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中部87經/從可愛者所生經(王品[9])(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當時,某位屋主所愛的、合意的獨子死了,當死時,他變得既不工作,也不吃食物,他[持續]去墓地後,哭泣:「獨子在哪裡呢?獨子在哪裡呢?」
那時,那位屋主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那位屋主這麼說:
「屋主!你的諸根不在自己的心中住立,你的諸根有變異。」
「大德!我的諸根怎將不是變異的呢!大德!因為,我所愛的、合意的獨子死了,當死時,我變得既不工作,也不吃食物,我[持續]去墓地後,哭泣:『獨子在哪裡呢?獨子在哪裡呢?』」
「屋主!正是這樣,屋主!正是這樣,屋主!因為,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
「大德!誰將會這麼想:『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呢?大德!因為,歡喜、喜悅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
那時,那位屋主不歡喜、反駁世尊所說後,起座離開。
當時,眾多賭徒在世尊不遠處以骰子賭博。那時,那位屋主去見那些賭徒。抵達後,對那些賭徒這麼說:
「尊師們!這裡,我去見沙門喬達摩。抵達後,向沙門喬達摩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尊師們!在一旁坐好後,沙門喬達摩對我這麼說:『屋主!你的諸根不在自己的心中住立,你的諸根有變異。』尊師們!當這麼說時,我對沙門喬達摩這麼說:『大德!我的諸根怎將不是變異的呢!大德!因為,我所愛的、合意的獨子死了,當死時,我變得既不工作,也不吃食物,我[持續]去墓地後,哭泣:「獨子在哪裡呢?獨子在哪裡呢?」』『屋主!正是這樣,屋主!正是這樣,屋主!因為,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大德!誰將會這麼想:「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呢?大德!因為,歡喜、喜悅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尊師們!那時,我不歡喜、反駁世尊所說後,起座離開。」
「屋主!正是這樣,屋主!正是這樣,屋主!因為,歡喜、喜悅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
那時,屋主[心想]:「我同意賭徒們。」而離開。
那時,這談論之事次第地傳入國王後宮。憍薩羅國波斯匿王召喚茉莉皇后:
「茉莉!這被妳的沙門喬達摩所說:『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
「大王!如果這是世尊所說,那就是這樣。」
「不論沙門喬達摩怎麼說,這位茉莉都非常隨喜[而說]:『大王!如果這是世尊所說,那就是這樣。』猶如不論老師怎麼對徒弟說,徒弟都非常隨喜[而說]:『正是這樣,老師!正是這樣,老師!』同樣的,茉莉!不論沙門喬達摩怎麼說,妳都非常隨喜[而說]:『大王!如果這是世尊所說,那就是這樣。』咄!茉莉!走開![從我的視線]消失吧!」
那時,茉莉皇后召喚管脛婆羅門:
「來!婆羅門!請你去見世尊。抵達後,請你以我的名義以頭禮拜世尊的足,請詢問[是否]無病、健康、輕快、有力、安樂住[並且說]:『大德!茉莉皇后以頭禮拜世尊的足,她問[你是否]無病、健康、輕快、有力、安樂住。』而且請你這麼說:『大德!「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這是世尊所說的話嗎?』徹底地記住世尊回答的後,應該告訴我,因為,世尊不說不實的。」
「是的,尊夫人!」管脛婆羅門回答茉莉皇后後,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管脛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先生!茉莉皇后以頭禮拜喬達摩尊師的足,她問[你是否]無病、健康、輕快、有力、安樂住。」而且她這麼說:『大德!「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這是世尊所說的話嗎?』」
「婆羅門!正是這樣,婆羅門!正是這樣,婆羅門!因為,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婆羅門!以此法門,這能被體會,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婆羅門!從前,就在這舍衛城中,有某位女子的母親死了,當她死時,她發狂、失心、從街道到街道;從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地走,然後這麼說:『你們是否看見我的母親?你們是否看見我的母親?』
婆羅門!以此法門,這能被體會,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婆羅門!從前,就在這舍衛城中,有某位女子的父親死了,……(中略)兄弟死了,……(中略)姊妹死了,……(中略)兒子死了,……(中略)女兒死了,……(中略)丈夫死了,當他死時,她發狂、失心、從街道到街道;從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地走,然後這麼說:『你們是否看見我的丈夫?你們是否看見我的丈夫?』
