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4.王品
中部81經/額低葛勒經(王品[9])(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在憍薩羅國進行遊行。
那時,世尊離開道路後,在某處露出微笑。
那時,尊者阿難這麼想:
「什麼因、什麼緣世尊露出微笑呢?世尊不無原因地露出微笑的。」
那時,尊者阿難整理衣服到一邊肩膀,向世尊合掌鞠躬後,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什麼因、什麼緣世尊露出微笑呢?世尊不無原因地露出微笑的。」
「阿難!從前,這個地方是名叫威額林額,成功的、繁榮的、人多的、人雜亂的市集城鎮,阿難!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近依威額林額市集城鎮而住。阿難!這裡是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的園林,這裡是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坐著教誡比丘僧團處。」
那時,尊者阿難將大衣摺成四折後,對世尊這麼說:
「那麼,大德!請世尊坐在這裡,這個地方將有兩位阿羅漢、遍正覺者使用過。」
世尊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坐好後,世尊召喚尊者阿難:
「阿難!從前,這個地方是名叫威額林額,成功的、繁榮的、人多的、人雜亂的市集城鎮,阿難!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近依威額林額市集城鎮而住。阿難!這裡是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的園林,這裡是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坐著教誡比丘僧團處。
阿難!在威額林額市集城鎮有位名叫額低葛勒的陶匠,他是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的奉獻者、首席奉獻者,阿難!額低葛勒陶匠有位名叫周低波勒的朋友、親愛的朋友,他是位學生婆羅門。那時,額低葛勒陶匠召喚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
『來!親愛的周低波勒!讓我們去見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我認為見那位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確實是好的。』
阿難!當這麼說時,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對額低葛勒陶匠這麼說:
『夠了!親愛的額低葛勒!見那位禿頭假沙門作什麼?』
阿難!第二次,……(中略)。
阿難!第三次,額低葛勒陶匠對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這麼說:
『來!親愛的周低波勒!讓我們去見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我認為見那位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確實是好的。』
阿難!第三次,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對額低葛勒陶匠這麼說:
『夠了!親愛的額低葛勒!見那位禿頭假沙門作什麼?』
『那麼,親愛的周低波勒!讓我們拿擦背用具與肥皂粉後,到河裡沐浴。』
『好的,親愛的!』阿難!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回答額低葛勒陶匠。
阿難!那時,額低葛勒陶匠與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拿擦背用具與肥皂粉後,到河裡沐浴。
阿難!那時,額低葛勒陶匠召喚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
『親愛的周低波勒!這附近有個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的園林,來!親愛的周低波勒!讓我們去見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我認為見那位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確實是好的。』
阿難!當這麼說時,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對額低葛勒陶匠這麼說:
『夠了!親愛的額低葛勒!見那位禿頭假沙門作什麼?』
阿難!第二次,……(中略)。
阿難!第三次,額低葛勒陶匠對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這麼說:
『親愛的周低波勒!這附近有個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的園林,來!親愛的周低波勒!讓我們去見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我認為見那位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確實是好的。』
阿難!第三次,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對額低葛勒陶匠這麼說:
『夠了!親愛的額低葛勒!見那位禿頭假沙門作什麼?』
阿難!那時,額低葛勒陶匠抓住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的腰帶後,這麼說:
『親愛的周低波勒!這附近有個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的園林,來!親愛的周低波勒!讓我們去見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我認為見那位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確實是好的。』
阿難!那時,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鬆開腰帶後,對額低葛勒陶匠這麼說:
『夠了!親愛的額低葛勒!見那位禿頭假沙門作什麼?』
阿難!那時,額低葛勒陶匠抓住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洗好的頭髮後,這麼說:
