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中部78經/沙門木地葛經(遊行者品[8])(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當時,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與五百位遊行者之多的大遊行者眾一起住在茉莉園一會堂,鎮頭迦樹[旁]的教義論究所。
那時,木匠五支為了見世尊,中午從舍衛城出發。
那時,木匠五支這麼想:
「這不是見世尊的適當時機,世尊在獨坐;也不是見值得尊敬的比丘們的適當時機,值得尊敬的比丘們在獨坐,讓我到茉莉園一會堂,鎮頭迦樹[旁]的教義論究所去見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
當時,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與大遊行者眾坐在一起,以吵雜、高聲、大聲談論各種畜生論,即:國王論、盜賊論、大臣論、軍隊論、怖畏論、戰爭論、食物論、飲料論、衣服論、臥具論、花環論、氣味論、親里論、車乘論、村落論、城鎮論、城市論、國土論、女人論、英雄論、街道論、水井論、祖靈論、種種論、世界起源論、海洋起源論、如是有無論等。
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看見木匠五支遠遠地走來。看見後,使自己的群眾靜止:
「尊師們!小聲!尊師們!不要出聲!這位沙門喬達摩的弟子,木匠五支來了,所有沙門喬達摩住在舍衛城的在家白衣弟子們,這位木匠五支是其中之一,那些尊者們是小聲的喜歡者、被訓練成小聲者、小聲的稱讚者,或許小聲的群眾被他發現後,他會想應該前往。」
那時,那些遊行者變得沈默了。
那時,木匠五支去見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抵達後,與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對木匠五支這麼說:
「屋主!我安立具備四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哪四個呢?屋主!這裡,他不以身作邪惡業,不說邪惡語,不以邪惡意向意圖,不以邪惡生活過活,屋主!我安立具備這四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
那時,木匠五支對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的所說,既不歡喜,也沒苛責。不歡喜,沒苛責後,站起來離開[,心想]:
「我們在世尊面前必能了知這所說的義理。」
那時,木匠五支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木匠五支將他與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間的交談全部告訴世尊。
當這麼說時,世尊對木匠五支這麼說:
「木匠!當存在這樣時,愚鈍仰臥的幼兒將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如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所說,木匠!因為,對愚鈍仰臥的幼兒來說,他沒有『身』,除了扭動的程度外,將從哪裡以身作邪惡業?木匠!因為,對愚鈍仰臥的幼兒來說,他沒有『語』,除了哭的程度外,將從哪裡說邪惡語?木匠!因為,對愚鈍仰臥的幼兒來說,他沒有『意向』,除了咿咿呀呀的程度外,將從哪裡意向於邪惡的意向?木匠!因為,對愚鈍仰臥的幼兒來說,他沒有『生活』,除了母乳外,將從哪裡以邪惡生活生活?木匠!當存在這樣時,愚鈍仰臥的幼兒將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如遊行者巫額哈碼那-沙門木地葛之子所說。
木匠!我不安立具備四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而只是與這愚鈍仰臥的幼兒住立於同類者,哪四個呢?木匠!這裡,他不以身作邪惡業,不說邪惡語,不以邪惡意向意圖,不以邪惡生活過活,木匠!我不安立具備這四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而只是與這愚鈍仰臥的幼兒住立於同類者。
木匠!我安立具備十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木匠!我說:『應該知道這些是不善習慣。』木匠!我說:『應該知道不善習慣是從這裡起源。』木匠!我說:『應該知道不善習慣是在這裡滅無餘。』木匠!我說:『應該知道這樣的行者是導向不善習慣之滅的行者。』木匠!我說:『應該知道這些是善習慣。』木匠!我說:『應該知道善習慣是從這裡起源。』木匠!我說:『應該知道善習慣是在這裡滅無餘。』木匠!我說:『應該知道這樣的行者是導向善習慣之滅的行者。』
木匠!我說:『應該知道這些是不善意向。』木匠!我說:『應該知道不善意向是從這裡起源。』木匠!我說:『應該知道不善意向是在這裡滅無餘。』木匠!我說:『應該知道這樣的行者是導向不善意向之滅的行者。』木匠!我說:『應該知道這些是善意向。』木匠!我說:『應該知道善意向是從這裡起源。』木匠!我說:『應該知道善意向是在這裡滅無餘。』木匠!我說:『應該知道這樣的行者是導向善意向滅的行者。』
