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10集28經/大問經第二(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那時,眾多迦蘭陀的優婆塞去見迦蘭陀的比丘尼。抵達後,向迦蘭陀的比丘尼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迦蘭陀的優婆塞們對迦蘭陀的比丘尼這麼說:
「聖尼!在大問中,這被世尊說:『一之問題、一之總說、一之解說;二之問題、二之總說、二之解說;三之問題、三之總說、三之解說;四之問題、四之總說、四之解說;五之問題、五之總說、五之解說;六之問題、六之總說、六之解說;七之問題、七之總說、七之解說;八之問題、八之總說、八之解說;九之問題、九之總說、九之解說;十之問題、十之總說、十之解說。』聖尼!這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應該被如何理解呢?」
「朋友們!我既沒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也沒在值得尊敬的比丘們面前聽聞、領受,但,這裡,對我來說,看起來像這樣,請你們聽!請你們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聖尼!」那些迦蘭陀的優婆塞們回答迦蘭陀的比丘尼。
「而,『一之問題、一之總說、一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朋友們!當比丘對於一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哪一法呢?『一切眾生皆因食而存續。』朋友們!當比丘對於這一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一之問題、一之總說、一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二之問題、二之總說、二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朋友們!當比丘對於二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哪二個呢?名與色,……(中略)哪三個呢?三受,朋友們!當比丘對於這三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三之問題、三之總說、三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四之問題、四之總說、四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朋友們!當比丘對於四法心完全地已善修習、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哪四個呢?四念住,朋友們!當比丘對於這四法心完全地已善修習、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四之問題、四之總說、四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五之問題、五之總說、五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朋友們!當比丘對於五法心完全地已善修習、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哪五個呢?五根,……(中略)哪六個呢?六出離界,……(中略)哪七個呢?七覺支,……(中略)哪八個呢?八支聖道,朋友們!當比丘對於這八法心完全地已善修習、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八之問題、八之總說、八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九之問題、九之總說、九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朋友們!當比丘對於九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哪九個呢?九眾生住處,朋友們!當比丘對於這九法完全地厭、完全地離染、完全地解脫、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九之問題、九之總說、九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而,『十之問題、十之總說、十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朋友們!當比丘對於十法心完全地已善修習、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哪十個呢?十善業之路,朋友們!當比丘對於這十法心完全地已善修習、完全地見其界限、完全地現觀其道理時,在當生中得到苦的結束。『十之問題、十之總說、十之解說。』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朋友們!像這樣,在大問中,那被世尊簡要所說:『一之問題、一之總說、一之解說;……(中略)十之問題、十之總說、十之解說。』朋友們!我這樣了知這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而,朋友們!如果你們希望,請你們去見世尊後,問這個義理,你們應該依據世尊的解說憶持。」
「是的,聖尼!」那些迦蘭陀的優婆塞歡喜、隨喜於迦蘭陀的比丘尼所說後,起座向迦蘭陀的比丘尼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迦蘭陀的優婆塞們就將與迦蘭陀的比丘尼一起的交談全部告訴世尊。
「屋主們!好!好!屋主們!迦蘭陀的比丘尼是賢智者;屋主們!迦蘭陀的比丘尼是大慧者。屋主們!如果你們來問我這個義理,我也會如迦蘭陀的比丘尼這樣的解說來解說,這就是這個義理,你們應該這樣憶持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