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3.譬喻品
中部21經/鋸子譬喻經(譬喻品[3])(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當時,尊者摩利亞帕辜那住於過度與比丘尼們一起交際接觸。尊者摩利亞帕辜那這麼住於與比丘尼們一起交際接觸:如果任何比丘在摩利亞帕辜那面前貶損那些比丘尼,尊者摩利亞帕辜那因此而被激怒,不悅意地作諍論;而如果任何比丘在那些比丘尼面前貶損尊者摩利亞帕辜那,那些比丘尼因此而被激怒,不悅意地作諍論,尊者摩利亞帕辜那這麼住於與比丘尼們一起交際接觸。
那時,某位比丘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位比丘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尊者摩利亞帕辜那住於過度與比丘尼們一起交際接觸,大德!尊者摩利亞帕辜那這麼住於與比丘尼們一起交際接觸:如果任何比丘在摩利亞帕辜那面前貶損那些比丘尼,尊者摩利亞帕辜那因此而被激怒,不悅意地作諍論;而如果任何比丘在那些比丘尼面前貶損尊者摩利亞帕辜那,那些比丘尼因此而被激怒,不悅意地作諍論,大德!尊者摩利亞帕辜那這麼住於與比丘尼們一起交際接觸。」
那時,世尊召喚某位比丘:
「來!比丘!你以我的名義召喚摩利亞帕辜那比丘:『帕辜那學友!大師召喚你。』」
「是的,大德!」那位比丘回答世尊後,就去見尊者摩利亞帕辜那。抵達後,對尊者摩利亞帕辜那這麼說:
「帕辜那學友!大師召喚你。」
「是的,學友!」尊者摩利亞帕辜那回答那位比丘後,就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尊者摩利亞帕辜那這麼說:
「是真的嗎?帕辜那!你住於過度與比丘尼們一起交際接觸嗎?帕辜那!你這麼住於與比丘尼們一起交際接觸:如果任何比丘在你面前貶損那些比丘尼,你因此而被激怒,不悅意地作諍論;而如果任何比丘在那些比丘尼面前貶損你,那些比丘尼因此而被激怒,不悅意地作諍論,帕辜那!你這麼住於與比丘尼們一起交際接觸嗎?」
「是的,大德!」
「帕辜那!你不是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善男子嗎?」
「是的,大德!」
「帕辜那!如果你住於過度與比丘尼們一起交際接觸,這對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善男子的你是不適當的。帕辜那!因此,在這裡,如果任何人在你面前貶損那些比丘尼,帕辜那!在那裡,凡依存於家的欲、依存於家的尋,你應該捨斷它們,帕辜那!在這裡,你應該這麼學:『我的心將不變易,我將不說惡語,我將住於為[他人]利益的同情,慈心而不內瞋。』帕辜那!你應該這麼學。
帕辜那!因此,在這裡,如果任何人在你面前以拳頭、土塊、棒杖、刀劍打擊那些比丘尼,帕辜那!在這裡,你應該這麼學:『我的心將不變易,我將不說惡語,我將住於為[他人]利益的同情,慈心而不內瞋。』帕辜那!你應該這麼學。
帕辜那!因此,在這裡,如果任何人在你面前貶損你,帕辜那!在那裡,凡依存於家的欲、依存於家的尋,你應該捨斷它們,帕辜那!在這裡,你應該這麼學:『我的心將不變易,我將不說惡語,我將住於為[他人]利益的同情,慈心而不內瞋。』帕辜那!你應該這麼學。
帕辜那!因此,在這裡,如果任何人在你面前以拳頭、土塊、棒杖、刀劍打擊你,帕辜那!在這裡,你應該這麼學:『我的心將不變易,我將不說惡語,我將住於為[他人]利益的同情,慈心而不內瞋。』帕辜那!你應該這麼學。」
