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中部67經/遮堵瑪經(比丘品[7])(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遮堵瑪的阿摩勒樹林中。
當時,以舍利弗、目揵連為上首的五百位比丘為了見世尊抵達遮堵瑪。當那些外來比丘與原住比丘互相問候、鋪設坐臥處、收藏衣鉢時,他們成為高聲、大聲。
那時,世尊召喚尊者阿難:
「那麼,阿難!這些人是誰,以高聲、大聲讓人認為他們是掠奪魚的漁夫呢?」
「大德!這些是以舍利弗、目揵連為上首的五百位比丘為了見世尊抵達遮堵瑪,[這是]當那些外來比丘與原住比丘互相問候、鋪設坐臥處、收藏衣鉢時的高聲、大聲。」
「那樣的話,阿難!以我的名義召喚那些比丘:『大師召喚尊者們。』」
「是的,大德!」尊者阿難回答世尊後,去見那些比丘。抵達後,對那些比丘這麼說:
「大師召喚尊者們。」
「是的,學友!」那些比丘回答尊者阿難後,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那些比丘這麼說:
「比丘們!你們為什麼高聲、大聲,讓人認為你們是掠奪魚的漁夫呢?」
「大德![我們]這些是以舍利弗、目揵連為上首的五百位比丘為了見世尊抵達遮堵瑪,這是當那些外來比丘與原住比丘互相問候、鋪設坐臥處、收藏衣鉢時的高聲、大聲。」
「比丘們!你們走吧!我解散你們,你們不應該住在我附近。」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後,起座向世尊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收拾好住所,取衣鉢後離開。
而當時,遮堵瑪的釋迦族人以某些必須作的事而在集會所集會。遮堵瑪的釋迦族人遠遠地看見那些比丘走來,看見後,去見那些比丘。抵達後,對那些比丘這麼說:
「那麼,尊者們!你們要去哪裡?」
「朋友們!僧團被世尊解散了。」
「那樣的話,尊者們!請你們再稍坐片刻,或許我們能夠使世尊明淨。」
「是的,朋友們!」那些比丘回答遮堵瑪的釋迦族人。
那時,遮堵瑪的釋迦族人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遮堵瑪的釋迦族人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請世尊歡喜比丘僧團!大德!請世尊歡迎比丘僧團!大德!猶如世尊以前資助比丘僧團,同樣的,現在,請世尊資助比丘僧團,大德!這裡有出家不久的新比丘,最近才來到這法、律中,他們為了見世尊而得不到,可能會異心;可能會變心,大德!猶如幼苗如果得不到水,可能會異心;可能會變心。同樣的,大德!這裡有出家不久的新比丘,最近才來到這法、律中,他們為了見世尊而得不到,可能會異心;可能會變心,大德!猶如幼小牛隻如果見不到母親,可能會異心;可能會變心。同樣的,大德!這裡有出家不久的新比丘,最近才來到這法、律中,他們為了見世尊而得不到,可能會異心;可能會變心,大德!請世尊歡喜比丘僧團!大德!請世尊歡迎比丘僧團!大德!猶如世尊以前資助比丘僧團,同樣的,現在,請世尊資助比丘僧團。」
那時,梵王娑婆主以心思量世尊心中的深思後,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地在梵天世界消失,出現在世尊面前。
那時,梵王娑婆主整理上衣到一邊肩膀,向世尊合掌鞠躬後,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請世尊歡喜比丘僧團!大德!請世尊歡迎比丘僧團!大德!猶如世尊以前資助比丘僧團,同樣的,現在,請世尊資助比丘僧團,大德!這裡有出家不久的新比丘,最近才來到這法、律中,他們為了見世尊而得不到,可能會異心;可能會變心,大德!猶如幼苗如果得不到水,可能會異心;可能會變心。同樣的,大德!這裡有出家不久的新比丘,最近才來到這法、律中,他們為了見世尊而得不到,可能會異心;可能會變心,大德!猶如幼小牛隻如果見不到母親,可能會異心;可能會變心。同樣的,大德!這裡有出家不久的新比丘,最近才來到這法、律中,他們為了見世尊而得不到,可能會異心;可能會變心,大德!請世尊歡喜比丘僧團!大德!請世尊歡迎比丘僧團!大德!猶如世尊以前資助比丘僧團,同樣的,現在,請世尊資助比丘僧團。」
遮堵瑪的釋迦族人與梵王娑婆主以幼苗與幼小牛隻的譬喻能夠使世尊明淨。那時,尊者目揵連召喚比丘們:
「學友們!起來吧!遮堵瑪的釋迦族人與梵王娑婆主的幼苗與幼小牛隻譬喻已使世尊明淨了。」
「是的,學友!」那些比丘回答尊者目揵連後,起座,取衣鉢,然後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舍利弗!當僧團被解散時,你怎麼想?」
「大德!我這麼想:『現在,世尊已專修不活動,他將住於當生樂住處,現在,我們也專修不活動,我們將住於當生樂住處。』」
「舍利弗!來!舍利弗!來!舍利弗!你不應該再生起『當生樂住處』這樣的心。」
那時,世尊召喚尊者目揵連:
「目揵連!當僧團被解散時,你怎麼想?」
「大德!我這麼想:『現在,世尊已專修不活動,他將住於當生樂住處,現在,我與尊者舍利弗將照顧僧團。』」
