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中部96經/耶蘇葛力經(婆羅門品[10])(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那時,耶蘇葛力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耶蘇葛力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先生!婆羅門們安立四種服侍:安立對婆羅門的服侍、安立對剎帝利的服侍、安立對毘舍的服侍、安立對首陀羅的服侍。喬達摩先生!在那裡,婆羅門們安立此為對婆羅門的服侍:『婆羅門能服侍婆羅門,剎帝利能服侍婆羅門,毘舍能服侍婆羅門,首陀羅能服侍婆羅門。』喬達摩先生!這是婆羅門們安立對婆羅門的服侍。喬達摩先生!在那裡,婆羅門們安立此為對剎帝利的服侍:『剎帝利能服侍剎帝利,毘舍能服侍剎帝利,首陀羅能服侍剎帝利。』喬達摩先生!這是婆羅門們安立對剎帝利的服侍。喬達摩先生!在那裡,婆羅門們安立此為對毘舍的服侍:『毘舍能服侍毘舍,首陀羅能服侍毘舍。』喬達摩先生!這是婆羅門們安立對毘舍的服侍。喬達摩先生!在那裡,婆羅門們安立此為對首陀羅服侍:『首陀羅能服侍首陀羅,其他誰將(願意)服侍首陀羅呢?』喬達摩先生!這是婆羅門們安立對首陀羅的服侍。喬達摩先生!婆羅門們安立這四種服侍。這裡,喬達摩尊師怎麼說呢?」
「婆羅門!全世界都許可婆羅門安立這四種服侍嗎?」
「不,喬達摩先生!」
「婆羅門!猶如有貧窮、無所有、貧困的男子,如果放置他不想要的肉片[而說]:『喂!男子!你應該吃這塊肉,並且應該付代價。』同樣的,婆羅門!婆羅門們沒有[其他]沙門、婆羅門他們的同意而安立這四種服侍。
婆羅門!我不說:『一切都應該被服侍。』婆羅門!我也不說:『一切都不應該被服侍。』婆羅門!因為,當服侍時,他因服侍而會成為較惡的而非較善的者,我不說:『他應該被服侍。』婆羅門!當服侍時,他因服侍而會成為較善的而非較惡的者,我說:『他應該被服侍。』婆羅門!如果他們這麼問剎帝利:『當服侍時,你因服侍而會成為較惡的而非較善的者,或當服侍時,你因服侍而會成為較善的而非較惡的者,在這裡,你應該服侍誰?』婆羅門!當正確回答時,剎帝利應該這麼回答:『當服侍時,我因服侍而會成為較惡的而非較善的者,我不應該服侍他;當服侍時,我因服侍而會成為較善的而非較惡的者,我應該服侍他。』婆羅門!如果他們這麼問婆羅門……(中略)婆羅門!如果他們這麼問毘舍……(中略)婆羅門!如果他們這麼問首陀羅:『當服侍時,你因服侍而會成為較惡的而非較善的者,或當服侍時,你因服侍而會成為較善的而非較惡的者,在這裡,你應該服侍誰?』婆羅門!當正確回答時,首陀羅應該這麼回答:『當服侍時,我因服侍而會成為較惡的而非較善的者,我不應該服侍他;當服侍時,我因服侍而會成為較善的而非較惡的者,我應該服侍他。』
婆羅門!我不說:『高出身來歷是較善的。』婆羅門!我不說:『高出身來歷是較惡的。』婆羅門!我不說:『上妙美麗是較善的。』婆羅門!我不說:『上妙美麗是較惡的。』婆羅門!我不說:『有上妙財產情況是較善的。』婆羅門!我不說:『有上妙財產情況是較惡的。』婆羅門!因為,這裡,某位高出身者是殺生者,是未給予而取者,是邪淫者,是妄語者,是離間語者,是粗惡語者,是雜穢語者,是貪婪者,是有瞋害心者,是邪見者,由此,我不說:『高出身來歷是較善的。』婆羅門!這裡,某位高出身者是離殺生者,是離未給予而取者,是離邪淫者,是離妄語者,是離離間語者,是離粗惡語者,是離雜穢語者,是不貪婪者,是無瞋害心者,是正見者,由此,我不說:『高出身來歷是較惡的。』婆羅門!因為,這裡,某位上妙美麗者……(中略)婆羅門!因為,這裡,某位上妙財富者是殺生者……(中略)是邪見者,由此,我不說:『有上妙財產情況是較善的。』婆羅門!因為,這裡,某位上妙財富者是離殺生者……(中略)是正見者,由此,我不說:『有上妙財產情況是較惡的。』
