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2.第二個五十則
(6) 1.喬達彌品
增支部8集51經/喬達彌經(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住在釋迦族人的迦毘羅衛城尼拘律園。
那時,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願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那就好了!」
「喬達彌!夠了!你不要喜好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
第二次,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願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那就好了!」
「喬達彌!夠了!你不要喜好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
第三次,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願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那就好了!」
「喬達彌!夠了!你不要喜好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
那時,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心想]:
「世尊不允許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沮喪、悲傷、淚流滿面、哭泣著向世尊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離開。
那時,世尊如其意住在迦毘羅衛城後,向毘舍離出發遊行。次第進行遊行,抵達毘舍離,在那裡,世尊就住在毘舍離的大林重閣講堂。
那時,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剃除頭髮,裹上袈裟衣後,與眾多女釋迦族人一起向毘舍離出發,次第來到毘舍離的大林重閣講堂。那時,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腳腫脹地、身體沾滿塵土地、沮喪、悲傷、淚流滿面、哭泣著站在門屋外面。
尊者阿難看見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腳腫脹、身體沾滿塵土、沮喪、悲傷、淚流滿面、哭泣著站在門屋外面。看見後,對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這麼說:
「喬達彌!你為何腳腫脹、身體沾滿塵土、沮喪、悲傷、淚流滿面、哭泣著站在門屋外面?」
「像這樣,大德!因為世尊不允許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
「那樣的話,喬達彌!請你就在這裡片刻,讓我乞求世尊[讓]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
那時,尊者阿難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位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腳腫脹、身體沾滿塵土、沮喪、悲傷、淚流滿面、哭泣著站在門屋外面[說]:『世尊不允許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大德!願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那就好了!」
「阿難!夠了!你不要喜好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
第二次,……(中略)。第三次,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願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那就好了!」
「阿難!夠了!你不要喜好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
那時,尊者阿難這麼想:
「世尊不允許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讓我以其他法門乞求世尊[讓]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
那時,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婦女能夠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後,作證入流果,或一來果,或不還果,或阿羅漢果嗎?」
「阿難!婦女能夠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後,作證入流果,或一來果,或不還果,或阿羅漢果。」
「大德!如果婦女能夠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後,作證入流果,或一來果,或不還果,或阿羅漢果,大德!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對世尊多所助益,是姨母、奶媽、養母、授乳者:出生後母乳已死而使世尊飲[乳]。願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那就好了!」
「阿難!如果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接受八敬重法,則令它成為她的具足戒:
已受具足戒百年的比丘尼對當天受具足戒的比丘應該作問訊、起立迎接、合掌行為、恭敬行為。此法應該被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後,有生之年不應該逾越。
比丘尼不應該靠近沒有比丘住處之處雨期安居。此法應該被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後,有生之年不應該逾越。
每半個月比丘尼應該到比丘僧團冀求二法:問布薩與親近教誡。此法應該被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後,有生之年不應該逾越。
當雨期安居已過時,比丘尼應該在兩個僧團中對三種狀況作自恣:所見、所聽聞、所疑。此法應該被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後,有生之年不應該逾越。
犯敬重法時,比丘尼應該在兩個僧團中行半個月的摩那埵。此法應該被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後,有生之年不應該逾越。
對六法已學習兩年的式叉摩那應該在兩個僧團中求具足戒。此法應該被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後,有生之年不應該逾越。
比丘尼不應該以任何理由責罵比丘。此法應該被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後,有生之年不應該逾越。
從今天起,禁止比丘尼告誡比丘,不禁止比丘告誡比丘尼。此法應該被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後,有生之年不應該逾越。
阿難!如果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接受這八敬重法,則令它成為她的具足戒。」
那時,尊者阿難在世尊面前學得這八敬重法後,去見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抵達後,對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這麼說:
「喬達彌!如果你接受八敬重法,則它將成為你的具足戒:
已受具足戒百年的比丘尼對當天受具足戒的比丘應該作問訊、起立迎接、合掌行為、恭敬行為。此法應該被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後,有生之年不應該逾越。……(中略)
從今天起,禁止比丘尼告誡比丘,不禁止比丘告誡比丘尼。此法應該被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後,有生之年不應該逾越。
喬達彌!如果你接受這八敬重法,則它將成為你的具足戒。」
「大德阿難!猶如年輕、年少、喜好裝飾的女子或男子,頭已洗,得到青蓮花環、大茉莉花環、善思花環,以兩手領受後,會戴在頭頂上。同樣的,大德阿難!我接受這八敬重法,有生之年不會逾越。」
那時,尊者阿難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摩訶波闍波提喬達彌已接受八敬重法,有生之年不會逾越。」
「阿難!如果婦女不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阿難!梵行會是久住的,正法將能住立千年,但,阿難!因為婦女在如來宣說的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阿難!現在,梵行將是不久住的,阿難!現在,正法將只能住立五百年。
阿難!猶如凡多女人而少男子的家容易被盜賊、小偷侵犯。同樣的,阿難!當婦女在無論什麼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則梵行將是不久住的。
阿難!猶如當稻田已成熟時,生黴菌病而到下,這樣,稻田是不久住的。同樣的,阿難!當婦女在無論什麼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則梵行將是不久住的。
阿難!猶如當甘蔗田已成熟時,生暗紅病而到下,這樣,甘蔗田是不久住的。同樣的,阿難!當婦女在無論什麼法律中獲得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則梵行將是不久住的。
阿難!猶如男子會預先綁好大池的堤防,使水不溢出。同樣的,阿難!我預先為比丘尼安立八敬重法,有生之年不應該逾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