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中部118經/入出息念經(逐步品[12])(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東園鹿母講堂,與眾多有名的上座弟子在一起: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犍連、尊者大迦葉、尊者大迦旃延、尊者大拘絺羅、尊者大劫賓那、尊者大純陀、尊者阿那律、尊者離婆多、尊者阿難,以及其他有名的上座弟子在一起。
當時,上座比丘們教誡、訓誡新比丘們:一些上座比丘們教誡、訓誡十位比丘,一些上座比丘們教誡、訓誡二十位比丘,一些上座比丘們教誡、訓誡三十位比丘,一些上座比丘們教誡、訓誡四十位比丘,那些被上座比丘教誡、訓誡著的新比丘們,次第知更卓越的特質。
當時,在十五布薩自恣日的滿月夜晚,世尊被比丘僧團圍繞著,在露天處坐。
那時,世尊觀察變得沈默的比丘僧團後,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我滿意此道跡,我的心滿意此道跡。
比丘們!因此,在這裡,為了未得的得,為了未達到的達到,為了未作證的作證,你們要發動更多活力,我將在舍衛城這裡等待到第四個月的迦刺底迦月滿月日。」
住在鄉下的比丘們聽聞:「聽說世尊將在舍衛城那裡等待到第四個月的迦刺底迦月滿月日。」為了見世尊,那些住在鄉下的比丘們進入舍衛城,而那些上座比丘則教誡、訓誡更多的新比丘:一些上座比丘們教誡、訓誡十位比丘,一些上座比丘們教誡、訓誡二十位比丘,一些上座比丘們教誡、訓誡三十位比丘,一些上座比丘們教誡、訓誡四十位比丘,那些被上座比丘教誡、訓誡著的新比丘們,次第知更卓越的特質。
當時,在第四個月的迦刺底迦月滿月日,十五布薩日的滿月夜晚,世尊被比丘僧團圍繞著,在露天處坐。
那時,世尊觀察變得沈默的比丘僧團後,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此眾無閒聊,比丘們!此眾離閒聊,純住立於核心。
比丘們!此比丘僧團是像這樣的;比丘們!此眾是像這樣的:如此之眾應該被奉獻、應該被供奉、應該被供養、應該被合掌,為世間的無上福田。
比丘們!此比丘僧團是像這樣的;比丘們!此眾是像這樣的:對如此之眾少的施與即成為多;多的施與即成為更多。
比丘們!此比丘僧團是像這樣的;比丘們!此眾是像這樣的:如此之眾是世間難得一見的。
比丘們!此比丘僧團是像這樣的;比丘們!此眾是像這樣的:足以令人為了見如此之眾,自己背著背包走上幾由旬。
比丘們!在此比丘僧團中,有煩惱已盡、修行已成、應該作的已作、負擔已卸、自己的利益已達成、有之結已被滅盡、以究竟智解脫的阿羅漢比丘,比丘們!在此比丘僧團中,有這樣的比丘。
比丘們!在此比丘僧團中,有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不從彼世轉回的比丘,比丘們!在此比丘僧團中,有這樣的比丘。
比丘們!在此比丘僧團中,有以三結的滅盡,以貪、瞋、癡薄,為一來者,只來此世一回後,將得到苦的結束之比丘,比丘們!在此比丘僧團中,有這樣的比丘。
比丘們!在此比丘僧團中,有以三結的滅盡,為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的比丘,比丘們!在此比丘僧團中,有這樣的比丘。
比丘們!在此比丘僧團中,有住於致力四念住修習實踐的比丘,比丘們!在此比丘僧團中,有這樣的比丘。
比丘們!在此比丘僧團中,有住於致力四正勤修習實踐的比丘,……(中略)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支……住於致力八支聖道修習實踐的比丘,比丘們!在此比丘僧團中,有這樣的比丘。
比丘們!在此比丘僧團中,有住於致力慈修習實踐的比丘,……住於致力悲修習實踐……住於致力喜悅修習實踐……住於致力平靜修習實踐……住於致力不淨修習實踐……住於致力無常想修習實踐的比丘,比丘們!在此比丘僧團中,有這樣的比丘。
比丘們!在此比丘僧團中,有住於致力入出息念修習實踐的比丘,比丘們!當入出息念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比丘們!當入出息念已修習、已多修習時,使四念住完成;當四念住已修習、已多修習時,使七覺支完成;當七覺支已修習、已多修習時,使明與解脫完成。
而,比丘們!當入出息念如何已修習、如何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到林野,或到樹下,或到空屋,坐下,盤腿後,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念後,他只具念地吸氣、只具念地呼氣:
