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10集85經/自誇者經(莊春江譯)
有一次,尊者大純陀住在瑟訶若低的塔廟。
在那裡,尊者大純陀召喚比丘們:
「比丘學友們!」
「學友!」那些比丘回答尊者大純陀。
尊者大純陀這麼說:
「學友們!這裡,比丘在證得上是自誇者、誇大者:『我進出初禪;我進出第二禪;我進出第三禪;我進出第四禪;我進出虛空無邊處;我進出識無邊處;我進出無所有處;我進出非想非非想處;我進出想受滅。』有禪定、熟練等至、熟練他心、熟練他心法門的如來或如來弟子審問、質問、追究他,當他被有禪定、熟練等至、熟練他心、熟練他心法門的如來或如來弟子審問、質問、追究時,他來到空虛、區別、不幸、災難、不幸與災難。
有禪定、熟練等至、熟練他心、熟練他心法門的如來或如來弟子
這樣對他以心熟知心後作意:『為何這位尊者在證得上是自誇者、誇大者:「我進出初禪;……(中略)我進出想受滅。」呢?』
有禪定、熟練等至、熟練他心、熟練他心法門的如來或如來弟子
這樣對他以心熟知心後了知:『這位尊者長時間是行為毀壞者、行為有缺陷者、行為有斑點者、行為有污點者、行為不正常者、慣習不正常者,這位尊者在戒上是破戒者,但,破戒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無信者,但,無信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少聞者、不淨行者,但,少聞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難順從糾正者,但,難順從糾正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有惡朋友,但,惡友誼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懈怠者,但,懈怠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念已忘失者,但,念已忘失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設計者,但,設計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難養者,但,難養的情況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劣慧者,但,劣慧的情況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學友們!猶如同伴對同伴這麼說:『親愛的!如果你有財物需求時,請對我要求,我將給你財物。』當同伴生起財物需求時,同伴對同伴這麼說:『親愛的!我有財物需求,請給我財物。』他這麼說:『那樣的話,親愛的!請挖這裡。』當他在那裡挖時,沒獲得。他這麼說:『親愛的!你對我說虛偽,親愛的!你對我說空虛:請挖這裡。』他這麼說:『親愛的!我沒對你說虛偽,親愛的!我沒對你說空虛。那樣的話,親愛的!請挖這裡。』當他在那裡挖時,沒獲得。他這麼說:『親愛的!你對我說虛偽,親愛的!你對我說空虛:請挖這裡。』他這麼說:『親愛的!我沒對你說虛偽,親愛的!我沒對你說空虛。那樣的話,親愛的!請挖這裡。』當他在那裡挖時,沒獲得。他這麼說:『親愛的!你對我說虛偽,親愛的!你對我說空虛:請挖這裡。』他這麼說:『親愛的!我沒對你說虛偽,親愛的!我沒對你說空虛,但,我到達瘋狂、心顛倒。』
同樣的,學友們!比丘在證得上是自誇者、誇大者:『我進出初禪;我進出第二禪;我進出第三禪;我進出第四禪;我進出虛空無邊處;我進出識無邊處;我進出無所有處;我進出非想非非想處;我進出想受滅。』有禪定、熟練等至、熟練他心、熟練他心法門的如來或如來弟子審問、質問、追究他,當他被有禪定、熟練等至、熟練他心、熟練他心法門的如來或如來弟子審問、質問、追究時,他來到空虛、區別、不幸、災難、不幸與災難。
有禪定、熟練等至、熟練他心、熟練他心法門的如來或如來弟子這樣對他以心熟知心後作意:『為何這位尊者在證得上是自誇者、誇大者:「我進出初禪;……(中略)我進出想受滅。」呢?』
有禪定、熟練等至、熟練他心、熟練他心法門的如來或如來弟子這樣對他以心熟知心後了知:『這位尊者長時間是行為毀壞者、行為有缺陷者、行為有斑點者、行為有污點者、行為不正常者、慣習不正常者,這位尊者在戒上是破戒者,但,破戒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無信者,但,無信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少聞者、不淨行者,但,少聞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難順從糾正者,但,難順從糾正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有惡朋友,但,惡友誼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懈怠者,但,懈怠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念已忘失者,但,念已忘失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設計者,但,設計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難養者,但,難養的情況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這位尊者是劣慧者,但,劣慧的情況在被如來教導的法、律中,這是退失。』
學友們!確實,『這位比丘在這十法上未捨斷,在這法、律中來到成長、增長、擴展。』這是不可能的;學友們!確實,『這位比丘在這十法上捨斷後,在這法、律中來到成長、增長、擴展。』這是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