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9集12經/有餘依經(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那時,尊者舍利弗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衣鉢,為了托鉢進入舍衛城。
那時,尊者舍利弗這麼想:
「在舍衛城為了托鉢而行還太早,讓我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
那時,尊者舍利弗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抵達後,與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相互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
當時,其他外道遊行者們在圓形帳蓬集會共坐,出現這樣的談論:
「道友們!凡任何行有餘依而死者,全都不從地獄解脫,不從畜生界解脫,不從餓鬼界解脫,不從苦界、惡趣、下界解脫。」
那時,尊者舍利弗對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的所說,既不歡喜,也沒苛責。不歡喜,沒苛責後,站起來離開[,心想]:
「我在世尊面前必能了知這所說的義理。」
那時,尊者舍利弗在舍衛城為了托鉢而行後,食畢,從施食處返回,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舍利弗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裡,我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衣鉢,為了托鉢進入舍衛城。大德!我這麼想:『在舍衛城為了托鉢而行還太早,讓我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大德!那時,我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抵達後,與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相互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大德!當時,其他外道遊行者們在圓形帳蓬集會共坐,出現這樣的談論:『道友們!凡任何行有餘依而死者,全都不從地獄解脫,不從畜生界解脫,不從餓鬼界解脫,不從苦界、惡趣、下界解脫。』大德!那時,我對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的所說,既不歡喜,也沒苛責。不歡喜,沒苛責後,站起來離開[,心想]:『我在世尊面前必能了知這所說的義理。』」
「舍利弗!愚癡、無能的諸外道遊行者是誰啊,誰將知道『有餘依者』為有餘依者,或將知道『無餘依者』為無餘依者呢?
舍利弗!有這九種有餘依之人死時,從地獄解脫,從畜生界解脫,從餓鬼界解脫,從苦界、惡趣、下界解脫,哪九種呢?
舍利弗!這裡,某個人在戒上是全分行者,在定上是全分行者,在慧上是適量行者,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中般涅槃者,舍利弗!這是第一種有餘依之人死時,從地獄解脫,從畜生界解脫,從餓鬼界解脫,從苦界、惡趣、下界解脫。
再者,舍利弗!某個人在戒上是全分行者,在定上是全分行者,在慧上是適量行者,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生般涅槃者……(中略)無行般涅槃者……(中略)有行般涅槃者……(中略)上流到阿迦膩吒者,舍利弗!這是第五種有餘依之人死時,從地獄解脫,從畜生界解脫,從餓鬼界解脫,從苦界、惡趣、下界解脫。
再者,舍利弗!某個人在戒上是全分行者,在定上是適量行者,在慧上是適量行者,他以三結的滅盡,以貪、瞋、癡薄,為一來者,只來此世一回後,得到苦的結束,舍利弗!這是第六種有餘依之人死時,從地獄解脫,……(中略)從苦界、惡趣、下界解脫。
再者,舍利弗!某個人在戒上是全分行者,在定上是適量行者,在慧上是適量行者,他以三結的滅盡,為一種子者,只再生為人一次後,得到苦的結束,舍利弗!這是第七種有餘依之人死時,從地獄解脫,……(中略)從苦界、惡趣、下界解脫。
再者,舍利弗!某個人在戒上是全分行者,在定上是適量行者,在慧上是適量行者,他以三結的滅盡,為良家到良家者,二、三個良家的流轉輪迴後,得到苦的結束,舍利弗!這是第八種有餘依之人死時,從地獄解脫,……(中略)從苦界、惡趣、下界解脫。
再者,舍利弗!某個人在戒上是全分行者,在定上是適量行者,在慧上是適量行者,他以三結的滅盡為最多七次者,最多七次在天上與人間流轉輪迴後,得到苦的結束,舍利弗!這是第九種有餘依之人死時,從地獄解脫,從畜生界解脫,從餓鬼界解脫,從苦界、惡趣、下界解脫。
舍利弗!愚癡、無能的諸外道遊行者是誰啊,誰將知道『有餘依者』為有餘依者,或將知道『無餘依者』為無餘依者呢?
舍利弗!這是九種有餘依之人死時,從地獄解脫,從畜生界解脫,從餓鬼界解脫,從苦界、惡趣、下界解脫。
舍利弗!到目前為止,這個法的教說還未對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答覆過,那是什麼原因呢?不要他們聽聞這個法的教說後,引起放逸,舍利弗!然而,這個法的教說被我以問題的意趣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