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10集93經/什麼見者經(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那時,屋主給孤獨為了見世尊,中午從舍衛城出發。
那時,屋主給孤獨這麼想:
「這大概不是見世尊的適當時機,世尊在獨坐;也不是見值得尊敬的比丘們的適當時機,值得尊敬的比丘們在獨坐,讓我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
那時,屋主給孤獨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
當時,其他外道遊行者會合後,當坐下來以吵雜、高聲、大聲談論各種畜生論時,成為吵雜的。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看見屋主給孤獨遠遠地走來。看見後,展轉互相靜止:「尊師們!小聲!尊師們!不要出聲!這位沙門喬達摩的弟子,屋主給孤獨到園林來了,所有沙門喬達摩住在舍衛城的在家白衣弟子們,這位屋主給孤獨是其中之一,那些尊者們是小聲的喜歡者、被訓練成小聲者、小聲的稱讚者,或許小聲的群眾被他發現後,他會想應該前往。」
那時,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變得沈默了。
那時,屋主給孤獨去見那些外道遊行者。抵達後,與其他外道遊行者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對屋主給孤獨這麼說:
「屋主!請你說沙門喬達摩有什麼見。」
「大德!我不知道世尊的一切見。」
「這樣的話,屋主!你不知道世尊的一切見,屋主!請你說比丘們有什麼見。」
「大德!我也不知道比丘們的一切見。」
「這樣的話,屋主!你不知道世尊的一切見,也不知道比丘們的一切見,屋主!請你說你有什麼見。」
「大德!要我們解說我們的見,那不困難,來吧!請你們解說關於尊者們自己的{惡}見,之後,要我們解說我們的見,那將不困難。」
當這麼說時,某位遊行者對屋主這麼說:
「『世界是常恆的,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屋主!我是這麼見者。」
另一位遊行者對屋主這麼說:
「『世界是非常恆的,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屋主!我是這麼見者。」
另一位遊行者對屋主這麼說:
「『世界是有邊的,……(中略)世界是無邊的,……命即是身體,……命是一身體是另一,……死後如來存在,……死後如來不存在,……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屋主!我是這麼見者。」
當這麼說時,屋主給孤獨對那些遊行者這麼說:
「大德!這位尊者這麼說:『「世界是常恆的,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屋主!我是這麼見者。』這位尊者這樣的見,因自己的不如理作意,或緣於從他人的音聲而生起,那樣的話,此見成為已存在的、已被造作的、所思的、緣所生的。而,凡任何已存在的、已被造作的、所思的、緣所生的,則是無常的;凡為無常的,則是苦的,只有凡為苦的,這位尊者已執著;這位尊者已到達。
大德!這位尊者這麼說:『「世界是非常恆的,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屋主!我是這麼見者。』這位尊者這樣的見,因自己的不如理作意,或緣於從他人的音聲而生起,那樣的話,此見成為已存在的、已被造作的、所思的、緣所生的。而,凡任何已存在的、已被造作的、所思的、緣所生的,則是無常的;凡為無常的,則是苦的,只有凡為苦的,這位尊者已執著;這位尊者已到達。
大德!這位尊者這麼說:『「世界是有邊的,……(中略)世界是無邊的,……命即是身體,……命是一身體是另一,……死後如來存在,……死後如來不存在,……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這才是真實的,其它都是空虛的。」屋主!我是這麼見者。』這位尊者這樣的見,因自己的不如理作意,或因緣於從他人的音聲而生起,那樣的話,此見成為已存在的、已被造作的、所思的、緣所生的。而,凡任何已存在的、已被造作的、所思的、緣所生的,則是無常的;凡為無常的,則是苦的,則只有凡為苦的者,這位尊者已執著;這位尊者已到達。」
當這麼說時,那些遊行者對屋主給孤獨這麼說:
「屋主!所有關於自己的{惡}見已被我們解說,屋主!請你說你有什麼見。」
「大德!凡任何已存在的、已被造作的、所思的、緣所生的,則是無常的;凡為無常的,則是苦的,凡為苦的,則『這不是我的,我不是這個,這不是我的真我。』大德!我是這麼見者。」
「屋主!凡任何已存在的、已被造作的、所思的、緣所生的,則是無常的;凡為無常的,則是苦的,只有凡為苦的,屋主!你已執著;屋主!你已到達。」
「大德!凡任何已存在的、已被造作的、所思的、緣所生的,則是無常的;凡為無常的,則是苦的,凡為苦的,則以正確之慧這樣善見此:『這不是我的,我不是這個,這不是我的真我。』我如實了知它的更上出離。」
當這麼說時,那些遊行者變得沈默、羞愧、垂肩、低頭、鬱悶、無言以對而坐。
那時,屋主給孤獨已知那些遊行者變得沈默、羞愧、垂肩、低頭、鬱悶、無言以對後,起座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屋主給孤獨將他與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間的交談全部告訴世尊。
「屋主!好!好!屋主!這樣,那些空虛的人應該時常如法地被折伏、被善折伏。」
那時,世尊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屋主給孤獨,使之歡喜。
那時,屋主給孤獨被世尊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使之歡喜後,起座向世尊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離開。
那時,世尊在屋主給孤獨離開不久時,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如果任何比丘,即使在這法、律中已受具足戒百年,他也會就像這樣如法地折伏、善折伏其他外道遊行者,如那位屋主給孤獨所折伏的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