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中部63經/瑪魯迦小經(比丘品[7])(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那時,當尊者瑪魯迦之子獨處、獨坐時,心中生起了這樣的深思:
「凡這些被世尊擱置、拒絕、不記說的惡見:『世界是常恆的』、『世界是非常恆的』、『世界是有邊的』、『世界是無邊的』、『命即是身體』、『命是一身體是另一』、『死後如來存在』、『死後如來不存在』、『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這些世尊不為我記說。凡世尊不為我記說者,我不喜歡,我不容忍,我去見世尊後,將問此道理,如果世尊為我記說『世界是常恆的』、『世界是非常恆的』……(中略)『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這樣,我將跟隨世尊修梵行,如果世尊不為我記說『世界是常恆的』、『世界是非常恆的』……(中略)『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這樣,我將放棄學而後還俗。」
那時,尊者瑪魯迦之子在傍晚時,從獨坐中出來,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瑪魯迦之子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裡,當我獨處、獨坐時,心中生起了這樣的深思:『凡這些被世尊擱置、拒絕、不記說的惡見:「世界是常恆的」、「世界是非常恆的」、「世界是有邊的」、「世界是無邊的」、「命即是身體」、「命是一身體是另一」、「死後如來存在」、「死後如來不存在」、「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這些世尊不為我記說。凡世尊不為我記說者,我不喜歡,我不容忍,我去見世尊後,將問此道理,如果世尊為我記說「世界是常恆的」、「世界是非常恆的」……(中略)「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這樣,我將跟隨世尊修梵行,如果世尊不為我記說「世界是常恆的」、「世界是非常恆的」……(中略)「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這樣,我將放棄學而後還俗。』如果世尊知道『世界是常恆的』,請世尊為我記說『世界是常恆的』,如果世尊知道『世界是非常恆的』,請世尊為我記說『世界是非常恆的』;如果世尊不知道『世界是常恆的』或『世界是非常恆的』,則對不知、不見者來說,這是正直的,即:[說:]『我不知、我不見。』如果世尊知道『世界是有邊的』,請世尊為我記說『世界是有邊的』,如果世尊知道『世界是無邊的』,請世尊為我記說『世界是無邊的』;如果世尊不知道『世界是有邊的』或『世界是無邊的』,則對不知、不見者來說,這是正直的,即:[說:]『我不知、我不見。』如果世尊知道『命即是身體』,請世尊為我記說『命即是身體』,如果世尊知道『命是一身體是另一』,請世尊為我記說『命是一身體是另一』;如果世尊不知道『命即是身體』或『命是一身體是另一』,則對不知、不見者來說,這是正直的,即:[說:]『我不知、我不見。』如果世尊知道『死後如來存在』,請世尊為我記說『死後如來存在』,如果世尊知道『死後如來不存在』,請世尊為我記說『死後如來不存在』;如果世尊不知道『死後如來存在』或『死後如來不存在』,則對不知、不見者來說,這是正直的,即:[說:]『我不知、我不見。』如果世尊知道『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請世尊為我記說『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如果世尊知道『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請世尊為我記說『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如果世尊不知道『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或『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則對不知、不見者來說,這是正直的,即:[說:]『我不知、我不見。』」
「瑪魯迦之子!我這麼說:『來!瑪魯迦之子!你來跟我修梵行,我將為你記說「世界是常恆的」或「世界是非常恆的」、「世界是有邊的」或「世界是無邊的」、「命即是身體」或「命是一身體是另一」、「死後如來存在」或「死後如來不存在」、「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或「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嗎?」
「不,世尊!」
「或者,你對我這麼說:『大德!我將跟世尊修梵行,世尊將為我記說「世界是常恆的」或「世界是非常恆的」、「世界是有邊的」或「世界是無邊的」、「命即是身體」或「命是一身體是另一」、「死後如來存在」或「死後如來不存在」、「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或「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嗎?」
「不,世尊!」
「瑪魯迦之子!像這樣,我既沒說:『來!瑪魯迦之子!你來跟我修梵行,我將為你記說「世界是常恆的」或「世界是非常恆的」……(中略)「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你也沒對我說:『大德!我將跟世尊修梵行,世尊將為我記說「世界是常恆的」或「世界是非常恆的」……(中略)「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愚鈍男子!當存在這樣時,你是誰?你拒絕什麼呢?