那時,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有一次,比丘們使我的心歡喜。比丘們!這裡,我召喚比丘們:『比丘們!我一座食而食,比丘們!當一座食而食時,我認知少病、少惱、起居輕快、有力氣、安樂住,比丘們!來!請你們也一座食而食,比丘們!當一座食而食時,你們將認知少病、少惱、起居輕快、有力氣、安樂住。』比丘們!我不須在那些比丘上多作教誡,比丘們!我只須在那些比丘上作念的生起。比丘們!猶如在平整地面的十字路口如果有軛著駿馬的車輛住立,鞭子已放置,熟練的訓練師、馬的調御者登上後,他以左手握持繮繩,右手握持鞭子,能來去任何想要到的地方。同樣的,比丘們!我不須在那些比丘上多作教誡,比丘們!我只須在那些比丘上作念的生起。比丘們!因此,你們應該捨斷不善的,你們要在善法上作努力,這樣,你們在這法、律中將來到成長、增長、擴展。比丘們!猶如在村落或離村落不遠處有大沙羅樹林,被蓖麻覆蓋,如果有任何男子走來,對它樂於利益、有利、離軛安穩,他切斷那些會奪取營養的彎曲小沙羅樹後,會丟到外面,他會徹底清乾淨樹林內部,凡那些善生長的直小沙羅樹會持續正直,比丘們!這樣,這沙羅樹林過些時候會來到成長、增長、擴展。同樣的,比丘們!你們應該捨斷不善的,你們要在善法上作努力,這樣,你們在這法、律中將來到成長、增長、擴展。
比丘們!從前,就在這舍衛城中有位屋主之婦名叫偉蝶希葛,關於屋主之婦偉蝶希葛有這樣的好名聲被傳播著:『屋主之婦偉蝶希葛柔和,屋主之婦偉蝶希葛謙遜,屋主之婦偉蝶希葛寂靜。』又,比丘們!屋主之婦偉蝶希葛的女僕名叫黑,她伶俐、不懶惰、善整備工作。那時,女僕黑這麼想:『關於我的女主人有這樣的好名聲被傳播著:「屋主之婦偉蝶希葛柔和,屋主之婦偉蝶希葛謙遜,屋主之婦偉蝶希葛寂靜。」如何?我的女主人存在內在的憤怒而不顯露?或者[真的]不存在?或者[由於]我的善整備工作,因此我的女主人存在內在的憤怒而不顯露,非不存在?讓我觀察女主人。』比丘們!那時,女僕黑天亮時才起來。比丘們!那時,屋主之婦偉蝶希葛對女僕黑這麼說:『喂!黑!』『什麼事?女主人!』『喂!為何天亮時才起來?』『沒事,女主人!』『沒事?不像話!惡女僕,天亮時才起來。』她憤怒、不滿、皺眉頭。比丘們!那時,女僕黑這麼想:『我的女主人存在內在的憤怒而不顯露,非不存在,[由於]我的善整備工作,因此我的女主人存在內在的憤怒而不顯露,非不存在,讓我觀察女主人更多些。』比丘們!那時,女僕黑比天亮更晚時才起來。比丘們!那時,屋主婦偉蝶希葛對女僕黑這麼說:『喂!黑!』『什麼事?女主人!』『喂!為何比天亮更晚時才起來?』『沒事,女主人!』『沒事?不像話!惡女僕,比天亮更晚時才起來。』她憤怒、不滿、說不滿的話。比丘們!那時,女僕黑這麼想:『我的女主人存在內在的憤怒而不顯露,非不存在,[由於]我的善整備工作,因此我的女主人存在內在的憤怒而不顯露,非不存在,讓我觀察女主人更多些。』比丘們!那時,女僕黑[仍]比天亮更晚時才起來。比丘們!那時,屋主之婦偉蝶希葛對女僕黑這麼說:『喂!黑!』『什麼事?女主人!』『喂!為何比天亮[更晚]時才起來?』『沒事,女主人!』『沒事?不像話!惡女僕,比天亮[更晚]時才起來。』她憤怒、不滿,拿起門閂後,打擊頭部,打破頭。比丘們!那時,女僕黑頭破血流地向鄰居訴苦:『請你們看!柔和的人做的事!請你們看!謙遜的人做的事!請你們看!寂靜的人做的事!為何一個女僕天亮時起來就憤怒、不滿,拿起門閂後,打擊頭部,打破頭呢?』比丘們!那時,過些時候,關於屋主之婦偉蝶希葛有這樣的惡名聲被傳播著:『屋主之婦偉蝶希葛兇惡,屋主之婦偉蝶希葛不謙遜,屋主之婦偉蝶希葛不寂靜。』
同樣的,比丘們!這裡,某位比丘極柔和、極謙遜、極寂靜,只要不合意的語法沒觸及他。比丘們!但,當不合意的語法觸及[那位]比丘,那時,比丘[是否]『柔和』、『謙遜』、『寂靜』[才]能被知道。比丘們!我不以衣服、施食、住處、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之因而他成為易順從糾正者,來到柔和,就說:『比丘是易順從糾正者。』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當那位比丘得不到衣服、施食、住處、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時,他不是易順從糾正者,不來到柔和。但,比丘們!當比丘恭敬、尊重、尊敬、崇敬、敬重法時,他成為易順從糾正者,來到柔和,我說:『他是易順從糾正者。』比丘們!因此,在這裡,『我們將以恭敬、尊重、尊敬、崇敬、敬重法而成為易順從糾正者,來到柔和。』比丘們!你們應該這麼學。
