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中部40經/馬城小經(雙大品[4])(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鴦伽,一個名叫馬城的鴦伽市鎮。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人們稱呼你們『沙門、沙門』,而,當你們被問:『你們是誰?』時,你們回答:『我們是沙門。』比丘們!你們這麼被稱呼,這麼自稱,你們應該這麼學:『我們將實行所有沙門適當道跡,這樣,我們的這個稱呼將是真實,我們的自稱將是事實,而且,我們受用衣服、施食、住處、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那些在我們身上做這些的行為者必將有大果、大效益,我們這出家必將是功不唐捐的、有成果的、有果實的。』
比丘們!怎樣不是沙門適當道跡的行者呢?比丘們!凡任何比丘是貪婪者未捨斷貪婪、有瞋害心者未捨斷惡意、憤怒者未捨斷憤怒、怨恨者未捨斷怨恨、藏惡者未捨斷藏惡、專橫者未捨斷專橫、嫉妒者未捨斷嫉妒、慳吝者未捨斷慳吝、狡猾者未捨斷狡猾、偽詐者未捨斷偽詐、惡欲求者未捨斷惡欲求、邪見者未捨斷邪見,比丘們!對這些沙門的垢穢、沙門的過失、沙門的渣滓、墮苦界處、能感受惡趣未捨斷者,我說:『他不是沙門適當道跡的行者。』比丘們!猶如名叫麼大若的武器,兩邊磨得銳利,被大衣充分覆蓋、包捲,比丘們!我說那位比丘的出家就像那樣。
比丘們!我不說沙門身分是只經由穿著大衣者的大衣穿著,比丘們!我不說沙門身分是只經由裸行者的裸行,比丘們!我不說沙門身分是只經由塵垢者的塵垢,比丘們!我不說沙門身分是只經由水浴者的水浴,比丘們!我不說沙門身分是只經由住樹下者的住樹下,比丘們!我不說沙門身分是只經由住露地者的住露地,比丘們!我不說沙門身分是只經由常站立者的常站立,比丘們!我不說沙門身分是只經由定期受食者的定期受食,比丘們!我不說沙門身分是只經由誦咒者的誦咒,比丘們!我不說沙門身分是只經由結髮者的結髮。
比丘們!如果只經由穿著大衣,穿著大衣的貪婪者能捨斷貪婪、有瞋害心者能捨斷惡意、憤怒者能捨斷憤怒、怨恨者能捨斷怨恨、藏惡者能捨斷藏惡、專橫者能捨斷專橫、嫉妒者能捨斷嫉妒、慳吝者能捨斷慳吝、狡猾者能捨斷狡猾、偽詐者能捨斷偽詐、惡欲求者能捨斷惡欲求、邪見者能捨斷邪見,以此,他的朋友、同僚、親族、親屬在他一出生時就會為他作大衣,就會勸導他成為穿著大衣者:『來!賢面!請你成為穿著大衣者,當你是穿著大衣者時,只經由穿著大衣,貪婪者將捨斷貪婪、有瞋害心者將捨斷惡意、憤怒者將捨斷憤怒、怨恨者將捨斷怨恨、藏惡者將捨斷藏惡、將捨斷專橫的專橫者、嫉妒者將捨斷嫉妒、慳吝者將捨斷慳吝、狡猾者將捨斷狡猾、偽詐者將捨斷偽詐、惡欲求者將捨斷惡欲求、邪見者將捨斷邪見。』比丘們!因為,這裡,我看見某人是穿著大衣的貪婪者、有瞋害心者、憤怒者、怨恨者、藏惡者、專橫者、嫉妒者、慳吝者、狡猾者、偽詐者、惡欲求者、邪見者,因此,我不說沙門身分是只經由穿著大衣者的穿著大衣。比丘們!如果只經由裸行者……(中略)比丘們!如果只經由塵垢……(中略)比丘們!如果只經由水浴……(中略)比丘們!如果只經由住樹下……(中略)比丘們!如果只經由住露地……(中略)比丘們!如果只經由常站立……(中略)比丘們!如果只經由定期受食……(中略)比丘們!如果只經由誦咒……(中略)比丘們!如果只經由結髮,結髮的貪婪者能捨斷貪婪、有瞋害心者能捨斷惡意、憤怒者能捨斷憤怒、怨恨者能捨斷怨恨、藏惡者能捨斷藏惡、專橫者能捨斷專橫、嫉妒者能捨斷嫉妒、慳吝者能捨斷慳吝、狡猾者能捨斷狡猾、偽詐者能捨斷偽詐、惡欲求者能捨斷惡欲求、邪見者能捨斷邪見,以此,他的朋友、同僚、親族、親屬在他一出生時就會為他作結髮,就會勸導他成為結髮者:『來!賢面!請你成為結髮者,當你是結髮者時,只經由結髮,貪婪者將捨斷貪婪、有瞋害心者將捨斷惡意、憤怒者將捨斷憤怒、……(中略)惡欲求者將捨斷惡欲求、邪見者將捨斷邪見。』比丘們!因為,這裡,我看見某人是結髮的貪婪者、有瞋害心者、憤怒者、怨恨者、藏惡者、專橫者、嫉妒者、慳吝者、狡猾者、偽詐者、惡欲求者、邪見者,因此,我不說沙門身分是只經由結髮的結髮者。
