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4.雙大品
中部31經/牛角小經(雙大品[4])(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那迪卡的磚屋中。
當時,尊者阿那律、尊者難提、尊者金毘羅住在牛角沙羅樹林園。
那時,世尊在傍晚時,從獨坐中出來,去牛角沙羅樹林園。守林者看見世尊遠遠地走來。看見後,對世尊這麼說:
「沙門!不要進入這林內,這裡有三位善男子住於愛惜自己形色,不要打擾他們。」
尊者阿那律聽到守林者對世尊的談話。聽到後,對守林者這麼說:
「守林者朋友!不要阻止世尊,我們的大師、世尊已到達。」
那時,尊者阿那律去見尊者難提、尊者金毘羅。抵達後,對尊者難提、尊者金毘羅這麼說:
「尊者們!出來吧!尊者們!出來吧!我們的大師、世尊已到達。」
那時,尊者阿那律、尊者難提、尊者金毘羅出去見世尊後,一人領受世尊的鉢與僧衣,一人設置座位,一人供給洗腳水。世尊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坐下後世尊洗腳。三位尊者向世尊問訊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尊者阿那律這麼說:
「阿那律!你們是否能忍受?是否能維持?是否不疲於托鉢食物?」
「世尊!能忍受,世尊!能維持,大德!我們不疲於托鉢食物。」
「又,阿那律!你們是否住於和合、和好、無諍、水乳交融,以友愛之眼彼此互看?」
「大德!我們確實住於和合、和好、無諍、水乳交融,以友愛之眼彼此互看。」
「但,阿那律!你們怎樣住於和合、和好、無諍、水乳交融,以友愛之眼彼此互看?」
「大德!這裡,我這麼想:『這確實是我的獲得,確實是我的好獲得:我與這樣的同梵行者共住』大德!我對這些尊者公開與私下都現起慈身業、慈語業、慈意業。大德!我這麼想:『讓我擱置自己的心後,使這些尊者的心能自在地轉起。』大德!我擱置自己的心後,使這些尊者的心能自在地轉起。大德!我們身體不同,但我想,心是同一的。」
尊者難提……(中略)尊者金毘羅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這麼想:『這確實是我的獲得,確實是我的好獲得:我與這樣的同梵行者共住』大德!對這些尊者,公開與私下我都現起慈身業、慈語業、慈意業。大德!我這麼想:『讓我擱置自己的心後,使這些尊者的心能自在地轉起。』大德!我擱置自己的心後,使這些尊者的心能自在地轉起。大德!我們身體不同,但我想,心是同一的。大德!我們這樣住於和合、和好、無諍、水乳交融,以友愛之眼彼此互看。」
「阿那律!好!好!阿那律!你們是否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
「大德!我們確實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
「但,阿那律!你們怎樣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
「大德!這裡,凡我們第一位為了托鉢從村落返回者,他設置座位,供給飲水、洗淨水,供給剩餘食物的鉢。凡最後一位為了托鉢從村落返回者,如果有剩餘食物,如果他願意,他食用,如果他不願意,丟棄到少青草處,或使沈入到無小生物的水中。他收拾座位,收拾飲水、洗淨水,[洗淨後]收拾剩餘食物的鉢,打掃食堂。凡看見飲水甕、洗淨水甕、澡甕已缺已空者,他供給。如果他辦不成,他以招手召喚同伴後,我們動手協助,大德!這樣,我們以此緣不打破[禁]語。大德!但,每五天我們整個夜裡共坐法談。大德!我們這樣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
「阿那律!好!好!阿那律!但,當你們這樣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你們有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之過人法的證得、安樂住嗎?」
「大德!怎麼不呢?大德!這裡,只要我們希望,我們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大德!這是當我們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我們有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之過人法的證得、安樂住。」
「阿那律!好!好!阿那律!但,當你們這樣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你們有其它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之過人法的證得、安樂住嗎?」
「大德!怎麼不呢?大德!這裡,只要我們希望,我們以尋與伺的平息,自信,一心,進入後住於無尋、無伺,定而生喜、樂的第二禪,大德!對那個[先前]住處的超越,對那個[先前]住處的安息,我們有其它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之過人法的證得、安樂住。」
「阿那律!好!好!阿那律!但,對那個[先前]住處的超越,對那個[先前]住處的安息,你們有其它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之過人法的證得、安樂住嗎?」
「大德!怎麼不呢?大德!這裡,只要我們希望,我們以喜的褪去與住於平靜,有念、正知,以身體感受樂,進入後住於這聖弟子宣說:『他是平靜、具念、住於樂者』的第三禪,大德!對那個[先前]住處的超越,對那個[先前]住處的安息,我們有其它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之過人法的證得、安樂住。」
「阿那律!好!好!阿那律!但,對那個[先前]住處的超越,對那個[先前]住處的安息,你們有其它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之過人法的證得、安樂住嗎?」
「大德!怎麼不呢?大德!這裡,只要我們希望,我們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及以之前喜悅與憂的滅沒,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念遍淨的第四禪,大德!對那個[先前]住處的超越,對那個[先前]住處的安息,我們有其它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之過人法的證得、安樂住。」
「阿那律!好!好!阿那律!但,對那個[先前]住處的超越,對那個[先前]住處的安息,你們有其它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之過人法的證得、安樂住嗎?」
