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10集29經/憍薩羅經第一(莊春江譯)
「比丘們!所有迦尸與憍薩羅之所及,所有憍薩羅國波斯匿王的領土之所及,在那裡,憍薩羅國波斯匿王被說為第一。比丘們!憍薩羅國波斯匿王也有變異、變易。比丘們!當這樣看時,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對那個厭;當對那個厭時,對第一離染,更何況對下劣的。
比丘們!所有月亮與太陽繞轉之所及,以光亮照耀四方至千世界,在那千世界中,有千個月亮、千個太陽、千個須彌山王、千個贍部洲、千個西拘耶尼、千個北古魯、千個東毘提訶、千個四大海、千位四大天王、千個四大天王的[諸天]、千個三十三天,千個夜摩天,千個兜率天,千個化樂天,千個他化自在天,千個梵天世界。比丘們!所有千世界之界之所及,在那裡,大梵天被說為第一。比丘們!大梵天也有變異、變易。比丘們!當這樣看時,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對那個厭;當對那個厭時,對第一離染,更何況對下劣的。
比丘們!有時,這個世界破滅,比丘們!當世界破滅時,大部分眾生往生到光音天,在那裡,他們是意所生的、食喜的、自己發光的、於虛空中行走的、處在清淨狀態的,他們長時間住立。比丘們!當世界破滅時,光音天世界被說為第一。比丘們!光音天世界也有變異、變易。比丘們!當這樣看時,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對那個厭;當對那個厭時,對第一離染,更何況對下劣的。
比丘們!有這十遍處,哪十個呢?認知地遍:上、下、水平四方無二種、無量;認知水遍……(中略)認知火遍……認知風遍……認知青遍……認知黃遍……認知赤遍……認知白遍……認知虛空遍……認知識遍:上、下、水平四方無二種、無量,比丘們!這些是十遍處。
比丘們!這是這十遍處中的第一,即:某位認知識遍:上、下、水平四方無二種、無量。比丘們!有這樣想的眾生,比丘們!這樣想的眾生也有變異、變易。比丘們!當這樣看時,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對那個厭;當對那個厭時,對第一離染,更何況對下劣的。
比丘們!有這八勝處,哪八個呢?
某位內有色想者見少的、美的、醜的外色,征服它們後,他成為這樣想者:『我知道,我看見。』這是第一個勝處。
某位內有色想者見無量的、美的、醜的外色,征服它們後,他成為這樣想者:『我知道,我看見。』這是第二個勝處。
某位內無色想者見少的、美的、醜的外色,征服它們後,他成為這樣想者:『我知道,我看見。』這是第三個勝處。
某位內無色想者見無量的、美的、醜的外色,征服它們後,他成為這樣想者:『我知道,我看見。』這是第四個勝處。
某位內無色想者見青的、青色、青色外觀的、青色光澤的外色,猶如青的、青色、青色外觀的、青色光澤的亞麻花;猶如青的、青色、青色外觀的、青色光澤的波羅奈生產,兩邊都整理得光滑的衣服。同樣的,內無色想者見青的、青色、青色外觀的、青色光澤的外色,征服它們後,他成為這樣想者:『我知道,我看見。』這是第五個勝處。
某位內無色想者見黃的、黃色、黃色外觀的、黃色光澤的外色,猶如黃的、黃色、黃色外觀的、黃色光澤的黃花樹花;猶如黃的、黃色、黃色外觀的、黃色光澤的波羅奈生產,兩邊都整理得光滑的衣服。同樣的,內無色想者見黃的、黃色、黃色外觀的、黃色光澤的外色,征服它們後,他成為這樣想者:『我知道,我看見。』這是第六個勝處。
某位內無色想者見赤的、赤色、赤色外觀的、赤色光澤的外色,猶如赤的、赤色、赤色外觀的、赤色光澤的朱槿花;猶如赤的、赤色、赤色外觀的、赤色光澤的波羅奈生產,兩邊都整理得光滑的衣服。同樣的,內無色想者見赤的、赤色、赤色外觀的、赤色光澤的外色,征服它們後,他成為這樣想者:『我知道,我看見。』這是第七個勝處。
某位內無色想者見白的、白色、白色外觀的、白色光澤的外色,猶如白的、白色、白色外觀的、白色光澤的太白星;猶如白的、白色、白色外觀的、白色光澤的波羅奈生產,兩邊都整理得光滑的衣服。同樣的,內無色想者見白的、白色、白色外觀的、白色光澤的外色,征服它們後,他成為這樣想者:『我知道,我看見。』這是第八個勝處。比丘們!這些是八勝處。
比丘們!這是這八勝處中的第一,即:內無色想者見白的、白色、白色外觀的、白色光澤的外色,他成為這樣想者:『我知道,我看見。』比丘們!有這樣想的眾生,比丘們!這樣想的眾生也有變異、變易。比丘們!當這樣看時,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對那個厭;當對那個厭時,對第一離染,更何況對下劣的。
比丘們!有這四種行道,哪四種呢?遲緩通達的苦行道、快速通達的苦行道、遲緩通達的樂行道、快速通達的樂行道,比丘們!這是四行道。比丘們!這是這四行中的第一,即:快速通達的樂行道。比丘們!有這樣行道的眾生,比丘們!這樣行道的眾生也有變異、變易。比丘們!當這樣看時,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對那個厭;當對那個厭時,對第一離染,更何況對下劣的。
比丘們!有這四想,哪四種呢?認知少的、認知廣大的、認知無量、[知:]『什麼都沒有』而認知無所有處,比丘們!這是四想。比丘們!這是這四想中的第一,即:[知:]『什麼都沒有』而認知無所有處。比丘們!有這樣想的眾生,比丘們!這樣想的眾生也有變異、變易。比丘們!當這樣看時,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對那個厭;當對那個厭時,對第一離染,更何況對下劣的。
比丘們!這是異學惡見的第一,即:『那會非有,那會非我所;那必將非有,那必將非我所。』比丘們!這樣見者,這應該可以被預期:『這位對有之不厭逆性,他將會沒有,這位對有滅之厭逆性,他將會沒有。』比丘們!有這樣見的眾生,比丘們!這樣見的眾生也有變異、變易。比丘們!當這樣看時,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對那個厭;當對那個厭時,對第一離染,更何況對下劣的。
比丘們!有一些沙門、婆羅門安立最上的清淨,比丘們!這是安立最上的清淨中的第一,即:以一切無所有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非想非非想處,他們為了那個證智與為了那個的作證而教導法。比丘們!有這樣主張的眾生,比丘們!這樣主張的眾生也有變異、變易。比丘們!當這樣看時,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對那個厭;當對那個厭時,對第一離染,更何況對下劣的。
比丘們!有一些沙門、婆羅門安立最上之當生涅槃,比丘們!這是安立最上之當生涅槃中的第一,即:如實知六觸處的集起、滅沒、樂味、過患、出離後,經由不執取之解脫。比丘們![我]這樣主張、這樣講述,一些沙門、婆羅門不存在、虛偽、虛妄、不實地毀謗我:『沙門喬達摩不安立欲的遍知,不安立色的遍知,不安立受的遍知。』但,比丘們!我安立欲的遍知,安立色的遍知,安立受的遍知,當生無飢渴的、已達涅槃的、已平靜的,我安立經由不執取而般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