當吸氣長時,他了知:『我吸氣長。』或當呼氣長時,他了知:『我呼氣長。』
當吸氣短時,他了知:『我吸氣短。』或當呼氣短時,他了知:『我呼氣短。』
他學習:『經驗著一切身,我將吸氣。』他學習:『經驗著一切身,我將呼氣。』
他學習:『使身行寧靜著,我將吸氣。』他學習:『使身行寧靜著,我將呼氣。』
他學習:『經驗著喜,我將吸氣。』他學習:『經驗著喜,我將呼氣。』
他學習:『經驗著樂,我將吸氣。』他學習:『經驗著樂,我將呼氣。』
他學習:『經驗著心行,我將吸氣。』他學習:『經驗著心行,我將呼氣。』
他學習:『使心行寧靜著,我將吸氣。』他學習:『使心行寧靜著,我將呼氣。』
他學習:『經驗著心,我將吸氣。』他學習:『經驗著心,我將呼氣。』
他學習:『使心喜悅著,我將吸氣。』他學習:『使心喜悅著,我將呼氣。』
他學習:『集中著心,我將吸氣。』他學習:『集中著心,我將呼氣。』
他學習:『使心解脫著,我將吸氣。』他學習:『使心解脫著,我將呼氣。』
他學習:『隨觀無常,我將吸氣。』他學習:『隨觀無常,我將呼氣。』
他學習:『隨觀離貪,我將吸氣。』他學習:『隨觀離貪,我將呼氣。』
他學習:『隨觀滅,我將吸氣。』他學習:『隨觀滅,我將呼氣。』
他學習:『隨觀斷念,我將吸氣。』他學習:『隨觀斷念,我將呼氣。』
比丘們!當入出息念這麼已修習、這麼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
而,比丘們!當入出息念如何已修習、如何已多修習時,使四念住完成呢?
比丘們!比丘每當吸氣長時,他了知:『我吸氣長。』或當呼氣長時,他了知:『我呼氣長』、當吸氣短時,他了知:『我吸氣短。』或當呼氣短時,他了知:『我呼氣短。』、他學習:『經驗著一切身,我將吸氣。』他學習:『經驗著一切身,我將呼氣。』他學習:『使身行寧靜著,我將吸氣。』他學習:『使身行寧靜著,我將呼氣。』比丘們!那時,比丘住於在身上隨觀身,熱心、正知、有念,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婪、憂,比丘們!我說這樣是在身上之身的一種,即:吸氣與呼氣。因此,比丘們!在這裡,那時,比丘住於在身上隨觀身,熱心、正知、有念,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婪、憂。
比丘們!比丘每當他學習:『經驗著喜,我將吸氣。』他學習:『經驗著喜,我將呼氣。』、他學習:『經驗著樂,我將吸氣。』他學習:『經驗著樂,我將呼氣。』、他學習:『經驗著心行,我將吸氣。』他學習:『經驗著心行,我將呼氣。』、他學習:『使心行寧靜著,我將吸氣。』他學習:『使心行寧靜著,我將呼氣。』比丘們!那時,比丘住於在受上隨觀受,熱心、正知、有念,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婪、憂,比丘們!我說這樣是在受上之受的一種,即:吸氣與呼氣的好好作意。因此,比丘們!在這裡,那時,比丘住於在受上隨觀受,熱心、正知、有念,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婪、憂。
比丘們!比丘每當他學習:『經驗著心,我將吸氣。』他學習:『經驗著心,我將呼氣。』、他學習:『使心喜悅著,我將吸氣。』他學習:『使心喜悅著,我將呼氣。』、他學習:『集中著心,我將吸氣。』他學習:『集中著心,我將呼氣。』、他學習:『使心解脫著,我將吸氣。』他學習:『使心解脫著,我將呼氣。』比丘們!那時,比丘住於在心上隨觀心,熱心、正知、有念,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婪、憂,比丘們!我說念已忘失、不正知者無入出息念。因此,比丘們!在這裡,那時,比丘住於在心上隨觀心,熱心、正知、有念,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婪、憂。
比丘們!比丘每當他學習:『隨觀無常,我將吸氣。』他學習:『隨觀無常,我將呼氣。』、他學習:『隨觀離貪,我將吸氣。』他學習:『隨觀離貪,我將呼氣。』、他學習:『隨觀滅,我將吸氣。』他學習:『隨觀滅,我將呼氣。』、他學習:『隨觀斷念,我將吸氣。』他學習:『隨觀斷念,我將呼氣。』比丘們!那時,比丘住於在法上隨觀法,熱心、正知、有念,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婪、憂,凡以慧看見貪婪、憂的捨斷後,他是善旁觀者。因此,比丘們!在這裡,那時,比丘住於在法上隨觀法,熱心、正知、有念,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婪、憂。
比丘們!當入出息念這麼已修習、這麼已多修習時,使四念住完成。
而,比丘們!當四念住如何已修習、如何已多修習時,使七覺支完成呢?