「大德!怎麼不呢?大德!這裡,只要我們希望,我們以一切色想的超越,以有對想的滅沒,以不作意種種想[而知]:『虛空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虛空無邊處,大德!對那個[先前]住處的超越,對那個[先前]住處的安息,我們有其它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之過人法的證得、安樂住。」
「阿那律!好!好!阿那律!但,對那個[先前]住處的超越,對那個[先前]住處的安息,你們有其它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之過人法的證得、安樂住嗎?」
「大德!怎麼不呢?大德!這裡,只要我們希望,我們以一切虛空無邊處的超越[而知]:『識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識無邊處,……(中略)以一切識無邊處的超越[而知]:『什麼都沒有』,進入後住於無所有處,……(中略)以一切無所有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非想非非想處,大德!對那個[先前]住處的超越,對那個[先前]住處的安息,我們有其它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之過人法的證得、安樂住。」
「阿那律!好!好!阿那律!但,對那個[先前]住處的超越,對那個[先前]住處的安息,你們有其它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之過人法的證得、安樂住嗎?」
「大德!怎麼不呢?大德!這裡,只要我們希望,我們以一切非想非非想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想受滅,以慧看見後,我們的煩惱已被滅盡,大德!對那個[先前]住處的超越,對那個[先前]住處的安息,我們有其它足以為聖者智見特質之過人法的證得、安樂住。而,大德!我們不見有其它安樂住比這個安樂住更高、更勝妙的。」
「阿那律!好!好!阿那律!沒有其它安樂住比這個安樂住更高、更勝妙的。」
那時,世尊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尊者阿那律、尊者難提、尊者金毘羅,使之歡喜後,起座離開。
那時,尊者阿那律、尊者難提、尊者金毘羅送世尊後返回,尊者難提與尊者金毘羅對尊者阿那律這麼說:
「我們這麼告訴過尊者阿那律:『我們是這個與這個等至住處的利得者。』使尊者阿那律在世尊面前表明直到煩惱的盡滅嗎?」
「尊者們沒這麼告訴過我:『我們是這個與這個等至住處的利得者。』但,我以心熟知心後,知道尊者們:『這些尊者是這個與這個等至住處的利得者。』天神們也告訴我這件事:『這些尊者是這個與這個等至住處的利得者。』[因此,]當問題被世尊詢問時,我記說它。」
那時,長敵對夜叉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長敵對夜叉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確實是跋耆人的獲得,確實是跋耆人的好獲得,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與這三位善男子:尊者阿那律、尊者難提、尊者金毘羅住在該處。」
聽到長敵對夜叉的聲音後,諸地居天也發聲道:
「先生!這確實是跋耆人的獲得,確實是跋耆人的好獲得,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與這三位善男子:尊者阿那律、尊者難提、尊者金毘羅住在該處。」
聽到諸地居天的聲音後,四大天王之諸天……(中略)三十三天諸天……(中略)焰摩諸天……(中略)兜率諸天……(中略)化樂諸天……(中略)他化自在諸天……(中略)梵眾天諸天發聲道:
「先生!這確實是跋耆人的獲得,確實是跋耆人的好獲得,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與這三位善男子:尊者阿那律、尊者難提、尊者金毘羅住在該處。」
像這樣,在那剎那,(在那頃刻,)在那片刻,那些尊者被知道直到梵天世界。
「正是這樣,長!正是這樣,長!長!凡這三位善男子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家族,如果有淨信心地回憶這三位善男子,則對那個家族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長!凡這三位善男子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家族圈,如果有淨信心地回憶這三位善男子,則對那個家族圈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長!凡這三位善男子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村落,如果有淨信心地回憶這三位善男子,則對那個村落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長!凡這三位善男子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城鎮,如果有淨信心地回憶這三位善男子,則對那個城鎮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長!凡這三位善男子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城市,如果有淨信心地回憶這三位善男子,則對那個城市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長!凡這三位善男子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國家,如果有淨信心地回憶這三位善男子,則對那個國家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長!如果所有剎帝利有淨信心地回憶這三位善男子,則對所有剎帝利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長!如果所有婆羅門……(中略)如果所有毘舍……(中略)如果所有首陀羅有淨信心地回憶這三位善男子,則對所有首陀羅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如果包括天、魔、梵的世間;包括沙門、婆羅門、天、人的世代有淨信心地回憶這三位善男子,則對包括天、魔、梵的世間;包括沙門、婆羅門、天、人的世代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看!長!這三位善男子是多麼為了眾人的福利、為了眾人的安樂、為了世間的憐愍、為了天與人的利益、福利、安樂的行者啊!」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長敵對夜叉歡喜世尊所說。
牛角小經第一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