「好!好!目揵連!我或目揵連或舍利弗與目揵連都能照顧僧團。」
那時,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當入水中時,有這四種能被預期的怖畏,哪四種呢?波浪的怖畏、蛟龍的怖畏、漩渦的怖畏、鱷魚的怖畏,比丘們!當入水中時,這是四種能被預期的怖畏。同樣的,比丘們!當某人在這法律中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時,有這四種能被預期的怖畏,哪四種呢?波浪的怖畏、蛟龍的怖畏、漩渦的怖畏、鱷魚的怖畏。
比丘們!什麼是波浪的怖畏?比丘們!這裡,某位善男子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心想]:『我已陷入生、老、死、愁、悲、苦、憂、絕望,已陷入苦,已被苦征服,如果能了知得到這整個苦蘊的結束就好了。』當這樣出家時,同梵行者教誡、訓誡他:『你應該這樣前進;你應該這樣後退;你應該這樣前視;你應該這樣後視;你應該這樣彎曲[肢體];你應該這樣伸展[肢體];你應該這樣[穿]衣、持鉢與大衣。』他這麼想:『當以前在家時,我們教誡、訓誡其他人,而這些像我們兒子程度、孫子程度的也想他們應該教誡、應該訓誡我。』他放棄學而後還俗了。比丘們!這被稱為從波浪的怖畏放棄學而後還俗的害怕者。比丘們!『波浪的怖畏』,這是憤怒、絕望的同義語。
比丘們!什麼是蛟龍的怖畏?比丘們!這裡,某位善男子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心想]:『我已陷入生、老、死、愁、悲、苦、憂、絕望,已陷入苦,已被苦征服,如果能了知得到這整個苦蘊的結束就好了。』當這樣出家時,同梵行者教誡、訓誡他:『這個你能嚼,這個你不能嚼;這個你能吃,這個你不能吃;這個你能嚐,這個你不能嚐;這個你能喝,這個你不能喝;被允許的你能嚼,不被允許的你不能嚼;被允許的你能吃,不被允許的你不能吃;被允許的你能嚐,不被允許的你不能嚐;被允許的你能喝,不被允許的你不能喝;在適當時間你能嚼,離適當時間你不能嚼;在適當時間你能吃,離適當時間你不能吃;在適當時間你能嚐,離適當時間你不能嚐;在適當時間你能喝,離適當時間你不能喝。』他這麼想:『當以前在家時,我們嚼我們想要的,我們不嚼我們不想要的;我們吃我們想要的,我們不吃我們不想要的;我們嚐我們想要的,我們不嚐我們不想要的;我們喝我們想要的,我們不喝我們不想要的;被允許的我們嚼,不被允許的我們也嚼;被允許的我們吃,不被允許的我們也吃;被允許的我們嚐,不被允許的我們也嚐;被允許的我們喝,不被允許的我們也喝;在適當時間我們嚼,離適當時間我們也嚼;在適當時間我們吃,離適當時間我們也吃;在適當時間我們嚐,離適當時間我們也嚐;在適當時間我們喝,離適當時間我們也喝,凡有信的屋主們白天離適當時間施與勝妙的硬食與軟食,在那裡,這些像作了嘴巴的柵欄。』他放棄學而後還俗了。比丘們!這被稱為從蛟龍的怖畏放棄學而後還俗的害怕者。比丘們!『蛟龍的怖畏』,這是飽食的同義語。
比丘們!什麼是漩渦的怖畏?比丘們!這裡,某位善男子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心想]:『我已陷入生、老、死、愁、悲、苦、憂、絕望,已陷入苦,已被苦征服,如果能了知得到這整個苦蘊的結束就好了。』當這樣出家時,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衣鉢,以身未守護、以語未守護,以念未現起,以諸根未防護,為了托鉢進入村落或城鎮,在那裡,他看見屋主或屋主之子具備、具有五種欲自娛,他這麼想:『當以前在家時,我們具備、具有五種欲自娛,而我俗家有財富,能夠享用財富,並且作福德。』他放棄學而後還俗了。比丘們!這被稱為從漩渦的怖畏放棄學而後還俗的害怕者。比丘們!『漩渦的怖畏』,這是五種欲的同義語。
比丘們!什麼是鱷魚的怖畏?比丘們!這裡,某位善男子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心想]:『我已陷入生、老、死、愁、悲、苦、憂、絕望,已陷入苦,已被苦征服,如果能了知得到這整個苦蘊的結束就好了。』當這樣出家時,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衣鉢,以身未守護、以語未守護,以念未現起,以諸根未防護,為了托鉢進入村落或城鎮,在那裡,他看見輕浮衣著或輕浮穿著的女人;看見輕浮衣著或輕浮穿著的女人後,貪使他的心墮落;他以貪使心墮落而放棄學而後還俗了。比丘們!這被稱為從鱷魚的怖畏放棄學而後還俗的害怕者。比丘們!『鱷魚的怖畏』,這是女人的同義語。
比丘們!當某人在這法律中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時,這是四種能被預期的怖畏。」
這就是世尊所說,那些悅意的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遮堵瑪經第七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