比丘們!比丘每當他住於在身上看到身,熱心、正知、有念,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婪、憂時,那時,比丘之念已現前而不忘失。比丘們!每當比丘之念已現前而不忘失時,那時,比丘的念覺支已被發動,那時,比丘修習念覺支,那時,比丘的念覺支到達圓滿的修習。
當住於像這樣的念時,他對那法以慧考察、伺察、到達審慮。比丘們!每當比丘住於像這樣的念,他對那法以慧考察、伺察、到達審慮時,那時,比丘的擇法覺支已被發動,那時,比丘修習擇法覺支,那時,比丘的擇法覺支到達圓滿的修習。
當他對那法以慧考察、伺察、到達審慮時,活力已被激發而不退。比丘們!每當他對那法以慧考察、伺察、到達審慮,比丘的活力已被激發而不退時,那時,比丘的活力覺支已被發動,那時,比丘修習活力覺支,那時,比丘的活力覺支到達圓滿的修習。
當活力已被發動時,精神的喜生起。比丘們!每當活力已被發動比丘之精神的喜生起時,比丘的喜覺支已被發動,那時,比丘修習喜覺支,那時,比丘的喜覺支到達圓滿的修習。
當意喜時,身寧靜,心也寧靜。比丘們!每當意喜比丘的身寧靜、心也寧靜時,那時,比丘的寧靜覺支已被發動,那時,比丘修習寧靜覺支,那時,比丘的寧靜覺支到達圓滿的修習。
當身寧靜時,有樂者的心入定。比丘們!每當身寧靜、有樂比丘的心入定時,比丘的定覺支就已被發動,那時,比丘修習定覺支,那時,比丘的定覺支到達圓滿的修習。
他成為這樣得定的心之善旁觀者。比丘們!每當比丘成為這樣得定的心之善旁觀者時,那時,比丘的平靜覺支已被發動,那時,比丘修習平靜覺支,那時,比丘的平靜覺支到達圓滿的修習。
比丘們!每當比丘住於在受上……(中略)在心上……(中略)住於在法上隨觀法,熱心、正知、有念,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婪、憂時,那時,比丘之念已現前而不忘失。比丘們!每當比丘之念已現前而不忘失時,那時,比丘的念覺支已被發動,那時,比丘修習念覺支,那時,比丘的念覺支到達圓滿的修習。
當住於像這樣的念時,他對那法以慧考察、伺察、到達審慮。比丘們!每當比丘住於像這樣的念,他對那法以慧考察、伺察、到達審慮時,那時,比丘的擇法覺支已被發動,那時,比丘修習擇法覺支,那時,比丘的擇法覺支到達圓滿的修習。
當他對那法以慧考察、伺察、到達審慮時,活力已被激發而不退。比丘們!每當他對那法以慧考察、伺察、到達審慮,比丘的活力已被激發而不退時,那時,比丘的活力覺支已被發動,那時,比丘修習活力覺支,那時,比丘的活力覺支到達圓滿的修習。
當活力已被發動時,精神的喜生起。比丘們!每當活力已被發動比丘之精神的喜生起時,比丘的喜覺支已被發動,那時,比丘修習喜覺支,那時,比丘的喜覺支到達圓滿的修習。
當意喜時,身寧靜,心也寧靜。比丘們!每當意喜比丘的身寧靜、心也寧靜時,那時,比丘的寧靜覺支已被發動,那時,比丘修習寧靜覺支,那時,比丘的寧靜覺支到達圓滿的修習。
當身寧靜時,有樂者的心入定。比丘們!每當身寧靜、有樂比丘的心入定時,比丘的定覺支就已被發動,那時,比丘修習定覺支,那時,比丘的定覺支到達圓滿的修習。
他成為這樣得定的心之善旁觀者。比丘們!每當比丘成為這樣得定的心之善旁觀者時,那時,比丘的平靜覺支已被發動,那時,比丘修習平靜覺支,那時,比丘的平靜覺支到達圓滿的修習。
比丘們!當四念住這麼已修習,這麼已多修習時,使七覺支完成。
比丘們!當七覺支如何已修習、如何已多修習時,使明與解脫完成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依止遠離、依止離貪、依止滅、捨棄的圓熟修習念覺支,……修習擇法覺支……(中略)……修習活力覺支……(中略)……修習喜覺支……(中略)……修習寧靜覺支……(中略)……修習定覺支……(中略)依止遠離、依止離貪、依止滅、捨棄的圓熟修習平靜覺支。
比丘們!當七覺支這麼已修習、這麼已多修習時,使明與解脫完成。」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那些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入出息念經第八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