婆羅門!我不說:『一切都應該被服侍。』婆羅門!我也不說:『一切都不應該被服侍。』婆羅門!因為,當服侍時,他因服侍而增長信、戒、所聞、施捨、慧者,我說:『他應該被服侍。』[婆羅門!當服侍時,他因服侍而不增長信、戒、所聞、施捨、慧者,我不說:『他應該被服侍。』]」
當這麼說時,耶蘇葛力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先生!婆羅門們安立四種財產:安立婆羅門的財產、安立剎帝利的財產、安立毘舍的財產、安立首陀羅的財產。喬達摩先生!在那裡,婆羅門們安立行乞為婆羅門的財產:『輕蔑行乞財產的婆羅門是不盡義務者,像警衛取未給與的[東西]。』喬達摩先生!這是婆羅門們安立婆羅門的財產。喬達摩先生!在那裡,婆羅門們安立弓箭為剎帝利的財產:『輕蔑弓箭財產的剎帝利是不盡義務者,像警衛取未給與的[東西]。』喬達摩先生!這是婆羅門們安立剎帝利的財產。喬達摩先生!在那裡,婆羅門們安立耕作與牧牛為毘舍的財產:『輕蔑耕作與牧牛財產的毘舍是不盡義務者,像警衛取未給與的[東西]。』喬達摩先生!這是婆羅門們安立毘舍的財產。喬達摩先生!在那裡,婆羅門們安立鐮刀與打麥棒為首陀羅的財產:『輕蔑鐮刀與打麥棒財產的首陀羅是不盡義務者,像警衛取未給與的[東西]。』喬達摩先生!這是婆羅門們安立首陀羅的財產。喬達摩先生!婆羅門們安立這四種財產。這裡,喬達摩尊師怎麼說呢?」
「婆羅門!全世界都允許婆羅門安立這四種財產嗎?」
「不,喬達摩先生!」
「婆羅門!猶如有貧窮、無所有、貧困的男子,如果放置他不想要的肉片[而說]:『喂!男子!你應該吃這塊肉,並且應該付代價。』同樣的,婆羅門!婆羅門們沒有[其他]沙門、婆羅門他們的同意而安立這四種財產。
婆羅門!我安立聖出世間法為男子的財產,但,憶念著往昔父母的家系,他依自己個人生出處為名:如果他在剎帝利族姓生出,就名為『剎帝利』,如果他在婆羅門族姓生出,就名為『婆羅門』,如果他在毘舍族姓生出,就名為『毘舍』,如果他在首陀羅族姓生出,就名為『首陀羅』。婆羅門!猶如火緣於燃燒的那個緣為名:如果火緣於薪木燃燒,就名為『薪火』,如果火緣於木片燃燒,就名為『木片火』,如果火緣於草燃燒,就名為『草火』,如果火緣於牛糞燃燒,就名為『牛糞火』。同樣的,婆羅門!我安立聖出世間法為男子的財產,但,憶念著往昔父母的家系,他依自己個人生出處為名:如果他在剎帝利族姓生出,就名為『剎帝利』,如果他在婆羅門族姓生出,就名為『婆羅門』,如果他在毘舍族姓生出,就名為『毘舍』,如果他在首陀羅族姓生出,就名為『首陀羅』。
婆羅門!如果他從剎帝利族姓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來如來教導的法、律後,他是離殺生者,是離未給予而取者,是離邪淫者,是離妄語者,是離離間語者,是離粗惡語者,是離雜穢語者,是不貪婪者,是無瞋害心者,是正見者,是真理、善法的成功者;婆羅門!如果他從婆羅門族姓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來如來教導的法、律後,他是離殺生者,……(中略)是正見者,是真理、善法的成功者;婆羅門!如果他從毘舍族姓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來如來教導的法、律後,他是離殺生者,……(中略)是正見者,是真理、善法的成功者;婆羅門!如果他從首陀羅族姓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來如來教導的法、律後,他是離殺生者,……(中略)是正見者,是真理、善法的成功者。婆羅門!你怎麼想:只有婆羅門能在某限度上修習無怨無瞋恚的慈心,而非剎帝利、非毘舍、非首陀羅嗎?」
「不,喬達摩先生!剎帝利也能在某限度上修習無怨無瞋恚的慈心;喬達摩先生!婆羅門也……(中略)喬達摩先生!毘舍也……(中略)喬達摩先生!首陀羅也……(中略)喬達摩先生!所有四種階級都能在某限度上修習無怨無瞋恚的慈心。」