比丘們!怎樣是沙門適當道跡的行者呢?比丘們!凡任何比丘是貪婪者已捨斷貪婪、有瞋害心者已捨斷惡意、憤怒者已捨斷憤怒、怨恨者已捨斷怨恨、藏惡者已捨斷藏惡、專橫者已捨斷專橫、嫉妒者已捨斷嫉妒、慳吝者已捨斷慳吝、狡猾者已捨斷狡猾、偽詐者已捨斷偽詐、惡欲求者已捨斷惡欲求、邪見者已捨斷邪見,比丘們!對這些沙門的垢穢、沙門的過失、沙門的渣滓、墮苦界處、能感受惡趣已捨斷者,我說:『他是沙門適當道跡的行者。』他看見自己的全部這些惡不善法被清淨,當他看見自己的全部這些惡不善法被清淨時,欣悅被生起;當歡悅時,則喜被生;當意喜時,則身寧靜;身已寧靜者,則感受樂;心樂者,則入定。
他以與慈俱行之心遍滿一方後而住,像這樣第二方,像這樣第三方,像這樣第四方,像這樣上下、橫向、到處,對一切如對自己,以與慈俱行之心,以廣大、以出眾、以無量、以無怨恨、以無惡意之心遍滿全部世間後而住。以與悲俱行之心……(中略)以與喜悅俱行之心……(中略)以與平靜俱行之心遍滿一方後而住,像這樣第二方,像這樣第三方,像這樣第四方,像這樣上下、橫向、到處,對一切如對自己,以與平靜俱行之心,以廣大、以出眾、以無量、以無怨恨、以無惡意之心遍滿全部世間後而住。
比丘們!猶如有清澈的水、令人愉快的水、清涼的水、透明的、美麗堤岸的、愉快的蓮池,如果男子從東方走來,被熱壓迫、被熱折磨、疲累、乾透了、口渴,他會由於水而除去渴,會除去炎暑的熱惱。如果男子從西方走來,……(中略)如果男子從北方走來,……(中略)如果男子從南方走來,……(中略)如果男子從任何地方走來,被熱壓迫、被熱折磨、疲累、乾透了、口渴,他會由於水而除去渴,會除去炎暑的熱惱。同樣的,比丘們!如果他從剎帝利族姓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來如來教導的法、律後,他這麼修習慈、悲、喜悅、平靜後,得到內在的寂靜,以內在的寂靜,我說:『他是沙門適當道跡的行者。』如果他從婆羅門族姓在家出家,……(中略)如果他從毘舍族姓在家出家,……(中略)如果他從首陀羅族姓在家出家,……(中略)如果他從任何族姓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來如來教導的法、律後,他這麼修習慈、悲、喜悅、平靜後,得到內在的寂靜,以內在的寂靜,我說:『他是沙門適當道跡的行者。』
比丘們!如果他從剎帝利族姓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他以諸煩惱的滅盡,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他是諸煩惱滅盡的沙門。如果他從婆羅門族姓在家出家,……(中略)如果他從毘舍族姓在家出家,……(中略)如果他從首陀羅族姓在家出家,……(中略)如果他從任何族姓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他以諸煩惱的滅盡,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他是諸煩惱滅盡的沙門。」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那些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馬城小經第十終了。
雙大品第四終了,其攝頌:
磚(屋)、沙羅樹林、守護,有慧的,又,薩遮迦之制止,
臉色明朗的狀態、帝釋,漁夫、馬城與結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