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中部24經/接力車經(譬喻品[3])(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那時,眾多出生地的比丘在出生地雨季已過時,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那些比丘這麼說:
「比丘們!在出生地中,誰被出生地的同梵行比丘們這樣尊敬:『自己是少欲者,並且是對比丘們作少欲談論者;自己是知足者,並且是對比丘們作知足談論者;自己是獨居者,並且是對比丘們作獨居談論者;自己是不交際者,並且是對比丘們作不交際談論者;自己活力已發動,並且是對比丘們作活力激發談論者;自己戒具足,並且是對比丘們作戒具足談論者;自己是定具足者,並且是對比丘們作定具足談論者;自己是慧具足,並且是對比丘們作慧具足談論者;自己是解脫具足者,並且是對比丘們作解脫具足談論者;自己是解脫智見具足者,並且是對比丘們作解脫智見具足談論者,他是同梵行者的教誡者、指導者、開示者、勸發者、鼓勵者、令人喜悅者。』呢?」
「大德!在出生地中,名叫滿慈子的尊者被出生地的同梵行比丘們這樣尊敬:『自己是少欲者,並且是對比丘們作少欲談論者;自己是知足者,……(中略)他是同梵行者的教誡者、指導者、開示者、勸發者、鼓勵者、令人喜悅者。』」
當時,尊者舍利弗坐在世尊不遠處。
那時,尊者舍利弗這麼想:
「這是尊者滿慈子的獲得,這是尊者滿慈子的好獲得:[受]有智的同梵行者在大師面前逐項稱讚,而大師非常隨喜。或許什麼時候我們能與尊者滿慈子會面,或許能有些交談。」
那時,世尊如其意住在王舍城後,向舍衛城出發遊行,次第進行遊行,抵達舍衛城,在那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尊者滿慈子聽到:
「世尊抵達舍衛城,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那時,尊者滿慈子收拾好住處後,取衣鉢,向舍衛城出發遊行,次第進行遊行,來到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尊者滿慈子,使之歡喜。那時,尊者滿慈子被世尊的法說開示、勸導、鼓勵、使之歡喜,歡喜、隨喜世尊所說後,起座向世尊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離開,前往盲者的林園作中午的休息。
那時,某位比丘去見尊者舍利弗。抵達後,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舍利弗學友!你常稱讚,名叫滿慈子的比丘,被世尊的法說開示、勸導、鼓勵、使之歡喜,歡喜、隨喜世尊所說後,起座向世尊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離開,前往盲者的林園作中午的休息。」
那時,尊者舍利弗形色匆忙地取坐墊布,緊隨在尊者滿慈子之後注視著。
那時,尊者滿慈子進入盲者的林園後,坐在某棵樹下作中午的休息。尊者舍利弗也進入盲者的林園,坐在另一棵樹下作中午的休息。
那時,尊者舍利弗在傍晚時,從獨坐中出來,去見尊者滿慈子。抵達後,與尊者滿慈子互相歡迎。歡迎與寒喧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舍利弗對尊者滿慈子這麼說:
「學友!跟隨我們的世尊修梵行嗎?」
「是的,學友!」
「怎麼樣,學友!為了戒清淨而跟隨世尊修梵行嗎?」
「不,學友!」
「那麼,怎麼樣,學友!為了心清淨而跟隨世尊修梵行嗎?」
