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10集95經/鬱低亞經(莊春江譯)
那時,遊行者鬱低亞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遊行者鬱低亞對世尊這麼說:
「怎麼樣,喬達摩先生!世界是常恆的,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嗎?」
「鬱低亞!這不被我記說:『世界是常恆的,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
「怎麼樣,喬達摩先生!世界是非常恆的,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嗎?」
「鬱低亞!這也不被我記說:『世界是非常恆的,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
「怎麼樣,喬達摩先生!世界是有邊的,……(中略)世界是無邊的,……命即是身體,……命是一身體是另一,……死後如來存在,……死後如來不存在,……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嗎?」
「鬱低亞!這也不被我記說:『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
「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喬達摩先生!世界是常恆的,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嗎?』你說:『鬱低亞!這不被我記說:「世界是常恆的,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喬達摩先生!世界是非常恆的,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嗎?』你說:『鬱低亞!這也不被我記說:「世界是非常恆的,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喬達摩先生!世界是有邊的,……(中略)世界是無邊的,……命即是身體,……命是一身體是另一,……死後如來存在,……死後如來不存在,……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嗎?』你說:『鬱低亞!這也不被我記說:「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那,什麼被喬達摩尊師記說呢?」
「鬱低亞!證知後,我教導弟子們為了眾生的清淨、為了愁與悲的超越、為了苦與憂的滅沒、為了方法的獲得、為了涅槃的作證之法。」
「但,證知後,喬達摩尊師教導弟子們這為了眾生的清淨、為了愁與悲的超越、為了苦與憂的滅沒、為了方法的獲得、為了涅槃的作證之法,一切世間都因為那樣被引導嗎?或一半?或三分之一呢?」
當這麼說時,世尊變得沈默。
那時,尊者阿難這麼想:
「但願遊行者鬱低亞不要領受了邪惡的惡見:『當我問沙門喬達摩一切中的最勝問題時,他沈默、沒回答、確實沒能力做。』彼見有遊行者鬱低亞長久的不利與苦。」
那時,尊者阿難對遊行者鬱低亞這麼說:
「那樣的話,鬱低亞道友!我為你作個譬喻,智者在這裡以一些譬喻而知所說的義理。
鬱低亞道友!猶如國王邊境的城市,有堅固的壁壘,堅固的城牆與城門,只有一道門,在那裡的賢智、能幹、有智慧守門人阻止陌生人,而使熟人進入。他依序環繞整個城市的道路,當他依序環繞整個城市的道路時,不可能看到城牆有甚至貓能出去大小的間隙或裂口。他雖確實沒有這樣的智:『有多少生物進出這城市。』但在這裡,他確實這麼想:『凡任何夠大的生物進出這城市,都僅能經由此門進出。』同樣的,鬱低亞道友!如來不這麼努力:『一切世間都因為那樣被引導,或一半,或三分之一。』但在這裡,如來確實這麼想:『凡任何世間在過去、現在、未來被引導者,全都捨斷這些心的隨雜染、慧的減弱之五蓋後,在四念住上心善建立,然後如實修習七覺支,這世間在過去、現在、未來都這麼被引導。』
鬱低亞道友!你問世尊問題,又以其它法門問世尊那個問題,因此,世尊不為你記說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