!凡任何身至念已修習、已多修習者,對他來說,魔不獲得機會,對他來說,魔不獲得對象。
比丘們!猶如有濕且帶樹汁的柴,那時,如果男子拿了取火的上鑽木走來[,心想]:『我將生火,我將顯現熱。』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那位男子拿了取火的上鑽木鑽那濕且帶樹汁的柴,是否能生火、能顯現熱呢?」
「不,大德!」
「同樣的,比丘們!凡任何身至念已修習、已多修習者,對他來說,魔不獲得機會,對他來說,魔不獲得對象。
比丘們!猶如有滿滿的、水滿到烏鴉可喝到的水瓶放在固定架上,那時,如果男子擔水走來,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那位男子是否能獲得水的注入呢?」
「不,大德!」
「同樣的,比丘們!凡任何身至念已修習、已多修習者,對他來說,魔不獲得機會,對他來說,魔不獲得對象。
比丘們!凡任何身至念已修習、已多修習者,則他對任何使心轉向應該被證智作證的法,當有處的存在時,對以智證的作證,不論在哪裡,他都能夠達到見證。比丘們!猶如有滿滿的、水滿到烏鴉可喝到的水瓶放在固定架上,如果有力氣的男子旋轉它,水會跑出來嗎?」
「是的,大德!」
「同樣的,比丘們!凡任何身至念已修習、已多修習者,則他對任何使心轉向應該被證智作證的法,當有處的存在時,對以智證的作證,不論在哪裡,他都能夠達到見證。
比丘們!猶如在平地上如果有滿滿的、水滿到烏鴉可喝到的、四周有堤防圍起來的蓮花池,如果有力氣的男子釋放堤防,水會跑出來嗎?」
「是的,大德!」
「同樣的,比丘們!凡任何身至念已修習、已多修習者,則他對任何使心轉向應該被證智作證的法,當有處的存在時,對以智證的作證,不論在哪裡,他都能夠達到見證。
比丘們!猶如在平整地面的十字路口上如果有軛著駿馬的車輛住立,鞭子已放置,熟練的訓練師、馬的調御者登上後,他以左手握持繮繩,右手握持鞭子,能來去任何想要到的地方。同樣的,比丘們!凡任何身至念已修習、已多修習者,則他對任何使心轉向應該被證智作證的法,當有處的存在時,對以智證的作證,不論在哪裡,他都能夠達到見證。
比丘們!當身至念已熟習、已修習、已多修習,作為車輛、作為基礎、已實行、成為習慣、善精勤時,十種利益應該可以被預期:[哪十個呢?]
他成為不樂與樂的征服者,不樂不征服他,他打勝已生起的不樂後而住。
他成為恐怖與害怕的征服者,恐怖與害怕不征服他,他打勝已生起的恐怖與害怕後而住。
他成為寒、暑、飢、渴,與虻、蚊、風、日、蛇的接觸,辱罵、誹謗的語法之忍耐者,已生起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不愉快的、不合意的、奪命的身體的感受之忍住者。
他成為[構成]增上心與在當生中為樂住處之四[種]禪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
他經驗各種神通:有了一個後變成多個,有了多個後變成一個;現身、……(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
他以清淨、超越人的天耳界,聽見天與人二者不論是遠、是近的聲音。
他以心熟知心後,了知其他眾生、其他個人:有貪的心了知為『有貪的心』,離貪的心……(中略)有瞋的心……離瞋的心……有癡的心……離癡的心……收斂的心……散亂的心……廣大的心……未廣大的心……更上的心……無更上的心……得定的心……未得定的心……已解脫的心……未解脫的心了知為『未解脫的心』。
他回憶起許多前世住處,即:一生、二生、……(中略)像這樣,他回憶起許多前世住處有這樣的行相與境遇。
他以清淨、超越人的天眼,看見當眾生死時、往生時,在下劣、勝妙,美、醜,幸、不幸中,了知眾生依業流轉。
他以諸煩惱的滅盡,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
比丘們!當身至念已熟習、已修習、已多修習,作為車輛、作為基礎、已實行、成為習慣、善精勤時,十種利益應該可以被預期。」
這就是世尊所說,那些悅意的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身至念經第九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