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10集67經/那勒葛波那經第一(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在憍薩羅國進行遊行,抵達名叫那勒葛波那的憍薩羅城鎮。在那裡,世尊就住在那勒葛波那的蘇芳樹林。
當時,世尊在布薩日被比丘僧團圍繞著而坐。
那時,世尊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比丘們大半夜,使之歡喜後,觀察變得沈默的比丘僧團,然後召喚尊者舍利弗:
「舍利弗!比丘僧團離惛沈睡眠,舍利弗!請你為比丘們作法的談論,我的背痛,我要伸展它。」
「是的,大德!」尊者舍利弗回答世尊。
那時,世尊將大衣摺成四折後,以右脅作獅子臥,將[左]腳放在[右]腳上,具念、正知,作意了起來想。
在那裡,尊者舍利弗召喚比丘們:
「比丘學友們!」
「學友!」那些比丘們回答尊者舍利弗。
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學友們!凡任何在善法上沒有信者……沒有慚者……沒有愧者……沒有活力者……在善法上沒有慧者,不論日或夜到來,其在善法上的減損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增長,比丘們!猶如在黑暗側,不論日或夜到來,月亮的容色被減損、圓相被減損、光亮被減損、直徑與圓周被減損。同樣的,學友們!凡任何在善法上沒有信者……沒有慚者……沒有愧者……沒有活力者……在善法上沒有慧者,不論日或夜到來,其在善法上的減損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增長。
學友們!『無信之人』,這是減損;學友們!『無慚之人』,這是減損;學友們!『無愧之人』,這是減損;學友們!『懈怠之人』,這是減損;學友們!『劣慧之人』,這是減損;學友們!『容易憤怒之人』,這是減損;學友們!『怨恨之人』,這是減損;學友們!『惡欲求之人』,這是減損;學友們!『有惡朋友之人』,這是減損;學友們!『邪見之人』,這是減損。
學友們!凡任何在善法上有信者……有慚者……有愧者……在善法上有慧者,不論日或夜到來,其在善法上的增長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減損,比丘們!猶如在明亮側,不論日或夜到來,月亮的容色增長、圓相增長、光亮增長、直徑與圓周增長。同樣的,學友們!凡任何在善法上有信者……有慚者……有愧者……有活力者……在善法上有慧者,不論日或夜到來,其在善法上的增長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減損。
學友們!『有信之人』,這是非減損;學友們!『有慚之人』,這是非減損;學友們!『有愧之人』,這是非減損;學友們!『活力已被發動之人』,這是非減損;學友們!『有慧之人』,這是非減損;學友們!『不易憤怒之人』,這是非減損;學友們!『無怨恨之人』,這是非減損;學友們!『少欲求之人』,這是非減損;學友們!『有善朋友之人』,這是非減損;學友們!『正見之人』,這是非減損。」
那時,世尊起身召喚尊者舍利弗:
「舍利弗!好!好!舍利弗!凡任何在善法上沒有信者……沒有慚者……沒有愧者……沒有活力者……在善法上沒有慧者,不論日或夜到來,其在善法上的減損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增長,比丘們!猶如在黑暗側,不論日或夜到來,月亮的容色被減損、圓相被減損、光亮被減損、直徑與圓周被減損。同樣的,舍利弗!凡任何在善法上沒有信者……沒有慚者……沒有愧者……沒有活力者……在善法上沒有慧者,不論日或夜到來,其在善法上的減損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增長。
舍利弗!『無信之人』,這是減損;……無慚……無愧……懈怠……劣慧……容易憤怒……怨恨……惡欲求……有惡朋友……舍利弗!『邪見之人』,這是減損。
舍利弗!凡任何在善法上有信者……有慚者……有愧者……有活力者……在善法上有慧者,不論日或夜到來,其在善法上的增長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減損,比丘們!猶如在明亮側,不論日或夜到來,月亮的容色增長、圓相增長、光亮增長、直徑與圓周增長。同樣的,舍利弗!凡任何在善法上有信者……有慚者……有愧者……有活力者……在善法上有慧者,不論日或夜到來,其在善法上的增長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減損。
舍利弗!『有信之人』,這是非減損;……有慚……有愧……活力已被發動……有慧……不易憤怒……無怨恨……少欲求……有善朋友……舍利弗!『正見之人』,這是非減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