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8集19經/玻哈蠟大經(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住在衛勒若的那類嚕印度楝樹下。
那時,玻哈蠟大阿修羅王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世尊對玻哈蠟大阿修羅王這麼說:
「而,玻哈蠟大!阿修羅們在大海中歡樂嗎?」
「大德!阿修羅們在大海中歡樂。」
「玻哈蠟大!但阿修羅們看見大海中有多少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大海中歡樂呢?」
「大德!阿修羅們看見大海中有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大海中歡樂,哪八個呢?
大德!大海次第低斜、次第傾斜、次第坡斜,不急速地如斷崖。大德!凡大海次第低斜、次第傾斜、次第坡斜,不急速地如斷崖者,大德!這是阿修羅們看見大海中的第一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大海中歡樂。
再者,大德!大海穩定,不超越海岸。大德!凡大海穩定,不超越海岸者,大德!這是阿修羅們看見大海中的第二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大海中歡樂。
再者,大德!大海不與死屍共住,凡在大海中有死屍,則急速地運到海岸,堆上陸地。大德!大海不與死屍共住,凡在大海中有死屍,則急速地運到海岸,堆上陸地者,大德!這是阿修羅們看見大海中的第三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大海中歡樂。
再者,大德!凡任何大河,即:恒河、耶牟那河、阿致羅筏底河、薩羅浮河、摩醯河,到達那大海後,放棄先前的名字與家系,就被以那大海為名。大德!凡任何大河,即:恒河、耶牟那河、阿致羅筏底河、薩羅浮河、摩醯河,到達那大海後,放棄先前的名字與家系,就被以那大海為名者,大德!這是阿修羅們看見大海中的第四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大海中歡樂。
再者,大德!凡世間中的水流進入大海,以及雨水從空中落下,大海不因此而被看到不足或充滿。大德!凡世間中的水流進入大海,以及雨水從空中落下,大海不因此而被看到不足或充滿者,大德!這是阿修羅們看見大海中的第五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大海中歡樂。
再者,大德!大海只有一味:鹹味。大德!凡大海只有一味:鹹味者,大德!這是阿修羅們看見大海中的第六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大海中歡樂。
再者,大德!大海有許多寶物、種種寶物,在那裡,這些寶物即:真珠、寶珠、琉璃、硨磲貝、石英、珊瑚、銀、金、紅寶石、貓眼石。大德!凡大海有許多寶物、種種寶物,在那裡,這些寶物即:真珠、寶珠、琉璃、硨磲貝、石英、珊瑚、銀、金、紅寶石、貓眼石者,大德!這是阿修羅們看見大海中的第七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大海中歡樂。
再者,大德!大海是大生物的住所,在那裡,這些大生物:提麋魚、提麋格勒魚、提麋樂逼格勒魚、阿修羅、龍、乾達婆在大海中個體有一百由旬、二百由旬、三百由旬、四百由旬、五百由旬。大德!凡大海是大生物的住所,在那裡,這些大生物:提麋魚、提麋格勒魚、提麋樂逼格勒魚、阿修羅、龍、乾達婆在大海中個體有一百由旬、二百由旬、三百由旬、四百由旬、五百由旬者,大德!這是阿修羅們看見大海中的第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大海中歡樂。
大德!阿修羅們看見大海中有這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大海中歡樂。
而,大德!比丘們在這法與律中歡樂嗎?」
「玻哈蠟大!比丘們在這法與律中歡樂。」
「大德!但比丘們看見這法與律中有多少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這法與律中歡樂呢?」
「玻哈蠟大!比丘們看見這法與律中有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這法與律中歡樂,哪八個呢?