「不,學友!」
「怎麼樣,學友!為了見清淨而跟隨世尊修梵行嗎?」
「不,學友!」
「那麼,怎麼樣,學友!為了度疑清淨而跟隨世尊修梵行嗎?」
「不,學友!」
「怎麼樣,學友!為了道非道智見清淨而跟隨世尊修梵行嗎?」
「不,學友!」
「那麼,怎麼樣,學友!為了道跡智見清淨而跟隨世尊修梵行嗎?」
「不,學友!」
「怎麼樣,學友!為了智見清淨而跟隨世尊修梵行嗎?」
「不,學友!」
「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學友!為了戒清淨而跟隨世尊修梵行嗎?』時,你說:『不,學友!』當被像這樣問:『那麼,怎麼樣,學友!是為了心清淨而跟隨世尊修梵行嗎?』時,你說:『不,學友!』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學友!為了見清淨……(中略)為了度疑清淨……(中略)為了道非道智見清淨……(中略)為了道跡智見清淨……(中略)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學友!為了智見清淨而跟隨世尊修梵行嗎?』時,你說:『不,學友!』那樣的話,學友!為了什麼緣故而跟隨世尊修梵行呢?』
「學友!為了無取著般涅槃而跟隨世尊修梵行。」
「怎麼樣,學友!戒清淨是無取著般涅槃嗎?」
「不,學友!」
「那麼,怎麼樣,學友!心清淨是無取著般涅槃嗎?」
「不,學友!」
「怎麼樣,學友!見清淨是無取著般涅槃嗎?」
「不,學友!」
「那麼,怎麼樣,學友!度疑清淨是無取著般涅槃嗎?」
「不,學友!」
「怎麼樣,學友!道非道智見清淨是無取著般涅槃嗎?」
「不,學友!」
「那麼,怎麼樣,學友!道跡智見清淨是無取著般涅槃嗎?」
「不,學友!」
「怎麼樣,學友!智見清淨是無取著般涅槃嗎?」
「不,學友!」
「那麼,怎麼樣,學友!除了這些法之外,有無取著般涅槃嗎?」
「不,學友!」
「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學友!戒清淨是無取著般涅槃嗎?』時,你說:『不,學友!』當被像這樣問:『那麼,怎麼樣,學友!心清淨是無取著般涅槃嗎?』時,你說:『不,學友!』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學友!見清淨是無取著般涅槃嗎?』……(中略)度疑清淨……(中略)道非道智見清淨……(中略)道跡智見清淨……(中略)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學友!智見清淨是無取著般涅槃嗎?』時,你說:『不,學友!』當被像這樣問:『那麼,怎麼樣,學友!除了這些法之外,有無取著般涅槃嗎?』時,你說:『不,學友!』那麼,學友!這所說的義理,應該如何而得見呢?」
「學友!如果世尊安立戒清淨為無取著般涅槃,就等同安立有取著為無取著般涅槃;學友!如果世尊安立心清淨為無取著般涅槃,就等同安立有取著為無取著般涅槃;學友!如果世尊安立見清淨為無取著般涅槃,就等同安立有取著為無取著般涅槃;學友!如果世尊安立度疑清淨為無取著般涅槃,就等同安立有取著為無取著般涅槃;學友!如果世尊安立道非道智見清淨為無取著般涅槃,就等同安立有取著為無取著般涅槃;學友!如果世尊安立道跡智見清淨為無取著般涅槃,就等同安立有取著為無取著般涅槃;學友!如果世尊安立智見清淨為無取著般涅槃,就等同安立有取著為無取著般涅槃。學友!如果除了這些法之外,有無取著般涅槃,則凡夫可以般涅槃,學友!因為凡夫在這些法之外。
那麼,學友!我來為你舉個譬喻,智者在這裡以一些譬喻而知所說的義理。