婆羅門!以此法門,這能被體會,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婆羅門!從前,就在這舍衛城中,有某位男子的母親死了,當她死時,他發狂、失心、從街道到街道;從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地走,然後這麼說:『你們是否看見我的母親?你們是否看見我的母親?』
婆羅門!以此法門,這能被體會,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婆羅門!從前,就在這舍衛城中,有某位男子的父親死了,……(中略)兄弟死了,……(中略)姊妹死了,……(中略)兒子死了,……(中略)女兒死了,……(中略)妻子死了,當她死時,他發狂、失心、從街道到街道;從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地走,然後這麼說:『你們是否看見我的妻子?你們是否看見我的妻子?』
婆羅門!以此法門,這能被體會,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婆羅門!從前,就在這舍衛城中,有某位女子去[投靠]親戚的家,那些親戚要奪下她的丈夫,然後想要將她給她不想要的其他人。那時,那位女子對丈夫這麼說:『老爺!我的親戚們要奪下你,然後想要將我給我不想要的其他人。』那時,那位男子將那位女子砍成兩半後自殺[,心想]:『死後,我們將[還]是一對。』婆羅門!以此法門,這能被體會,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
那時,管脛婆羅門歡喜、隨喜世尊所說後,起座去見茉莉皇后。抵達後,將與世尊間的交談全部告訴茉莉皇后。
那時,茉莉皇后去見憍薩羅國波斯匿王。抵達後,對憍薩羅國波斯匿王這麼說:
「大王!你怎麼想:哇居莉公主對你來說是可愛的嗎?」
「是的,茉莉!哇居莉公主對我來說是可愛的。」
「大王!你怎麼想:如果哇居莉公主有變易、變異,你會生起愁、悲、苦、憂、絕望嗎?」
「茉莉!哇居莉公主有變易、變異,那會是[我]生命的變異,我如何將不生起愁、悲、苦、憂、絕望呢?」
「大王!因此,這被那有知、有見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說:『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
「大王!你怎麼想:襪色玻剎帝利女對你來說是可愛的嗎?」
「是的,茉莉!襪色玻剎帝利女對我來說是可愛的。」
「大王!你怎麼想:如果襪色玻剎帝利女有變易、變異,你會生起愁、悲、苦、憂、絕望嗎?」
「茉莉!襪色玻剎帝利女有變易、變異,那會是[我]生命的變異,我如何將不生起愁、悲、苦、憂、絕望呢?」
「大王!因此,這被那有知、有見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說:『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
「大王!你怎麼想:毘琉璃將軍對你來說是可愛的嗎?」
「是的,茉莉!毘琉璃將軍對我來說是可愛的。」
「大王!你怎麼想:如果毘琉璃將軍有變易、變異,你會生起愁、悲、苦、憂、絕望嗎?」
「茉莉!毘琉璃將軍有變易、變異,那會是[我]生命的變異,我如何將不生起愁、悲、苦、憂、絕望呢?」
「大王!因此,這被那有知、有見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說:『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
「大王!你怎麼想:我對你來說是可愛的嗎?」
「是的,茉莉!妳對我來說是可愛的。」
「大王!你怎麼想:如果我有變易、變異,你會生起愁、悲、苦、憂、絕望嗎?」
「茉莉!妳有變易、變異,那會是[我]生命的變異,我如何將不生起愁、悲、苦、憂、絕望呢?」
「大王!因此,這被那有知、有見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說:『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
「大王!你怎麼想:迦尸與憍薩羅國對你來說是可愛的嗎?」
「是的,茉莉!迦尸與憍薩羅國對我來說是可愛的,茉莉!以迦尸與憍薩羅國的威力,我們享用迦尸的檀香,持用[迦尸的]花環、香料、香膏。」
「大王!你怎麼想:如果迦尸與憍薩羅國有變易、變異,你會生起愁、悲、苦、憂、絕望嗎?」
「茉莉!迦尸與憍薩羅國有變易、變異,那會是[我]生命的變異,我如何將不生起愁、悲、苦、憂、絕望呢?」
「大王!因此,這被那有知、有見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說:『愁、悲、苦、憂、絕望從可愛者所生,從可愛者發生。』」
「不可思議啊,茉莉!未曾有啊,茉莉!我想,那位世尊確實以慧貫通後看見,來!茉莉!請妳清洗[我]。」
那時,憍薩羅國波斯匿王起座,整理上衣到一邊肩膀後,向世尊所在處合掌鞠躬,接著自說優陀那三次:
「禮敬那位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禮敬那位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禮敬那位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
從可愛者所生經第七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