比丘們!有這五種語法,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以這五種語法]說:以適當時機或以不適當時機、以真實的或以不真實的、以柔和的或以粗暴的、以伴隨利益的或以不伴隨利益的、以慈心的或以內瞋的。比丘們!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適當時機地或不適當時機地說;比丘們!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真實地或不真實地說;比丘們!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柔和地或粗暴地說;比丘們!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伴隨利益地或不伴隨利益地說;比丘們!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慈心地或內瞋地說。比丘們!在那裡,你們應該這麼學:『我們的心將不變易,我們將不說惡語,我們將住於為[他人]利益的同情,慈心而不內瞋,我們將以與慈俱行之心遍滿那個人後而住,且以他為所緣,以與慈俱行之心,以廣大、以出眾、以無量、以無怨恨、以無惡意之心遍滿全部世間後而住。』比丘們!你們應該這麼學。
比丘們!猶如男子如果拿了鋤頭與籃子走來,如果他這麼說:『我將使這大地成為非地。』他會到處挖、到處離散、到處吐口水、到處小便[而說]:『成為非地,成為非地。』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那位男子是否能使這大地成為非地呢?」
「不,大德!那是什麼原因呢?大德!因為這大地是深不能計量的,不容易使它成為非地,這位男子只會有疲勞與惱害的分。」
「同樣的,比丘們!有這五種語法,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以這五種語法]說:以適當時機或以不適當時機、以真實的或以不真實的、以柔和的或以粗暴的、以伴隨利益的或以不伴隨利益的、以慈心的或以內瞋的。比丘們!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適當時機地或不適當時機地說;比丘們!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真實地或不真實地說;比丘們!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柔和地或粗暴地說;比丘們!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伴隨利益地或不伴隨利益地說;比丘們!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慈心地或內瞋地說。比丘們!在那裡,你們應該這麼學:『我們的心將不變易,我們將不說惡語,我們將住於為[他人]利益的同情,慈心而不內瞋,我們將以與慈俱行之心遍滿那個人後而住,且以他為所緣,以與慈俱行之心,以廣大、以出眾、以無量、以無怨恨、以無惡意之心遍滿全部世間後而住。』比丘們!你們應該這麼學。
比丘們!猶如男子如果拿了胭脂紅、鬱金黃、靛藍、深紅走來,如果他這麼說:『我將在這虛空中刻畫形相、使形相出現。』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那位男子是否能在這虛空中刻畫形相、使形相出現呢?」
「不,大德!那是什麼原因呢?大德!因為這虛空非色、不可見,在那裡,不容易刻畫形相、使形相出現,這位男子只會有疲勞與惱害的分。」
「同樣的,比丘們!有這五種語法,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以這五種語法]說:以適當時機或以不適當時機、……(中略)『我們的心將不變易,……且以他為所緣,以與慈俱行之心,以廣大、以出眾、以無量、以無怨恨、以無惡意之心遍滿全部世間後而住。』比丘們!你們應該這麼學。
