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中部16經/心荒蕪經(師子吼品[2])(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凡任何未捨斷五種心荒蕪、未斷絕五種心繫縛的比丘,他在這法、律中確實將來到成長、增長、擴展,這是不可能的。
比丘們!未捨斷哪五種心荒蕪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對大師懷疑、猶豫,不勝解、不確信;比丘們!凡那位比丘對大師懷疑、猶豫,不勝解、不確信者,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一個未捨斷的心荒蕪。
再者,比丘們!比丘對法懷疑、猶豫,不勝解、不確信;……(中略)這樣,這是第二個未捨斷的心荒蕪。
再者,比丘們!比丘對僧團懷疑、猶豫,不勝解、不確信;……(中略)這樣,這是第三個未捨斷的心荒蕪。
再者,比丘們!比丘對學懷疑、猶豫,不勝解、不確信;比丘們!凡那位比丘對學懷疑、猶豫,不勝解、不確信者,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四個未捨斷的心荒蕪。
再者,比丘們!比丘對同梵行者憤怒、不悅,心受打擊,生起頑固;比丘們!凡那位比丘對同梵行者憤怒、不悅,心受打擊,生起頑固者,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五個未捨斷的心荒蕪。這些是五個未捨斷的心荒蕪。
比丘們!未斷絕哪五種心繫縛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對欲未離貪、未離意欲、未離情愛、未離渴望、未離熱惱、未離渴愛;比丘們!凡那位比丘對欲未離貪、未離意欲、未離情愛、未離渴望、未離熱惱、未離渴愛者,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一個未斷絕的心繫縛。
再者,比丘們!比丘對身體未離貪、……(中略)這樣,這是第二個未斷絕的心繫縛。
再者,比丘們!比丘對色未離貪、……(中略)這樣,這是第三個未斷絕的心繫縛。
再者,比丘們!比丘盡情飽食後住於致力躺臥之樂、橫臥之樂、睡眠之樂;比丘們!凡那位比丘盡情飽食後住於致力躺臥之樂、橫臥之樂、睡眠之樂者,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四個未斷絕的心繫縛。
再者,比丘們!比丘以願求成為天眾之一而行梵行:『我將以這戒德、禁戒、苦行、梵行成為天,或諸天之一。』比丘們!凡那位比丘以願求成為天眾之一而行梵行:『我將以這戒德、禁戒、苦行、梵行成為天,或諸天之一。』者,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不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五個未斷絕的心繫縛。這些是五個未斷絕的心繫縛。
比丘們!凡任何未捨斷這五種心荒蕪、未斷絕這五種心繫縛的比丘,他在這法、律中確實將來到成長、增長、擴展,這是不可能的。
比丘們!凡任何已捨斷五種心荒蕪、已徹底斷絕五種心繫縛的比丘,他在這法、律中確實將來到成長、增長、擴展,這是可能的。
比丘們!已捨斷哪五種心荒蕪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對大師不懷疑、不猶豫,勝解、確信;比丘們!凡那位比丘對大師不懷疑、不猶豫,勝解、確信者,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一個已捨斷的心荒蕪。
再者,比丘們!比丘對法不懷疑、不猶豫,勝解、確信;……(中略)這樣,這是第二個已捨斷的心荒蕪。
再者,比丘們!比丘對僧團不懷疑、不猶豫,勝解、確信;……(中略)這樣,這是第三個已捨斷的心荒蕪。
再者,比丘們!比丘對學不懷疑、不猶豫,勝解、確信;……(中略)這樣,這是第四個已捨斷的心荒蕪。
再者,比丘們!比丘對同梵行者不憤怒、非不悅,心不受打擊,不生起頑固;比丘們!凡那位比丘對同梵行者不憤怒、非不悅,心不受打擊,不生起頑固者,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五個已捨斷的心荒蕪。這些是五個已捨斷的心荒蕪。
比丘們!已徹底斷絕哪五種心繫縛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對欲已離貪、已離欲、已離情愛、已離渴望、已離熱惱、已離渴愛;比丘們!凡那位比丘對欲已離貪、已離欲、已離情愛、已離渴望、已離熱惱、已離渴愛者,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一個已徹底斷絕的心繫縛。
再者,比丘們!比丘對身體已離貪、……(中略)對色已離貪、……(中略)不盡情飽食後住於致力躺臥之樂、橫臥之樂、睡眠之樂;比丘們!凡那位比丘不盡情飽食後住於致力躺臥之樂、橫臥之樂、睡眠之樂者,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四個已徹底斷絕的心繫縛。
再者,比丘們!比丘不以願求成為天眾之一而行梵行:『我將以這戒德、禁戒、苦行、梵行成為天,或諸天之一。』比丘們!凡那位比丘不以願求成為天眾之一而行梵行:『我將以這戒德、禁戒、苦行、梵行成為天,或諸天之一。』者,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凡他的心彎向熱心、專修、堅忍、勤奮者,這樣,這是第五個已徹底斷絕的心繫縛。這些是五個已徹底斷絕的心繫縛。
比丘們!凡任何已捨斷這五種心荒蕪、已徹底斷絕這五種心繫縛的比丘,他在這法、律中確實將來到成長、增長、擴展,這是可能的。
他修習具備欲定勤奮之行的神足,修習具備活力定勤奮之行的神足,修習具備心定勤奮之行的神足,修習具備考察定勤奮之行的神足,而熱忱為第五。
這麼具備[包含]熱忱之十五支的比丘,他能夠破壞,能夠正覺,能夠到達無上離軛安穩。比丘們!猶如有八個、十個、十二個雞蛋,被母雞好好地臥在上面,被好好地孵,被好好地培育,即使那隻母雞不生起這樣欲求:『喔!願我的小雞能以足爪尖或嘴尖啄破蛋殼,然後平安地破殼而出。』但那些小雞終能以足爪尖或嘴尖啄破蛋殼,然後平安地破殼而出。同樣的,比丘們!這麼具備[包含]熱忱之十五支的比丘,他能夠破壞,能夠正覺,能夠到達無上離軛安穩。」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那些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心荒蕪經第六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