木匠!什麼是不善習慣呢?不善的身業、不善的語業、邪惡的生活,木匠!這些被稱為不善習慣。
木匠!這些不善習慣是從哪裡起源呢?當說其起源時,應該說:『從心起源』。哪一個心呢?[雖然]心有眾多的、種種的、各式各樣種類的,[但]有貪、有瞋、有癡的心,不善習慣是從這裡起源。
木匠!這些不善習慣是在哪裡滅無餘呢?當說其滅時,木匠!這裡,比丘捨斷身惡行後,修習身善行;捨斷語惡行後,修習語善行;捨斷意惡行後,修習意善行;捨斷邪命後,以正命營生,這裡是不善習慣滅無餘之處。
木匠!怎樣的行者是導向不善習慣滅的行者呢?當說其滅時,木匠!這裡,比丘為了未生起的惡不善法之不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盡心、勤奮;為了已生起的惡不善法之捨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盡心、勤奮;為了未生起的善法之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盡心、勤奮;為了已生起的善法之存續、不消失、增加、擴大、圓滿修習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盡心、勤奮,木匠!這樣的行者是導向不善習慣之滅的行者。
木匠!什麼是善習慣呢?善的身業、善的語業、清淨的生活,木匠!這些被稱為善習慣。
木匠!這些善習慣是從哪裡起源呢?當說其起源時,應該說:『從心起源』。哪一個心呢?[雖然]心有眾多的、種種的、各式各樣種類的,[但]離貪、離瞋、離癡的心,善習慣是在這裡起源。
木匠!這些善習慣是在哪裡滅無餘呢?當說其滅時,木匠!這裡,比丘是持戒者,但非戒所成者,他如實了知那些善習慣滅無餘之處的心解脫、慧解脫。
木匠!怎樣的行者是導向善習慣之滅的行者呢?當說其滅時,木匠!這裡,比丘為了未生起的惡不善法之不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盡心、勤奮;為了已生起的惡不善法之捨斷……(中略)為了未生起的善法之生起……(中略)為了已生起的善法之存續、不消失、增加、擴大、圓滿修習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盡心、勤奮,木匠!這樣的行者是導向善習慣之滅的行者。
木匠!什麼是不善意向呢?欲的意向、惡意的意向、加害的意向,木匠!這些被稱為不善意向。
木匠!這些不善意向是從哪裡起源呢?當說其起源時,應該說:『從想起源』。哪一個想呢?[雖然]想有眾多的、種種的、各式各樣種類的,[但]欲想、惡意想、加害想,不善意向是從這裡起源。
木匠!這些不善意向是在哪裡滅無餘呢?當說其滅時,木匠!這裡,比丘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這裡是不善意向滅無餘之處。
木匠!怎樣的行者是導向不善意向之滅的行者呢?當說其滅時,木匠!這裡,比丘為了未生起的惡不善法之不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盡心、勤奮;為了已生起的惡不善法之捨斷……(中略)為了未生起的善法之生起……(中略)為了已生起的善法之存續、不消失、增加、擴大、圓滿修習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盡心、勤奮,木匠!這樣的行者是導向不善意向之滅的行者。
木匠!什麼是善意向呢?離欲的意向、無惡意的意向、無加害的意向,木匠!這些被稱為善意向。
木匠!這些善意向是從哪裡起源呢?當說其起源時,應該說:『從想起源』。哪一個想呢?[雖然]想有眾多的、種種的、各式各樣種類的,[但]離欲想、無惡意想、無加害想,善意向是從這裡起源。
木匠!這些善意向是在哪裡滅無餘呢?當說其滅時,木匠!這裡,比丘以尋與伺的平息,自信,一心,進入後住於無尋、無伺,定而生喜、樂的第二禪,這裡是善意向滅無餘之處。
木匠!怎樣的行者是導向善意向之滅的行者呢?當說其滅時,木匠!這裡,比丘為了未生起的惡不善法之不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盡心、勤奮;為了已生起的惡不善法之捨斷……(中略)為了未生起的善法之生起……(中略)為了已生起的善法之存續、不消失、增加、擴大、圓滿修習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盡心、勤奮,木匠!這樣的行者是導向善意向之滅的行者。
木匠!什麼是我安立具備哪十法的男子為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呢?木匠!這裡,比丘具備無學正見、無學正志、無學正語、無學正業、無學正命、無學正精進、無學正念、無學正定、無學正智、無學正解脫,木匠!我安立具備這十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無上獲得的得到者、不能勝過的沙門。」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木匠五支歡喜世尊所說。
沙門木地葛經第八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