玻哈蠟大!猶如大海次第低斜、次第傾斜、次第坡斜,不急速地如斷崖,同樣的,玻哈蠟大!在這法與律中次第學、次第作、次第行,不急速地有完全智的通達。玻哈蠟大!凡在這法與律中次第學、次第作、次第行,不急速地有完全智的通達者,玻哈蠟大!這是比丘們看見這法與律中的第一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這法與律中歡樂。
玻哈蠟大!猶如大海穩定,不超越海岸,同樣的,玻哈蠟大!凡我為弟子安立學處,我的弟子即使涉及性命也不超越。玻哈蠟大!凡我為弟子安立學處,我的弟子即使涉及性命也不超越者,玻哈蠟大!這是比丘們看見這法與律中的第二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這法與律中歡樂。
玻哈蠟大!猶如大海不與死屍共住,凡在大海中有死屍,則急速地運到海岸,堆上陸地,同樣的,玻哈蠟大!凡破戒者、惡法者、不淨與行懷疑行為者、行為隱密者、非沙門而自稱沙門者、非婆羅門而自稱婆羅門者、內部腐爛的漏出者、惡劣性格者,僧團不與他共住,急速地集合後舉罪,即使他已在比丘僧團中共坐,那時,他遠離僧團,僧團也遠離他。玻哈蠟大!凡破戒者、惡法者、不淨與行懷疑行為者、行為隱密者、非沙門而自稱沙門者、非婆羅門而自稱婆羅門者、內部腐爛的漏出者、惡劣性格者,僧團不與他共住,急速地集合後舉罪,即使他已在比丘僧團中共坐,那時,他遠離僧團,僧團也遠離他者,玻哈蠟大!這是比丘們看見這法與律中的第三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這法與律中歡樂。
玻哈蠟大!猶如凡任何大河,即:恒河、耶牟那河、阿致羅筏底河、薩羅浮河、摩醯河,到達那大海後,放棄先前的名字與家系,就被以那大海為名,同樣的,玻哈蠟大!這四姓:剎帝利、婆羅門、毘舍、首陀羅,他們在這被如來教導的法與律中,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後,放棄先前的名字與家系,就被以那沙門釋迦子為名。玻哈蠟大!凡這四姓:剎帝利、婆羅門、毘舍、首陀羅,他們在這被如來教導的法與律中,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後,放棄先前的名字與家系,就被以那沙門釋迦子為名者,玻哈蠟大!這是比丘們看見這法與律中的第四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這法與律中歡樂。
玻哈蠟大!猶如凡世間中的水流進入大海,以及雨水從空中落下,大海不因此而被看到不足或充滿,同樣的,玻哈蠟大!即使眾多比丘般涅槃於無餘涅槃界,無餘涅槃界不因此而被看到不足或充滿。玻哈蠟大!凡即使眾多比丘般涅槃於無餘涅槃界,無餘涅槃界不因此而被看到不足或充滿者,玻哈蠟大!這是比丘們看見這法與律中的第五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這法與律中歡樂。
玻哈蠟大!猶如大海只有一味:鹹味,同樣的,玻哈蠟大!這法與律只有一味:解脫味。玻哈蠟大!凡這法與律只有一味:解脫味者,玻哈蠟大!這是比丘們看見這法與律中的第六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這法與律中歡樂。
玻哈蠟大!猶如大海有許多寶物、種種寶物,在那裡,這些寶物即:真珠、寶珠、琉璃、硨磲貝、石英、珊瑚、銀、金、紅寶石、貓眼石,同樣的,玻哈蠟大!這法與律有許多寶物、種種寶物,在那裡,這些寶物即:四念住、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支聖道。玻哈蠟大!這法與律有許多寶物、種種寶物,在那裡,這些寶物即:四念住、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支聖道者,玻哈蠟大!這是比丘們看見這法與律中的第七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這法與律中歡樂。
玻哈蠟大!猶如大海是大生物的住所,在那裡,這些大生物:提麋魚、提麋格勒魚、提麋樂逼格勒魚、阿修羅、龍、乾達婆,在大海中個體有一百由旬、二百由旬、三百由旬、四百由旬、五百由旬,同樣的,玻哈蠟大!這法與律是大生物的住所,在那裡,這些大生物是入流者、為了入流果的作證之行者、一來者、為了一來果的作證之行者、不還者、為了不還果的作證之行者、阿羅漢、為了阿羅漢果的作證之行者。玻哈蠟大!這法與律是大生物的住所,在那裡,這些大生物是入流者、為了入流果的作證之行者、一來者、為了一來果的作證之行者、不還者、為了不還果的作證之行者、阿羅漢、為了阿羅漢果的作證之行者,玻哈蠟大!這是比丘們看見這法與律中的第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這法與律中歡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