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10集86經/增上慢經(莊春江譯)
有一次,尊者大目揵連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在那裡,尊者大目揵連召喚比丘們:
「比丘學友們!」
「學友!」那些比丘回答尊者大目揵連。
尊者大目揵連這麼說:
「學友們!這裡,比丘記說完全智:『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有禪定、熟練等至、熟練他心、熟練他心法門的如來或如來弟子審問、質問、追究他,當他被有禪定、熟練等至、熟練他心、熟練他心法門的如來或如來弟子審問、質問、追究時,他來到空虛、區別、不幸、災難、不幸與災難。
有禪定、熟練等至、熟練他心、熟練他心法門的如來或如來弟子
這樣對他以心熟知心後作意:『為何這位尊者記說完全智:「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呢?』
有禪定、熟練等至、熟練他心、熟練他心法門的如來或如來弟子
這樣對他以心熟知心後了知:『這位尊者是真實增上慢的增上慢者、對未到達作到達想者、對未作的作已作想者、對未證得的作證得想者,以增上慢記說完全智:「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有禪定、熟練等至、熟練他心、熟練他心法門的如來或如來弟子
這樣對他以心熟知心後作意:『為何這位尊者是真實增上慢的增上慢者、對未到達作到達想者、對未作的作已作想者、對未證得的作證得想者,以增上慢記說完全智:「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呢?』
有禪定、熟練等至、熟練他心、熟練他心法門的如來或如來弟子
這樣對他以心熟知心後了知:『這位尊者是多聞者、所聽聞的憶持者、所聽聞的蓄積者,凡那些開頭是善、中間是善、完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梵行的法,像這樣的法被他多聞、憶持、背誦、以心隨觀察、以見善通達,因此,這位尊者是真實增上慢的增上慢者、對未到達作到達想者、對未作的作已作想者、對未證得的作證得想者,以增上慢記說完全智:「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有禪定、熟練等至、熟練他心、熟練他心法門的如來或如來弟子
這樣對他以心熟知心後了知:『這位尊者是貪欲者,住於心多被貪欲纏住,但,貪欲纏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惡意者,住於心多被惡意纏住,但,惡意纏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惛沈睡眠者,住於心多被惛沈睡眠纏住,但,惛沈睡眠纏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掉舉者,住於心多被掉舉纏住,但,掉舉纏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疑惑者,住於心多被疑惑纏住,但,疑惑纏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樂於做事者、樂於致力做事者,但,樂於做事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樂於談論者、愛好談論者、樂於致力談論者,但,樂於談論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樂於睡眠者、愛好睡眠者、樂於致力睡眠者,但,樂於睡眠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樂於眾居者、愛好眾居者、樂於致力眾居者,但,樂於眾居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有更應該作的事上以低量的勝智停留在終結的中途,但,停留在終結的中途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學友們!確實,『這位比丘在這十法上未捨斷,在這法、律中來到成長、增長、擴展。』這是不可能的;學友們!確實,『這位比丘在這十法上捨斷後,在這法、律中來到成長、增長、擴展。』這是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