『親愛的周低波勒!這附近有個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的園林,來!親愛的周低波勒!讓我們去見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我認為見那位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確實是好的。』
阿難!那時,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這麼想:
『實在不可思議啊,先生!實在未曾有啊,先生!實在是因為這位不同出生的額低葛勒陶匠竟然會認為他能抓住我洗好的頭髮,我認為這確實必將不是低級的事。』而對額低葛勒陶匠這麼說:
『親愛的額低葛勒!這是上限了嗎?』
『親愛的周低波勒!這是上限了,因為我認為見那位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好的。』
『那麼,親愛的額低葛勒!放開,我們走吧!』
阿難!那時,額低葛勒陶匠與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去見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抵達後,額低葛勒陶匠向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則與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阿難!在一旁坐好後,額低葛勒陶匠對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這麼說:
『大德!這位是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我的朋友、親愛的朋友,請世尊教導他法。』
阿難!那時,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額低葛勒陶匠與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使之歡喜。阿難!那時,額低葛勒陶匠與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被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使之歡喜後,歡喜、隨喜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所說,起座向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離開。
阿難!那時,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對額低葛勒陶匠這麼說:
『親愛的額低葛勒!你[一直]聽著這個法,卻不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嗎?』
『親愛的周低波勒!你不知道我扶養已盲的年老父母嗎?』
『親愛的額低葛勒!那樣的話,我將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
阿難!那時,額低葛勒陶匠與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去見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抵達後,向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阿難!在一旁坐好後,額低葛勒陶匠對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這麼說:
『大德!這位是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我的朋友、親愛的朋友,請世尊讓他出家。』
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得到在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的面前出家、得受具足戒。
阿難!那時,在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受具足戒後不久、受具足戒後半個月,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如其意地住在威額林額後,向波羅奈出發遊行。次第進行遊行,抵達波羅奈,阿難!在那裡,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就住在波羅奈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
阿難!那時,迦尸國王居記聽說:『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抵達波羅奈,住在波羅奈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
阿難!那時,迦尸國王居記令一輛輛吉祥車上軛後,登上一輛吉祥車,然後以國王的威勢盛況,為了見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一輛輛吉祥車從波羅奈出發,以車輛一直到車輛能通行之處,然後下車步行,去見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抵達後,向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阿難!在一旁坐好後,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迦尸國王居記,使之歡喜。阿難!那時,迦尸國王居記被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使之歡喜後對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這麼說:
『大德!請世尊與比丘僧團一起同意明天我的飲食[供養]。』
阿難!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以沈默同意了。
阿難!那時,迦尸國王居記知道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同意後,起座向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離開。
阿難!那時,那夜過後,迦尸國王居記在自己的住處準備去黑米的米飯裝在淡黃色容器、各種湯、各種咖哩飯菜之勝妙的硬食與軟食後,時候到時通知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
『大德!時候已到,飲食已[準備]完成。』
