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8集46經/阿那律經(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住在憍賞彌瞿師羅園。
當時,尊者阿那律進入中午的休息與獨坐。
那時,眾多合意天眾的天神來見尊者阿那律。抵達後,向尊者阿那律問訊,接著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那些天神對尊者阿那律這麼說:
「阿那律大德!我們名叫合意天眾的天神,在三處作統治權,行使自在:阿那律大德!我們希望怎樣的容色,我們立即得到那樣的容色;我們希望怎樣的聲音,我們立即得到那樣的聲音;我們希望怎樣的樂,我們立即得到那樣的樂,阿那律大德!我們名叫合意天眾的天神,在這三處作統治權,行使自在。」
那時,尊者阿那律這麼想:
「喔!願這些天神全都成為青色:青色容色、青色衣服、青色裝飾。」
那時,那些天神了知尊者阿那律的心後,全都成為青色:青色容色、青色衣服、青色裝飾。
那時,尊者阿那律這麼想:
「喔!願這些天神全都成為黃色……(中略)全都成為赤色……全都成為白色:白色容色、白色衣服、白色裝飾。」
那時,那些天神了知尊者阿那律的心後,全都成為白色:白色容色、白色衣服、白色裝飾。
那時,那些天神一個唱歌,一個跳舞,一個彈指演奏,猶如被善練訓者善彈奏、被有技術者打擊五種樂器的聲音是可愛的、誘人的、適宜的、有愛情的、陶醉的,同樣的,那些天神裝飾的聲音是可愛的、誘人的、適宜的、有愛情的、陶醉的。
那時,尊者阿那律丟下諸根。
那時,那些天神[心想]:「聖阿那律不享用。」就在那裡消失了。
那時,尊者阿那律在傍晚時,從獨坐中出來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阿那律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裡,我進入中午的休息與獨坐。 大德!那時,眾多合意天眾的天神來見我。抵達後,向我問訊,接著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那些天神對我這麼說:『阿那律大德!我們名叫合意天眾的天神,在三處作統治權,行使自在:阿那律大德!我們希望怎樣的容色,我們立即得到那樣的容色;我們希望怎樣的聲音,我們立即得到那樣的聲音;我們希望怎樣的樂,我們立即得到那樣的樂,阿那律大德!我們名叫合意天眾的天神,在這三處作統治權,行使自在。』大德!那時,我這麼想:『喔!願這些天神全都成為青色:青色容色、青色衣服、青色裝飾。』大德!那時,那些天神了知我的心後,全都成為青色:青色容色、青色衣服、青色裝飾。大德!那時,我這麼想:『喔!願這些天神全都成為黃色……(中略)全都成為赤色……全都成為白色:白色容色、白色衣服、白色裝飾。』大德!那時,那些天神了知我的心後,全都成為白色:白色容色、白色衣服、白色裝飾。大德!那時,那些天神一個唱歌,一個跳舞,一個彈指演奏,猶如被善練訓者善彈奏、被有技術者打擊五種樂器的聲音是可愛的、誘人的、適宜的、有愛情的、陶醉的,同樣的,那些天神裝飾的聲音是可愛的、誘人的、適宜的、有愛情的、陶醉的。大德!那時,我丟下諸根。大德!那時,那些天神[心想]:『聖阿那律不享用。』就在那裡消失了。大德!具備多少法,婦女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與合意天眾的天神為同伴呢?」
「阿那律!具備八法,婦女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與合意天眾的天神為同伴,哪八個呢?
阿那律!這裡,婦女對凡父母為她欲求利益、尋求利益、以憐愍、出自憐愍而給與的丈夫,對他,她是比他早起者、比他晚睡者、順從者、行合意者、說喜歡聽的話者。
凡那些丈夫尊重者:[他的]父親或母親或沙門或婆羅門,她恭敬、尊重、尊敬、崇敬他們,並且當[他們]到來時,她以座位與水尊敬。
凡那些丈夫[家]內部的工作:『羊毛[類的]』或『綿花[類的]』,在那裡,她是熟練者、不懶惰者,具備足以執行、足以安排的適當方法與思察。
凡那些丈夫[家]內部的人:『奴僕』或『報信者』或『工人』,對他們,她對已作的知道已被作,她對未作的知道未被作,她知道生病者有力氣[或]無力氣,她以部分硬食與軟食分享。
凡丈夫帶回來的財物或穀物或黃金,她達成守護、保護,在那裡,她是不墮落者、不盜取者、不酒醉者、不毀壞者。
她是優婆夷: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團。
她是持戒者:離殺生、離未給予而取、離邪淫、離妄語者、離榖酒、果酒、酒放逸處。
她是施捨者:以離慳垢之心住於在家,自在施捨,親手施與,樂於捨,回應乞求,樂於均分與布施者。
阿那律!具備這八法,婦女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與合意天眾的天神為同伴。」
「她不輕蔑丈夫:凡一切時都支持她者,
常熱心者、熱切者,帶給她一切想要的之男子。
吉祥者也不對丈夫,以嫉妒而起之話語瞋惱,
對丈夫所尊重的一切,賢智者尊敬。
比他早起者、不懶惰者,從僕的愛護者,
行丈夫合意的,守護已得的。
凡婦人是這樣轉起者,丈夫的意欲與權力之隨順者,
那些名為合意天,她往生到該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