比丘們!猶如男子如果拿了熾燃的草炬走來,如果他這麼說:『我將以這熾燃的草炬燒乾恒河。』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那位男子是否能以這熾燃的草炬燒乾恒河呢?」
「不,大德!那是什麼原因呢?大德!因為恒河是深不能計量的,不容易以這熾燃的草炬燒乾它,這位男子只會有疲勞與惱害的分。」
「同樣的,比丘們!有這五種語法,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以這五種語法]說:以適當時機或以不適當時機、……(中略)『我們的心將不變易,……且以他為所緣,以與慈俱行之心,以廣大、以出眾、以無量、以無怨恨、以無惡意之心遍滿全部世間後而住。』比丘們!你們應該這麼學。
比丘們!猶如有被搓揉、被善搓揉、被徹底搓揉過、柔軟、滑溜、斷除沙沙聲、斷除啪啦啪啦聲的貓皮袋,那時,如果男子拿了木棒或石頭走來,如果他這麼說:『我將以木棒或石頭使這被搓揉、被善搓揉、被徹底搓揉過、柔軟、滑溜、斷除沙沙聲、斷除啪啦啪啦聲的貓皮袋沙沙作響、啪啦啪啦作響。』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那位男子是否能以木棒或石頭使那被搓揉、被善搓揉、被徹底搓揉過、柔軟、滑溜、斷除沙沙聲、斷除啪啦啪啦聲的貓皮袋沙沙作響、啪啦啪啦作響呢?」
「不,大德!那是什麼原因呢?大德!因為那貓皮袋已被搓揉、被善搓揉、被徹底搓揉過,柔軟、滑溜、斷除沙沙聲、斷除啪啦啪啦聲,不容易以木棒或石頭使它沙沙作響、啪啦啪啦作響,這位男子只會有疲勞與惱害的分。」
「同樣的,比丘們!有這五種語法,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以這五種語法]說:以適當時機或以不適當時機、以真實的或以不真實的、以柔和的或以粗暴的、以伴隨利益的或以不伴隨利益的、以慈心的或以內瞋的。比丘們!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適當時機地或不適當時機地說;比丘們!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真實地或不真實地說;比丘們!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柔和地或粗暴地說;比丘們!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伴隨利益地或不伴隨利益地說;比丘們!當他人對你說時,他會慈心地或內瞋地說。比丘們!在那裡,你們應該這麼學:『我們的心將不變易,我們將不說惡語,我們將住於為[他人]利益的同情,慈心而不內瞋,我們將以與慈俱行之心遍滿那個人後而住,且以他為所緣,以與慈俱行之心,以廣大、以出眾、以無量、以無怨恨、以無惡意之心遍滿全部世間後而住。』比丘們!你們應該這麼學。
比丘們!即使盜賊、調查員以兩邊都有木把的鋸子[將你]一個肢體、一個肢體地切開,在那裡會使心惹惱,那樣也非我的教導。比丘們!在那裡,你們應該這麼學:『我們的心將不變易,我們將不說惡語,我們將住於為[他人]利益的同情,慈心而不內瞋,我們將以與慈俱行之心遍滿那個人後而住,且以他為所緣,以與慈俱行之心,以廣大、以出眾、以無量、以無怨恨、以無惡意之心遍滿全部世間後而住。』比丘們!你們應該這麼學。
比丘們!如果你們經常作意這個鋸子譬喻的教誡,比丘們!你們會看見那細或粗的語法你們不能忍的嗎?」
「不,大德!」
「比丘們!因此,在這裡,你們要經常作意這個鋸子譬喻的教誡,你們將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那些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鋸子譬喻經第一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