阿難!那時,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衣鉢,去迦尸國王居記的住處。抵達後,與比丘僧團一起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阿難!那時,迦尸國王居記親手以勝妙的硬食與軟食款待與滿足以佛陀為上首的比丘僧團。
阿難!那時,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食用完畢手離鉢時,迦尸國王居記取某個低矮坐具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迦尸國王居記對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這麼說:
『大德!請世尊同意我,在波羅奈雨季安居,像這樣僧團將會有伺候。』
『夠了!大王!我的雨季安居已有住處。』
阿難!第二次……。阿難!第三次迦尸國王居記對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這麼說:
『大德!請世尊同意我,在波羅奈雨季安居,像這樣僧團將會有伺候。』
『夠了!大王!我的雨季安居已有住處。』
阿難!那時,迦尸國王居記[心想]:『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不同意我在波羅奈雨季安居。』他就變得變心,變得憂鬱。
阿難!那時,迦尸國王居記對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這麼說:
『大德!你有任何其它比我更好的奉獻者嗎?』
『大王!有個名叫威額林額的市集城鎮,在那裡,有位名叫額低葛勒的陶匠,他是我的奉獻者、首席奉獻者。而,大王!你心想:「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不同意我在波羅奈雨季安居。」就變得變心,變得憂鬱,而這位額低葛勒陶匠不會,而且將來也不會。大王!額低葛勒陶匠已歸依佛、法、僧團,大王!額低葛勒陶匠離殺生、未給予而取、邪淫、妄語、榖酒、果酒、酒放逸處,大王!額低葛勒陶匠對佛具備不壞淨,對法具備不壞淨,對僧團具備不壞淨,具備聖者所愛戒,大王!額低葛勒陶匠對苦無疑,對苦集無疑,對苦滅無疑,對導向苦滅道跡無疑,大王!額低葛勒陶匠是一日一食者、梵行者、持戒者、善法者,大王!額低葛勒陶匠已放下珠寶、黃金,已離金銀,大王!額低葛勒陶匠已離鋤頭,不自手挖地,他以扁擔搬運那些堤防已破壞的或老鼠弄的[土],他作好容器後,這麼說:「在這裡,凡想要者,放置對等容積的米、豆、豌豆後,請拿走想要的。」大王!額低葛勒陶匠扶養已盲的年老父母,大王!額低葛勒陶匠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為不從彼世轉回者。
大王!有一次,我住在名叫威額林額的市集城鎮,大王!那時,我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衣鉢,去見額低葛勒陶匠的父母。抵達後對額低葛勒陶匠的父母這麼說:「那麼,那位祥瑞兒去哪裡了?」「大德!你的奉獻者出去了,[到]裡面,從鍋子取飯,從深鍋子取咖哩食用。」大王!那時,我從鍋子取飯,從深鍋子取咖哩食用後,起座離開。大王!那時,額低葛勒陶匠去見父母。抵達後,對父母這麼說:「誰從鍋子取飯,從深鍋子取咖哩食用後,起座離開呢?」「兒子!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從鍋子取飯,從深鍋子取咖哩食用後,起座離開。」大王!那時,額低葛勒陶匠這麼想:「這確實是我的獲得,確實是我的好獲得,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對我這麼信賴。」大王!那時,額低葛勒陶匠不離喜與樂半個月,他的父母七天。
大王!又一次,我住在名叫威額林額的市集城鎮那裡,大王!那時,我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衣鉢,去見額低葛勒陶匠的父母。抵達後對額低葛勒陶匠的父母這麼說:「那麼,那位祥瑞兒去哪裡了?」「大德!你的奉獻者出去了,[到]裡面,從鍋子取粥,從深鍋子取咖哩食用。」大王!那時,我從鍋子取粥,從深鍋子取咖哩食用後,起座離開。大王!那時,額低葛勒陶匠去見父母。抵達後,對父母這麼說:「誰從鍋子取粥,從深鍋子取咖哩食用後,起座離開呢?」「兒子!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從鍋子取粥,從深鍋子取咖哩食用後,起座離開。」大王!那時,額低葛勒陶匠這麼想:「這確實是我的獲得,確實是我的好獲得,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對我這麼信賴。」大王!那時,額低葛勒陶匠不離喜與樂半個月,他的父母七天。
大王!又一次,我住在名叫威額林額的市集城鎮那裡,當時,[我住的]小屋漏雨,大王!那時,我召喚比丘們:「比丘們!你們去額低葛勒陶匠的住處找些草來。」大王!當這麼說時,那些比丘們對我這麼說:「大德!額低葛勒陶匠的住處沒有草,但他的住處屋頂有草。」「比丘們!你們去額低葛勒陶匠住處的屋頂取些草來。」大王!那時,那些比丘取下額低葛勒陶匠住處屋頂的草。大王!那時,額低葛勒陶匠的父母對那些比丘這麼說:「誰取走住處屋頂的草呢?」「姊妹!是比丘們,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的小屋漏雨。」「大德!請你們拿去,賢面們!請你們拿去。」大王!那時,額低葛勒陶匠去見父母。抵達後,對父母這麼說:「誰取走住處屋頂的草呢?」「兒子!是比丘們,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的小屋漏雨。」大王!那時,額低葛勒陶匠這麼想:「這確實是我的獲得,確實是我的好獲得,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對我這麼信賴。」大王!那時,額低葛勒陶匠不離喜與樂半個月,他的父母七天。大王!那時,住處屋頂空著持續整整三個月,而天沒下雨。大王!這就是額低葛勒陶匠。』
『大德!這是額低葛勒陶匠的獲得,大德!這是額低葛勒陶匠的好獲得:被世尊這麼信賴。』
阿難!那時,迦尸國王居記遣送額低葛勒陶匠五百車米,米裝在淡黃色容器,以及適合的咖哩。阿難!那時,那些屬於國王的人去見額低葛勒陶匠後,這麼說:『大德!這五百車米,米裝在淡黃色容器,以及適合的咖哩是迦尸國王居記送的,大德!請你們接受它們。』『國王很忙,有許多應該做的,我已足夠,讓它們屬於國王。』
阿難!你會這麼想:『那時的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是別人。』但,阿難!不應該這樣認為,我是那時的學生婆羅門周低波勒。」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尊者阿難歡喜世尊所說。
額低葛勒經第一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