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10集119經/下來之祭典經第一(莊春江譯)
當時,若奴索尼婆羅門在布薩日洗頭、穿一對新的亞麻衣、握一把新鮮的吉祥草後,在世尊不遠處的一旁站立。
世尊看見若奴索尼婆羅門在布薩日洗頭、穿一對新的亞麻衣、握一把新鮮的吉祥草後在一旁站立,看見後,對若奴索尼婆羅門這麼說:
「婆羅門!你為什麼在布薩日洗頭、穿一對新的亞麻衣、握一把新鮮的吉祥草後在一旁站立呢?今天婆羅門族姓怎麼了?」
「喬達摩先生!今天是婆羅門族姓的下來之祭典。」
「但,婆羅門!婆羅門族姓的下來之祭典是像怎樣的呢?」
「喬達摩先生!這裡,婆羅門在布薩日洗頭、穿一對新的亞麻衣,以新鮮的牛糞塗地後,鋪以新鮮的吉祥草,然後臥在邊界與聖火堂中間。他們那夜三度起來後,合掌禮敬火:『我們下來[禮敬]尊師;我們下來[禮敬]尊師。』他們以許多酥油與生酥滿足火。當那夜過後,他們以勝妙的硬食與軟食滿足婆羅門們。喬達摩先生!這樣是婆羅門族姓的下來之祭典。」
「婆羅門!婆羅門的下來之祭典是一種,而,聖者之律中的下來之祭典是另一種。」
「那麼,喬達摩先生!聖者之律中的下來之祭典是像怎樣的呢?請世尊教導我聖者之律中下來之祭典這樣的法,那就好了!」
「那樣的話,婆羅門!你要聽!你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先生!」若奴索尼婆羅門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婆羅門!這裡,聖弟子像這樣深慮:『邪見的果報在當生中與來世都是邪惡的。』他像這樣省察後,捨斷邪見,他從邪見下來。
……『邪志的果報在當生中與來世都是邪惡的。』他像這樣省察後,捨斷邪志,他從邪志下來。
……『邪語的果報在當生中與來世都是邪惡的。』他像這樣省察後,捨斷邪語,他從邪語下來。
……『邪業的果報在當生中與來世都是邪惡的。』他像這樣省察後,捨斷邪業,他從邪業下來。
……『邪命的果報在當生中與來世都是邪惡的。』他像這樣省察後,捨斷邪命,他從邪命下來。
……『邪精進的果報在當生中與來世都是邪惡的。』他像這樣省察後,捨斷邪精進,他從邪精進下來。
……『邪念的果報在當生中與來世都是邪惡的。』他像這樣省察後,捨斷邪念,他從邪念下來。
……『邪定的果報在當生中與來世都是邪惡的。』他像這樣省察後,捨斷邪定,他從邪定下來。
……『邪智的果報在當生中與來世都是邪惡的。』他像這樣省察後,捨斷邪智,他從邪智下來。
……『邪解脫的果報在當生中與來世都是邪惡的。』他像這樣省察後,捨斷邪解脫,他從邪解脫下來。
婆羅門!這樣是聖者之律中的下來之祭典。」
「喬達摩先生!婆羅門的下來之祭典是一種,而,聖者之律中的下來之祭典是另一種。婆羅門的下來之祭典不值聖者之律中的下來之祭典之十六分之一。
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中略)請喬達摩尊師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