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10集89經/瞿迦梨迦經(莊春江譯)
那時,瞿迦梨迦比丘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瞿迦梨迦比丘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舍利弗、目揵連是惡欲求者,受惡欲求支配者。」
「瞿迦梨迦!不是這樣的,瞿迦梨迦!不是這樣的,瞿迦梨迦!請你對舍利弗、目揵連有淨信心,舍利弗、目揵連是美善的。」
第二次,瞿迦梨迦比丘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即使世尊對我是值得信賴的,然而,大德!舍利弗、目揵連是惡欲求者,受惡欲求支配者。」
「瞿迦梨迦!不是這樣的,瞿迦梨迦!不是這樣的,瞿迦梨迦!請你對舍利弗、目揵連有淨信心,舍利弗、目揵連是美善的。」
第三次,瞿迦梨迦比丘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即使世尊對我是值得信賴的,然而,大德!舍利弗、目揵連是惡欲求者,受惡欲求支配者。」
「瞿迦梨迦!不是這樣的,瞿迦梨迦!不是這樣的,瞿迦梨迦!請你對舍利弗、目揵連有淨信心,舍利弗、目揵連是美善的。」
那時,瞿迦梨迦比丘起座向世尊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離開。
瞿迦梨迦比丘離去不久,全身遍滿芥子大小的膿腫,成為芥子大小後,成為綠豆大小;成為綠豆大小後,成為豌豆大小;成為豌豆大小後,成為棗核大小;成為棗核大小後,成為棗子大小;成為棗子大小後,成為餘甘子大小;成為餘甘子大小後,成為鎮頭迦大小,成為鎮頭迦大小後,成為未成熟的木瓜大小;成為未成熟的木瓜大小後,成為木瓜大小;成為木瓜大小後破裂,膿汁與血液流出,他像吞了毒的魚那樣躺在芭蕉葉上。
那時,都路辟支梵天去見瞿迦梨迦比丘。抵達後,站在空中,然後對瞿迦梨迦比丘這麼說:
「瞿迦梨迦!請你對舍利弗、目揵連有淨信心,舍利弗、目揵連是美善的。」
「朋友!你是誰?」
「我是都路辟支梵天。」
「朋友!世尊記說你是不還者,不是嗎?那樣的話,為何你還來這裡呢?看!這裡,你的違犯有多大。」
那時,都路辟支梵天以偈頌對瞿迦梨迦比丘說:
「當男子被生時,斧頭被生在口中,
愚癡者以此切斷自己,說惡語。
凡稱讚該受責備的,或責備該受稱讚的者,
他以口丟出了厄運的骰子,以那厄運的骰子而找不到安樂。
這厄運的骰子雖小,但在厄運的骰子上輸掉財產,
一切都跟著自己,凡對善逝心懷瞋怒者。
十萬尼羅部陀地獄,三十六與五阿浮陀地獄,
設定了邪惡的言語與意後,凡呵責聖人者到地獄去。」
那時,瞿迦梨迦比丘以那疾病過世了,瞿迦梨迦比丘死時以對舍利弗、目揵連起瞋怒心而往生鉢曇摩地獄。
那時,當夜已深時,絕佳容色的梵王娑婆主使整個祇樹林發光後,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梵王娑婆主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瞿迦梨迦比丘已死了,大德!瞿迦梨迦比丘死時以對舍利弗、目揵連起瞋怒心而往生鉢曇摩地獄。」
這就是梵王娑婆主所說。
說了這個後,梵王娑婆主向世尊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就在那裡消失了。
那時,當那夜過後,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這一夜,當夜已深時,絕佳容色的梵王娑婆主使整個祇樹林發光後,來見我。抵達後,向我問訊,然後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比丘們!梵王娑婆主對我這麼說:『大德!瞿迦梨迦比丘已死了,大德!瞿迦梨迦比丘死時以對舍利弗、目揵連起瞋怒心而往生鉢曇摩地獄。』比丘們!這就是梵王娑婆主所說。說了這個後,梵王娑婆主向我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就在那裡消失了。」
當這麼說時,某位比丘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在鉢曇摩地獄中的壽命量有多長?」
「比丘!在鉢曇摩地獄中的壽命量有很長,那不容易計算『幾年』、『幾百年』、『幾千年』、『幾十萬年』。」
「但,大德!能作譬喻嗎?」
「比丘!能。」世尊說。
「比丘!猶如二十佉梨重一憍薩羅國車的芝麻,男子每過一百年會從那裡拿出一粒芝麻,比丘!二十佉梨重一憍薩羅國車的芝麻以此行動會比較快地走到遍盡、耗盡,而非一阿浮陀地獄;比丘!二十阿浮陀地獄等於一尼羅部陀地獄;比丘!二十尼羅部陀地獄等於一阿婆婆地獄;比丘!二十阿婆婆地獄等於一阿得得地獄;比丘!二十阿得得地獄等於一阿訶訶地獄;比丘!二十阿訶訶地獄等於一古木達地獄;比丘!二十古木達地獄等於一受更狄迦地獄;比丘!二十受更狄迦地獄等於一優鉢羅地獄;比丘!二十優鉢羅地獄等於一分陀利迦地獄;比丘!二十分陀利迦地獄等於一鉢曇摩地獄,比丘!瞿迦梨迦比丘死時以對舍利弗、目揵連起瞋怒心而往生鉢曇摩地獄。」
這就是世尊所說,說了這個後,善逝、大師又更進一步這麼說:
「當男子被生時,斧頭被生在口中,
愚癡者以此切斷自己,說惡語。
凡稱讚該受責備的,或責備該受稱讚的者,
他以口丟出了厄運的骰子,以那厄運的骰子而找不到安樂。
這厄運的骰子雖小,但在厄運的骰子上輸掉財產,
一切都跟著自己,凡對善逝心懷瞋怒者。
十萬尼羅部陀地獄,三十六與五阿浮陀地獄,
設定了邪惡的言語與心後,凡呵責聖人者到地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