「同樣的,婆羅門!如果他從剎帝利族姓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來如來教導的法、律後,他是離殺生者,……(中略)是正見者,是真理、善法的成功者;婆羅門!如果他從婆羅門族姓……(中略)婆羅門!如果他從毘舍族姓……(中略)婆羅門!如果他從首陀羅族姓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來如來教導的法、律後,他是離殺生者,……(中略)是正見者,是真理、善法的成功者。婆羅門!你怎麼想:只有婆羅門能拿擦背用具與肥皂粉後去河裡除去塵污,而非剎帝利、非毘舍、非首陀羅嗎?」
「不,喬達摩先生!剎帝利也能拿擦背用具與肥皂粉後去河裡除去塵污;喬達摩先生!婆羅門也……(中略)喬達摩先生!毘舍也……(中略)喬達摩先生!首陀羅也……(中略)喬達摩先生!所有四種階級都能拿擦背用具與肥皂粉後去河裡除去塵污。」
「同樣的,婆羅門!如果他從剎帝利族姓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來如來教導的法、律後,他是離殺生者,……(中略)是正見者,是真理、善法的成功者;婆羅門!如果他從婆羅門族姓……(中略)婆羅門!如果他從毘舍族姓……(中略)婆羅門!如果他從首陀羅族姓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來如來教導的法、律後,他是離殺生者,……(中略)是正見者,是真理、善法的成功者。婆羅門!你怎麼想:這裡,如果剎帝利灌頂王集合種種出身的男子[而說]:『你們來!尊師們!在這裡,凡生於剎帝利族姓、婆羅門族姓、王室族姓者,拿沙葛木或沙羅木或沙羅羅木或栴檀木或玻度馬葛木為取火的上鑽木起火,使產生熱;你們來!尊師們!在這裡,凡生於旃陀羅族姓、獵人族姓、竹匠族姓、車匠族姓、清垃圾族姓者,拿狗槽木或豬槽木或洗濯槽木或蓖麻木為取火的上鑽木起火,使產生熱。』婆羅門!你怎麼想:當凡生於剎帝利族姓、婆羅門族姓、王室族姓者,拿沙葛木或沙羅木或沙羅羅木或栴檀木或玻度馬葛木為取火的上鑽木起火,使產生熱時,那樣的火會有火焰、色澤、輝耀,且能以火作火應該作的,而當凡生於旃陀羅族姓、獵人族姓、竹匠族姓、車匠族姓、清垃圾族姓者,拿狗槽木或豬槽木或洗濯槽木或蓖麻木為取火的上鑽木起火,使產生熱時,那樣的火會沒有火焰、色澤、輝耀,且不能以火作火應該作的嗎?」
「不,喬達摩先生!當凡生於剎帝利族姓、婆羅門族姓、王室族姓者,拿沙葛木或沙羅木或沙羅羅木或栴檀木或玻度馬葛木為取火的上鑽木起火,使產生熱時,那樣的火會有火焰、色澤、輝耀,且能以火作火應該作的,當凡生於旃陀羅族姓、獵人族姓、竹匠族姓、車匠族姓、清垃圾族姓者,拿狗槽木或豬槽木或洗濯槽木或蓖麻木為取火的上鑽木起火,使產生熱時,那樣的火也會有火焰、色澤、輝耀,且能以火作火應該作的,喬達摩先生!因為,所有的火都有火焰、色澤、輝耀,且所有的火都能以火作火應該作的。」
「同樣的,婆羅門!如果他從剎帝利族姓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來如來教導的法、律後,他是離殺生者,……(中略)是正見者,是真理、善法的成功者;婆羅門!如果他從婆羅門族姓……(中略)婆羅門!如果他從毘舍族姓……(中略)婆羅門!如果他從首陀羅族姓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來如來教導的法、律後,他是離殺生者,是離未給予而取者,是離邪淫者,是離妄語者,是離離間語者,是離粗惡語者,是離雜穢語者,是不貪婪者,是無瞋害心者,是正見者,是真理、善法的成功者。」
當這麼說時,耶蘇葛力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中略)請喬達摩尊師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
耶蘇葛力經第六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