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中部115經/多界經(逐步品[12])(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凡任何恐懼生起,全都由愚者生起,非賢智者;凡任何禍害生起,全都由愚者生起,非賢智者;凡任何災禍生起,全都由愚者生起,非賢智者。比丘們!猶如從蘆葦屋或茅草屋放火,則燒掉塗以灰泥、安全的、已關閉門閂、已關閉窗戶之重閣。同樣的,比丘們!凡任何恐懼生起,全都由愚者生起,非賢智者;凡任何禍害生起,全都由愚者生起,非賢智者;凡任何災禍生起,全都由愚者生起,非賢智者。比丘們!像這樣,愚者是有恐懼的,賢智者是無恐懼的;愚者是有禍害的,賢智者是無禍害的;愚者是有災禍的,賢智者是無災禍的。比丘們!沒有恐懼來自賢智者,沒有禍害來自賢智者,沒有災禍來自賢智者。比丘們!因此,在這裡,『我們將成為賢智者、考察者。』比丘們!你們應該這麼學。
當這麼說時,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什麼情形『比丘是賢智者、考察者』是適當的言說呢?」
「阿難!當比丘是界的熟練者、處的熟練者、緣起的熟練者、可能或不可能的熟練者時,阿難!這個情形『比丘是賢智者、考察者』是適當的言說。」
「但,大德!什麼情形『比丘是界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呢?」
「阿難!有這十八界:眼界、色界、眼識界、耳界、聲音界、耳識界、鼻界、氣味界、鼻識界、舌界、味道界、舌識界、身界、所觸界、身識界、意界、法界、意識界,阿難!當知道、看到這十八界時,阿難!這個情形『比丘是界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
「但,大德!會有其它法門,依之而『比丘是界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嗎?」
「阿難!會有。阿難!有這六界:地界、水界、火界、風界、虛空界、識界,阿難!當知道、看到這六界時,阿難!這個情形『比丘是界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
「但,大德!會有其它法門,依之而『比丘是界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嗎?」
「阿難!會有。阿難!有這六界:樂界、苦界、喜悅界、憂界、平靜界、無明界,阿難!當知道、看到這六界時,阿難!這個情形『比丘是界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
「但,大德!會有其它法門,依之而『比丘是界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嗎?」
「阿難!會有。阿難!有這六界:欲界、離欲界、惡意界、無惡意界、加害界、無加害界,阿難!當知道、看到這六界時,阿難!這個情形『比丘是界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
「但,大德!會有其它法門,依之而『比丘是界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嗎?」
「阿難!會有。阿難!有這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阿難!當知道、看到這三界時,阿難!這個情形『比丘是界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
「但,大德!會有其它法門,依之而『比丘是界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嗎?」
「阿難!會有。阿難!有這二界:有為界、無為界,阿難!當知道、看到這二界時,阿難!這個情形『比丘是界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
「又,大德!什麼情形『比丘是處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呢?」
「阿難!有這六內、外處:眼與色、耳與聲音、鼻與氣味、舌與味道、身與所觸、意與法,阿難!當知道、看到這六內、外處時,阿難!這個情形『比丘是處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
「又,大德!什麼情形『比丘是緣起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呢?」
「阿難!這裡,比丘這麼了知:『當這個存在了,則有那個;以這個的生起,則那個生起;當這個不存在了,則沒有那個;以這個的滅,則那個被滅,即:以無明為緣而有行;以行為緣而有識;以識為緣而有名色;以名色為緣而有六處;以六處為緣而有觸;以觸為緣而有受;以受為緣而有渴愛;以渴愛為緣而有取;以取為緣而有有;以有為緣而有生;以生為緣而有老死、愁、悲、苦、憂、絕望生起,這樣是這整個苦蘊的集。但就以那無明的無餘褪去與滅而行滅;以行滅而識滅;以識滅而名色滅;以名色滅而六處滅;以六處滅而觸滅;以觸滅而受滅;以受滅而渴愛滅;以渴愛滅而取滅;以取滅而有滅;以有滅而生滅;以生滅而老死、愁、悲、苦、憂、絕望被滅,這樣是這整個苦蘊的滅。』阿難!這個情形『比丘是緣起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
「又,大德!什麼情形『比丘是可能或不可能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呢?」
「阿難!這裡,比丘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見具足之人會視任何行為常,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一般人會視任何行為常,這是可能的。』
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見具足之人會視任何行為樂,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一般人會視任何行為樂,這是可能的。』
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見具足之人會視任何法為我,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一般人會視任何法為我,這是可能的。』
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見具足之人會奪取[自己]母親的生命,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一般人會奪取[自己]母親的生命,這是可能的。』
