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10集18經/庇護者經第二(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你們要住於有庇護者,不要無庇護者。比丘們!無庇護者住於苦;比丘們!有這十種作為庇護者之法,哪十種呢?
比丘們!這裡,比丘是持戒者,[他住於被波羅提木叉的自制所防護,具足正行和行境,在微罪中看見可怕,]在學處上受持後學習,[心想:]『比丘是持戒者,他住於被波羅提木叉的自制所防護,具足正行和行境,在微罪中看見可怕,在學處上受持後學習。』上座比丘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中座比丘也……新比丘也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當上座比丘憐憫他、中座比丘也憐憫他、新比丘也憐憫他時,他在善法上的增長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減損,這是作為庇護者之法。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多聞者、[所聽聞的憶持者、所聽聞的蓄積者,凡那些開頭是善、中間是善、完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梵行的法,像這樣的法被他多聞、憶持、背誦、以心隨觀察、]以見善通達,[心想:]『比丘是多聞者、所聽聞的憶持者、所聽聞的蓄積者,凡那些開頭是善、中間是善、完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梵行的法,像這樣的法被他多聞、憶持、背誦、以心隨觀察、以見善通達。』上座比丘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中座比丘也……新比丘也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當上座比丘憐憫他、中座比丘也憐憫他、新比丘也憐憫他時,他在善法上的增長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減損,這也是作為庇護者之法。
再者,比丘們!比丘有善友、善伴侶、善同志,[心想:]『比丘有善友、善伴侶、善同志。』上座比丘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中座比丘也……新比丘也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當上座比丘憐憫他、中座比丘也憐憫他、新比丘也憐憫他時,他在善法上的增長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減損,這也是作為庇護者之法。
再者,比丘們!比丘是易順從糾正者,具備作易順從糾正法,能忍耐、善理解教誡者,[心想:]『比丘是易順從糾正者,具備作易順從糾正法,能忍耐、善理解教誡者。』上座比丘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中座比丘也……新比丘也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當上座比丘憐憫他、中座比丘也憐憫他、新比丘也憐憫他時,他在善法上的增長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減損,這也是作為庇護者之法。
再者,比丘們!比丘對同梵行者各種不同應該作的,在那裡,他是熟練者、不懶惰者,具備足以執行、足以安排的適當方法與思察者,[心想:]『比丘對同梵行者各種不同應該作的,在那裡,他是熟練者、不懶惰者,具備足以執行、足以安排的適當方法與思察者。』上座比丘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中座比丘也……新比丘也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當上座比丘憐憫他、中座比丘也憐憫他、新比丘也憐憫他時,他在善法上的增長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減損,這也是作為庇護者之法。
再者,學友們!比丘是法的愛欲者,可愛的對話者,在阿毘達磨與阿毘毘奈耶上廣大的欣喜者,[心想:]『比丘是法的愛欲者,可愛的對話者,在阿毘達磨與阿毘毘奈耶上廣大的欣喜者。』上座比丘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中座比丘也……新比丘也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當上座比丘憐憫他、中座比丘也憐憫他、新比丘也憐憫他時,他在善法上的增長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減損,這也是作為庇護者之法。
再者,學友們!比丘住於為了不善法的捨斷、為了善法的具足而活力已被發動的,剛毅、堅固的努力,不輕忽在善法上的責任,[心想:]『比丘住於為了不善法的捨斷、為了善法的具足而活力已被發動的,剛毅、堅固的努力,不輕忽在善法上的責任。』上座比丘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中座比丘也……新比丘也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當上座比丘憐憫他、中座比丘也憐憫他、新比丘也憐憫他時,他在善法上的增長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減損,這也是作為庇護者之法。
再者,學友們!比丘被無論怎樣的衣服、施食、住處、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滿足,[心想:]『比丘被無論怎樣的衣服、施食、住處、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滿足。』上座比丘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中座比丘也……新比丘也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當上座比丘憐憫他、中座比丘也憐憫他、新比丘也憐憫他時,他在善法上的增長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減損,這也是作為庇護者之法。
再者,學友們!比丘是有念者,具備最高的念與聰敏,是很久以前做過的、很久以前說過的記憶者與回憶者,[心想:]『比丘是有念者,具備最高的念與聰敏,是很久以前做過的、很久以前說過的記憶者與回憶者。』上座比丘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中座比丘也……新比丘也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當上座比丘憐憫他、中座比丘也憐憫他、新比丘也憐憫他時,他在善法上的增長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減損,這是作為庇護者之法。
再者,學友們!比丘是有慧者,具備導向生起與滅沒之慧;聖、洞察,導向苦的完全滅盡[之慧],[心想:]『比丘是有慧者,具備導向生起與滅沒之慧;聖、洞察,導向苦的完全滅盡[之慧]。』上座比丘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中座比丘也……新比丘也認為他應該被交談、應該被教誡,當上座比丘憐憫他、中座比丘也憐憫他、新比丘也憐憫他時,他在善法上的增長應該可以被預期,而非減損,這也是作為庇護者之法。
比丘們!你們要住於有庇護者,不要無庇護者。比丘們!無庇護者住於苦;比丘們!這是十種作為庇護者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