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8集22經/郁伽經第二(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住在跋耆的象村。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你們應該憶持象村之屋主郁伽具備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這就是世尊所說。說了這個後,善逝起座進入住處。
那時,某位比丘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衣鉢,去象村屋主郁伽的住處。抵達後,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
那時,象村之屋主郁伽去見那位比丘。抵達後,向那位比丘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位比丘對象村之屋主郁伽這麼說:
「屋主!世尊說你具備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屋主!世尊說你具備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是什麼呢?」
「大德!我不知道世尊說我具備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是什麼,但,大德!我存在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請你聽!請你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屋主!」那位比丘回答象村之屋主郁伽。
象村之屋主郁伽這麼說:
「大德!當我在象園繞行(自娛)時第一次遠遠地看見世尊,大德!看見的同時,我的心就淨信世尊,酒醉消失了。大德!這是我存在的第一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有淨信心地服侍世尊,而世尊對我說次第說,即:布施說、戒說、天界說;說明欲的過患、卑下、雜染,離欲的效益。當世尊了知我有順從心、柔軟心、離蓋心、高揚心、淨信心,那時,他說明諸佛最勝的說法:苦、集、滅、道,猶如清淨、已離污染的衣服完全領受染色。同樣的,就在那座位上我的遠塵、離垢之法眼生起:『凡任何集法都是滅法。』大德!我已見法、已獲得法、已知法、已深入法,脫離疑惑、離迷惑,得無畏,在大師教說上不緣於他,就在那裡歸依佛、法、僧團,受持以梵行為第五的學處。大德!這是我存在的第二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有四個年輕妻子,大德!那時,我去見那些妻子。抵達後,對那些妻子這麼說:『姊妹們!我已受持以梵行為第五的學處,凡想要者,請就在這裡享受財富與作福德,或請回自己的親戚家,或者,有其他心儀男子者,我將給你們誰(哪位心儀男子)呢?』大德!當這麼說時,最年長的妻子對我這麼說:『主人!請給我名叫這樣的男子。』大德!那時,我派人迎接那位男子後,左手握著妻子,右手握著金澡罐,獻給那位男子。大德!然而,當我永捨年輕妻子時,不自證心的變動。大德!這是我存在的第三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又,大德!我家存在著財富,但,那些[財富]平等地與持戒者、善法者[分享]。大德!這是我存在的第四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又,大德!我侍奉比丘,則恭敬地侍奉,非不恭敬。大德!如果那位尊者教導我法,則恭敬地聽聞,非不恭敬;如果那位尊者沒教導我法,則我會教導他法。大德!這是我存在的第五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又,大德!當僧團被招請時,天神來見我後,告知:『屋主!那樣的比丘是俱分解脫者;那樣的比丘是慧解脫者;那樣的比丘是身證者;那樣的比丘是達到見者;那樣的比丘是信解脫者;那樣的比丘是隨法行者;那樣的比丘是隨信行者;那樣的比丘是持戒善法者;那樣的比丘是破戒惡法者。』那並非不可思議,大德!當我供給僧團食物時,我不證知生起這樣的心:『讓我對這位施與少;讓我對這位施與多。』大德!然而,我只平等心地施與。我這是我存在的第六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又,大德!天神來見我後,告知:『屋主!法被世尊善說。』那並非不可思議,大德!當這麼說時,我對那位天神這麼說:『[不管]你們天神會這麼說或不會這麼說,法都被世尊善說。』又,大德!我不證知因為這樣而有心的高慢:『天神來見我,或我與天神一起共語。』大德!這是我存在的第七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如果我比世尊先死,如果世尊記說我:『象村屋主郁伽沒有返回這個世間的結。』那並非不可思議。大德!這是我存在的第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這是我存在的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但我不知道世尊說我具備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是什麼。」
那時,那位比丘在象村之屋主郁伽的住處取了施食後,起座離開。那時,那位比丘食畢,從施食處返回,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位比丘將與象村之屋主郁伽間的交談全部告訴世尊。[世尊說:]
「比丘!好!好!當象村之屋主郁伽像那樣回答時,他正確地回答了你,比丘!象村之屋主郁伽就被我記說具備這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又,比丘!你應該憶持象村之屋主郁伽具備這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