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見具足之人會奪取[自己]父親的生命,……(中略)會奪取阿羅漢的生命,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一般人會奪取阿羅漢的生命,這是可能的。』
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見具足之人會惡心使如來流血,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一般人會惡心使如來流血,這是可能的。』
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見具足之人會分裂僧團,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一般人會分裂僧團,這是可能的。』
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見具足之人會指定其他大師,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一般人會指定其他大師,這是可能的。』
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在一個世間界中會同時出現兩位阿羅漢、遍正覺者,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在一個世間界中會出現一位阿羅漢、遍正覺者,這是可能的。』
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在一個世間界中會同時出現兩位轉輪王,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在一個世間界中會出現一位轉輪王,這是可能的。』
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會有女阿羅漢、遍正覺者,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會有男阿羅漢、遍正覺者,這是可能的。』
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會有女轉輪王,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會有男轉輪王,這是可能的。』
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女子會作帝釋位、魔位、梵天位,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男子會作帝釋位、魔位、梵天位,這是可能的。』
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身惡行會生起令人想要的、可愛的、合意的果報,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身惡行會生起非令人想要的、不可愛的、不合意的果報,這是可能的。』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語惡行……(中略)意惡行會生起令人想要的、可愛的、合意的果報,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語惡行……(中略)意惡行會生起非令人想要的、不可愛的、不合意的果報,這是可能的。』
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身善行會生起非令人想要的、不可愛的、不合意的果報,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身善行會生起令人想要的、可愛的、合意的果報,這是可能的。』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語善行……(中略)意善行會生起非令人想要的、不可愛的、不合意的果報,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語善行……(中略)意善行會生起令人想要的、可愛的、合意的果報,這是可能的。』
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凡具備身惡行者,以此為因、以此為緣,以身體的崩解,死後會往生到善趣、天界,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凡具備身惡行者,以此為因、以此為緣,以身體的崩解,死後會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這是可能的。』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凡具備語惡行者……(中略)凡具備意惡行者,以此為因、以此為緣,以身體的崩解,死後會往生到善趣、天界,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凡具備語惡行者……(中略)凡具備意惡行者,以此為因、以此為緣,以身體的崩解,死後會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這是可能的。』
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凡具備身善行者以此為因、以此為緣,以身體的崩解,死後會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凡具備身善行者,以此為因、以此為緣,以身體的崩解,死後會往生到善趣、天界,這是可能的。』了知:『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凡具備語善行者……(中略)凡具備意善行者,以此為因、以此為緣,以身體的崩解,死後會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這是不可能的。』了知:『這是可能的:凡具備語善行者……(中略)凡具備意善行者,以此為因、以此為緣,以身體的崩解,死後會往生到善趣、天界,這是可能的。』
阿難!這個情形『比丘是可能或不可能的熟練者』是適當的言說。」
當這麼說時,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說:
「不可思議啊,大德!未曾有啊,大德!大德!這個法的教說的名稱是什麼呢?」
「阿難!因此,在這裡,這個法的教說,請你持它為『多界的』;請你也持它為『四輪』;請你也持它為『法鏡』;請你也持它為『不死之鼓』;請你也憶持它為『戰鬥中無上的勝利』。」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尊者阿難歡喜世尊所說。
多界經第五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