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中部23經/蟻丘經(譬喻品[3])(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當時,尊者鳩摩羅迦葉住在盲者的林園。
那時,當夜已深時,容色絕佳的某位天神使整個溫泉園發光後,去見尊者鳩摩羅迦葉。抵達後,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那位天神對尊者鳩摩羅迦葉這麼說:
「比丘!比丘!這蟻丘夜裡冒煙,白天著火燃燒,婆羅門這麼說:『善慧者!拿刀挖開。』
當善慧者拿刀挖開時,看見橫木:『尊師!是橫木。』
婆羅門這麼說:『拋開橫木,善慧者!拿刀挖開。』
當善慧者拿刀挖開時,看見蛤蟆:『尊師!是蛤蟆。』
婆羅門這麼說:『拋開蛤蟆,善慧者!拿刀挖開。』
當善慧者拿刀挖開時,看見分叉:『尊師!是分叉。』
婆羅門這麼說:『拋開分叉,善慧者!拿刀挖開。』
當善慧者拿刀挖開時,看見篩子:『尊師!是篩子。』
婆羅門這麼說:『拋開篩子,善慧者!拿刀挖開。』
當善慧者拿刀挖開時,看見龜:『尊師!是龜。』
婆羅門這麼說:『拋開龜,善慧者!拿刀挖開。』
當善慧者拿刀挖開時,看見屠刀與切肉板:『尊師!是屠刀與切肉板。』
婆羅門這麼說:『拋開屠刀與切肉板,善慧者!拿刀挖開。』
當善慧者拿刀挖開時,看見肉片:『尊師!是肉片。』
婆羅門這麼說:『拋開肉片,善慧者!拿刀挖開。』
當善慧者拿刀挖開時,看見龍:『尊師!是龍。』
婆羅門這麼說:『別管龍!不要碰龍!請你對龍作禮敬!』
比丘!你應該去問世尊這些問題,你應該依據世尊的解說憶持。
比丘!我不見在這包括天、魔、梵的世間;包括沙門、婆羅門、天、人的世代中,除了如來或如來的弟子或從他們聽聞以外,對這些問題能以解答使心滿意者。」
這就是那位天神所說。
說了這個後,就在那裡消失了。
那時,當那夜過後,尊者鳩摩羅迦葉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鳩摩羅迦葉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夜,當夜已深時,容色絕佳的某位天神使整個溫泉園發光後,來見我。抵達後,在一旁站立。大德!在一旁站好後,那位天神對我這麼說:『比丘!比丘!這蟻丘夜裡冒煙,白天著火燃燒,婆羅門這麼說:「善慧者!拿刀挖開。」當善慧者拿刀挖開時,……(中略)除了如來或如來的弟子或從他們聽聞以外,對這些問題能以解答使心滿意者。』」
這就是那位天神所說。
說了這些後,就在那裡消失了。
大德!什麼是蟻丘?什麼是夜裡冒煙?什麼是白天著火燃燒?誰是婆羅門?誰是善慧者?什麼是刀?什麼是挖開?什麼是橫木?什麼是蛤蟆?什麼是分叉?什麼是篩子?什麼是龜?什麼是屠刀與切肉板?什麼是肉片?什麼是龍?」
「比丘!『蟻丘』,這是對於這父母生成,米粥積聚,無常、塗身、按摩、破壞、分散法之四大身的同義語。
比丘!凡在夜裡隨尋思、隨伺察關於白天的業,這是夜裡冒煙。
比丘!凡夜裡隨尋思、隨伺察後,在白天以身、語、意從事的業,這是白天著火燃燒。
比丘!『婆羅門』,這是對於如來、阿羅漢、遍正覺者的同義語。
比丘!『善慧者』,這是對於有學比丘的同義語。
比丘!『刀』,這是對於聖慧的同義語。
比丘!『挖開』,這是對於活力激發的同義語。
比丘!『橫木』,這是對於無明的同義語;『拋開橫木:捨斷無明,善慧者!拿刀挖開。』這是這個道理。
比丘!『蛤蟆』,這是對於由忿而惱的同義語;『拋開蛤蟆:捨斷由忿而惱,善慧者!拿刀挖開。』這是這個道理。
比丘!『分叉』,這是對於疑惑的同義語;『拋開分叉:捨斷疑惑,善慧者!拿刀挖開。』這是這個道理。
比丘!『篩子』,這是五蓋的同義語,即:欲的意欲蓋、惡意蓋、惛沈睡眠蓋、掉舉後悔蓋、疑惑蓋;『拋開篩子:捨斷五蓋,善慧者!拿刀挖開。』這是這個道理。
比丘!『龜』,這是對於五取蘊的同義語,即: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拋開龜:捨斷五取蘊,善慧者!拿刀挖開。』這是這個道理。
比丘!『屠刀與切肉板』,這是對於五種欲的同義語,即:有能被眼識知,令人想要的、可愛的、合意的、可愛樣子的、伴隨欲的、貪染的色;有能被耳識知,……(中略)的聲音;有能被鼻識知,……(中略)的氣味;有能被舌識知,……(中略)的味道;有能被身識知,令人想要的、可愛的、合意的、可愛樣子的、伴隨欲的、貪染的所觸;『拋開屠刀與切肉板:捨斷五種欲,善慧者!拿刀挖開。』這是這個道理。
比丘!『肉片』,這是對於歡喜與貪的同義語;『拋開肉片:捨斷歡喜與貪,善慧者!拿刀挖開。』這是這個道理。
比丘!『龍』,這是對於煩惱已盡的比丘之同義語;『別管龍!不要碰龍!請你對龍作禮敬!』這是這個道理。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尊者鳩摩羅迦葉歡喜世尊所說。
蟻丘經第三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