學友!猶如住在舍衛城的憍薩羅國波斯匿王,如果在娑雞多城發生某緊急應該處理的事,他在舍衛城與娑雞多城之間,準備七輛接力車。那時,學友!憍薩羅國波斯匿王從舍衛城的內宮門離開後,登上第一輛接力車。以第一輛接力車到達第二輛接力車,下第一輛接力車,登上第二輛接力車;以第二輛接力車到達第三輛接力車,下第二輛接力車,登上第三輛接力車;以第三輛接力車到達第四輛接力車,下第三輛接力車,登上第四輛接力車;以第四輛接力車到達第五輛接力車,下第四輛接力車,登上第五輛接力車;以第五輛接力車到達第六輛接力車,下第五輛接力車,登上第六輛接力車;以第六輛接力車到達第七輛接力車,下第六輛接力車,登上第七輛接力車;以第七輛接力車到達娑雞多城的內宮門。
當他到內宮門時,朋友、同僚、親族、親屬會這麼問:『大王!你以這輛接力車,從舍衛城到達娑雞多城的內宮門嗎?』學友!憍薩羅國波斯匿王怎樣回答時,會是正確地回答?」
「學友!當憍薩羅國波斯匿王這麼回答時,會是正確地回答:『這裡,當我住在舍衛城時,在娑雞多城發生某緊急應該處理的事,我在舍衛城與娑雞多城之間,準備七輛接力車。那時,我從舍衛城的內宮門離開後,登上第一輛接力車。以第一輛接力車到達第二輛接力車,下第一輛接力車,登上第二輛接力車;以第二輛接力車到達第三輛接力車,下第二輛接力車,登上第三輛接力車;以第三輛接力車到達第四輛接力車,下第三輛接力車,登上第四輛接力車;以第四輛接力車到達第五輛接力車,下第四輛接力車,登上第五輛接力車;以第五輛接力車到達第六輛接力車,下第五輛接力車,登上第六輛接力車;以第六輛接力車到達第七輛接力車,下第六輛接力車,登上第七輛接力車;以第七輛接力車到達娑雞多城的內宮門。』學友!當憍薩羅國波斯匿王這樣回答時,會是正確地回答。」
「同樣的,學友!戒清淨是為了達成心清淨;心清淨是為了達成見清淨;見清淨是為了達成度疑清淨;度疑清淨是為了達成道非道智見清淨;道非道智見清淨是為了達成道跡智見清淨;道跡智見清淨是為了達成智見清淨;智見清淨是為了達成無取著般涅槃,學友!為了無取著般涅槃而跟隨世尊修梵行。」
當這麼說時,尊者舍利弗對尊者滿慈子這麼說:
「尊者是什麼名字呢?又,同梵行者如何稱呼尊者呢?」
「學友!我的名字是『滿』,同梵行者稱呼我為『慈子』。」
「不可思議啊,學友!未曾有啊,學友!如大師教說被多聞弟子正確地了知,同樣的,甚深、甚深的問題被尊者滿慈子逐項解答。那是同梵行者的獲得,那是同梵行者的好獲得:當他們得到看見、得到恭敬尊者滿慈子[的機會]。即使同梵行者以頭放墊布頂著尊者滿慈子走而得到看見、得到恭敬[的機會],那也是他們的獲得,那也是他們的好獲得。那是我們的獲得,我們的好獲得:當我們得到看見、得到恭敬尊者滿慈子[的機會]。」
當這麼說時,尊者滿慈子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尊者是什麼名字呢?又,同梵行者如何稱呼尊者呢?」
「學友!我的名字是『憂波提舍』,同梵行者稱呼我為『舍利弗』。」
「先生!我們確實不知道正與如大師的弟子『尊者舍利弗』一起討論,如果我們確實知道『尊者舍利弗』,我們不會回答這麼多。
不可思議啊,學友!未曾有啊,學友!如大師教說被多聞弟子正確地了知,同樣的,甚深、甚深的問題被尊者舍利弗逐項詢問。那是同梵行者的獲得,那是同梵行者的好獲得:當他們得到看見、得到恭敬尊者舍利弗[的機會]。即使同梵行者以頭放墊布頂著尊者舍利弗走而得到看見、得到恭敬[的機會],那也是他們的獲得,那也是他們的好獲得。那是我們的獲得,我們的好獲得:當我們得到看見、得到恭敬尊者舍利弗[的機會]。」
像這樣,他們兩位大龍相互善說,一同隨喜。
接力車經第四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