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2.逐步品
中部111經/逐步經(逐步品[12])(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舍利弗是賢智者;比丘們!舍利弗是大慧者;比丘們!舍利弗是廣慧者;比丘們!舍利弗是捷慧者;比丘們!舍利弗是速慧者;比丘們!舍利弗是利慧者;比丘們!舍利弗是洞察慧者,比丘們!舍利弗半個月觀逐步法之觀,比丘們!在那裡,這是舍利弗的逐步法之觀:

比丘們!這裡,舍利弗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凡在初禪中的法:尋、伺、喜、樂、一心,觸、受、想、思、心,欲、勝解(決心)、活力、念、平靜、作意,他的那些法逐步地被確定,那些法生起被知道、出現被知道、滅沒被知道,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再者,比丘們!舍利弗以尋與伺的平息,自信,一心,進入後住於無尋、無伺,定而生喜、樂的第二禪,凡在第二禪中的法:自信、喜、樂、一心,觸、受、想、思、心,欲、勝解、活力、念、平靜、作意,他的那些法逐步地被確定,那些法生起被知道、出現被知道、滅沒被知道,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再者,比丘們!舍利弗以喜的褪去與住於平靜,有念、正知,以身體感受樂,進入後住於這聖弟子宣說:『他是平靜、具念、住於樂者』的第三禪,凡在第三禪中的法:樂、念、正知、一心,觸、受、想、思、心,欲、勝解、活力、念、平靜、作意,他的那些法逐步地被確定,那些法生起被知道、出現被知道、滅沒被知道,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再者,比丘們!舍利弗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及以之前喜悅與憂的滅沒,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念遍淨的第四禪,凡在第四禪中的法:平靜、不苦不樂受、以已寧靜狀態而心的不思惟、遍淨念、一心,觸、受、想、思、心,欲、勝解、活力、念、平靜、作意,他的那些法逐步地被確定,那些法生起被知道、出現被知道、滅沒被知道,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再者,比丘們!舍利弗以一切色想的超越,以有對想的滅沒,以不作意種種想[而知]:『虛空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虛空無邊處,凡在虛空無邊處中的法:虛空無邊處之想、一心,觸、受、想、思、心,欲、勝解、活力、念、平靜、作意,他的那些法逐步地被確定,那些法生起被知道、出現被知道、滅沒被知道,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再者,比丘們!舍利弗以一切虛空無邊處的超越[而知]:『識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識無邊處,凡在識無邊處中的法:識無邊處之想、一心,觸、受、想、思、心,欲、勝解、活力、念、平靜、作意,他的那些法逐步地被確定,那些法生起被知道、出現被知道、滅沒被知道,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再者,比丘們!舍利弗以一切識無邊處的超越[而知]:『什麼都沒有』,進入後住於無所有處,凡在無所有處中的法:無所有處之想、一心,觸、受、想、思、心,欲、勝解、活力、念、平靜、作意,他的那些法逐步地被確定,那些法生起被知道、出現被知道、滅沒被知道,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再者,比丘們!舍利弗以一切無所有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非想非非想處,他從那個等至具念地出來,從那個等至具念地出來後,凡已過去、已滅、已變易的法,他看見那些法,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再者,比丘們!舍利弗以一切非想非非想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想受滅,他以慧看見後,他的煩惱被滅盡,他從那個等至具念地出來,從那個等至具念地出來後,凡已過去、已滅、已變易的法,他看見那些法,他這麼了知:『這些法確實是這樣,不存在後出現,存在後消失。』他在那些法上以離被限制之心住於不接近、不排斥、不依止、不執著、自由、離縛,他了知:『沒有更上的出離。』以多修習那個,他就[確認]沒有像這樣[更上出離]的存在。
比丘們!當正確地說時,凡能說:『他在聖戒上已到達自在,已到達完美;在聖定上已到達自在,已到達完美;在聖慧上已到達自在,已到達完美;在聖解脫上已到達自在,已到達完美。』者,那正是舍利弗,當正確地說時,他能說:『他在聖戒上已到達自在,已到達完美;在聖定上已到達自在,已到達完美;在聖慧上已到達自在,已到達完美;在聖解脫上已到達自在,已到達完美。』比丘們!當正確地說時,凡能說:『他是世尊的親生子、從口所生、從法所生、從法所化、法的繼承人、非物質的繼承人。』者,那正是舍利弗,當正確地說時,他能說:『他是世尊的親生子、從口所生、從法所生、從法所化、法的繼承人、非物質的繼承人。』比丘們!舍利弗正完全地使已被如來轉動的無上法輪隨轉起。」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那些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逐步經第一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