瑪魯迦之子!如果誰這麼說:『只要世尊不為我記說「世界是常恆的」或「世界是非常恆的」……(中略)「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我將不跟世尊修梵行。』瑪魯迦之子!這還沒被如來記說,而那位男子就死了。瑪魯迦之子!猶如男子被塗有厚厚毒藥的箭射穿,他的朋友、同僚、親族、親屬會雇用箭醫。如果他這麼說:『只要我不知道那位射穿[我]的男子是剎帝利或婆羅門或毘舍或首陀羅,我將不取出這支箭。』如果他這麼說:『只要我不知道那位射穿[我]的男子是這樣的名字、這樣的姓氏,我將不取出這支箭。』如果他這麼說:『只要我不知道那位射穿[我]的男子是高或矮或中等,我將不取出這支箭。』如果他這麼說:『只要我不知道那位射穿[我]的男子是黑或褐或金黃色皮膚,我將不取出這支箭。』如果他這麼說:『只要我不知道那位射穿[我]的男子是在像哪樣的村莊或市鎮或城市,我將不取出這支箭。』如果他這麼說:『只要我不知道那射穿[我]的弓是長弓或十字弓,我將不取出這支箭。』如果他這麼說:『只要我不知道那射穿[我]的弓弦是屬於牛角瓜樹或屬於柔軟類或筋腱或麻或乳樹[皮],我將不取出這支箭。』如果他這麼說:『只要我不知道那射穿[我]的箭桿是[來自]竹叢或改良蘆,我將不取出這支箭。』如果他這麼說:『只要我不知道那射穿[我]的箭桿羽毛是屬於鷲或蒼鷺或兀鷹或孔雀或鸛,我將不取出這支箭。』如果他這麼說:『只要我不知道那射穿[我]的箭桿匝筋是屬於牛或水牛或鹿或猿,我將不取出這支箭。』如果他這麼說:『只要我不知道那射穿[我]的箭是[一般]箭或蹄尖箭或鉤箭或鐵箭或小牛齒箭或夾竹桃葉箭,我將不取出這支箭。』瑪魯迦之子!那位男子還沒知道這[些],而那位男子就死了。同樣的,瑪魯迦之子!如果誰這麼說:『只要世尊不為我記說「世界是常恆的」或「世界是非常恆的」……(中略)「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我將不跟世尊修梵行。』瑪魯迦之子!這還沒被如來記說,而那位男子就死了。
瑪魯迦之子!有「世界是常恆的」之見,這樣,沒有梵行生活;瑪魯迦之子!有「世界是非常恆的」之見,這樣,沒有梵行生活,瑪魯迦之子!有「世界是常恆的」之見或「世界是非常恆的」之見,仍有生,有老,有死,有愁、悲、苦、憂、絕望那些我宣說在當生中的破壞;瑪魯迦之子!有「世界是有邊的」之見,這樣,沒有梵行生活;瑪魯迦之子!有「世界是無邊的」之見,這樣,沒有梵行生活,瑪魯迦之子!有「世界是有邊的」之見或「世界是無邊的」之見,仍有生,有老,有死,有愁、悲、苦、憂、絕望那些我宣說在當生中的破壞;瑪魯迦之子!有「命即是身體」之見,這樣,沒有梵行生活;瑪魯迦之子!有「命是一身體是另一」之見,這樣,沒有梵行生活,瑪魯迦之子!有「命即是身體」之見或「命是一身體是另一」之見,仍有生,有老,有死,有愁、悲、苦、憂、絕望那些我宣說在當生中的破壞;瑪魯迦之子!有「死後如來存在」之見,這樣,沒有梵行生活;瑪魯迦之子!有「死後如來不存在」之見,這樣,沒有梵行生活,瑪魯迦之子!有「死後如來存在」之見或「死後如來不存在」之見,仍有生,有老,有死,有愁、悲、苦、憂、絕望那些我宣說在當生中的破壞;瑪魯迦之子!有「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之見,這樣,沒有梵行生活;瑪魯迦之子!有「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之見,這樣,沒有梵行生活,瑪魯迦之子!有「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之見或「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之見,仍有生,有老,有死,有愁、悲、苦、憂、絕望那些我宣說在當生中的破壞。
瑪魯迦之子!因此,你要憶持我所不記說的為不記說,你要憶持我所記說的為記說。瑪魯迦之子!而什麼不被我記說呢?瑪魯迦之子!「世界是常恆的」不被我記說;「世界是非常恆的」不被我記說;「世界是有邊的」不被我記說;「世界是無邊的」不被我記說;「命即是身體」不被我記說;「命是一身體是另一」不被我記說;「死後如來存在」不被我記說;「死後如來不存在」不被我記說;「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不被我記說;「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不被我記說。瑪魯迦之子!為何這不被我記說呢?瑪魯迦之子!因為這不具利益,不是梵行的基礎,不導向厭、離貪、滅、寂靜、證智、正覺、涅槃,因此它不被我記說。
瑪魯迦之子!而什麼被我記說呢?瑪魯迦之子!「這是苦」被我記說;「這是苦集」被我記說;「這是苦滅」被我記說;「這是導向苦滅道跡」被我記說。瑪魯迦之子!為何這被我記說呢?瑪魯迦之子!因為這具利益,這是梵行的基礎,導向厭、離貪、滅、寂靜、證智、正覺、涅槃,因此它被我記說。
瑪魯迦之子!因此,在這裡,你要憶持我所不記說的為不記說,你要憶持我所記說的為記說。」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尊者瑪魯迦之子歡喜世尊所說。
瑪魯迦小經第三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