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8集12經/獅子經(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住在毘舍離大林重閣講堂。
當時,眾多有名的離車族人在集會所集會共坐,以種種法門對世尊稱讚、對法稱讚、對僧團稱讚。
當時,尼乾陀的弟子,獅子將軍坐在那集會處。
那時,尼乾陀的弟子,獅子將軍這麼想:
「無疑的,他必將是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因為像這樣,這眾多有名的離車族人在集會所集會共坐,以種種法門對世尊稱讚,對法稱讚,對僧團稱讚,讓我去見那位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
那時,獅子將軍去見尼乾陀若提子。抵達後對尼乾陀若提子這麼說:
「大德!我想去見沙門喬達摩。」
「獅子!作業論的你為何要去見沙門喬達摩呢?獅子!因為不作業論的沙門喬達摩為不作業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那時,獅子將軍準備去見世尊的心止息了。
第二次,眾多有名的離車族人在集會所集會共坐,以種種法門對世尊稱讚,對法稱讚,對僧團稱讚。第二次,獅子將軍這麼想:
「無疑的,他必將是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因為像這樣,這眾多有名的離車族人在集會所集會共坐,以種種法門對世尊稱讚,對法稱讚,對僧團稱讚,讓我去見那位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
那時,獅子將軍去見尼乾陀若提子。抵達後對尼乾陀若提子這麼說:
「大德!我想去見沙門喬達摩。」
「獅子!作業論的你為何要去見沙門喬達摩呢?獅子!因為不作業論的沙門喬達摩為不作業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第二次,獅子將軍準備去見世尊的心止息了。
第三次,眾多有名的離車族人在集會所集會共坐,以種種法門對世尊稱讚,對法稱讚,對僧團稱讚。第三次,獅子將軍這麼想:
「無疑的,他必將是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因為像這樣,這眾多有名的離車族人在集會所集會共坐,以種種法門對世尊稱讚,對法稱讚,對僧團稱讚。允許或不允許,尼乾陀將能對我怎樣呢?讓我在尼乾陀不允許的情況下去見那位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
那時,獅子將軍為了見世尊,以五百輛車中午從毘舍離出發,以車輛一直到車輛能通行之處,然後下車步行前往。那時,獅子將軍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獅子將軍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聽說此:『不作業論的沙門喬達摩為不作業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大德!凡那些這麼說:『不作業論的沙門喬達摩為不作業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者,大德!那些是否為世尊的所說之說,而且不以不實而毀謗世尊,他們法、隨法地解說了,而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不來到應該被呵責處嗎?大德!因為我們不想誹謗世尊。」
「獅子!有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不作業論的沙門喬達摩為不作業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獅子!有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作業論的沙門喬達摩為作業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獅子!有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斷滅論的沙門喬達摩為斷滅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獅子!有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嫌惡者沙門喬達摩為嫌惡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獅子!有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說時,他會說我:『虛無論者沙門喬達摩為虛無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獅子!有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苦行者沙門喬達摩為苦行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獅子!有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離胎的沙門喬達摩為與胎無關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獅子!有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穌息的沙門喬達摩為穌息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獅子!什麼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不作業論的沙門喬達摩為不作業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呢?獅子!因為我說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的不作業,我對種種惡不善法說不作業,獅子!是這個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不作業論的沙門喬達摩為不作業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獅子!什麼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作業論的沙門喬達摩為作業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呢?獅子!因為我說身善行、語善行、意善行的作業,我說種種善法的作業,獅子!是這個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作業論的沙門喬達摩為作業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獅子!什麼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斷滅論的沙門喬達摩為斷滅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呢?獅子!因為我說貪、瞋、癡的斷滅,我對種種惡不善法說斷滅,獅子!是這個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斷滅論的沙門喬達摩為斷滅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獅子!什麼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嫌惡者沙門喬達摩為嫌惡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呢?獅子!因為我嫌惡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我對種種惡不善法的等至嫌惡,獅子!是這個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嫌惡者沙門喬達摩為嫌惡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獅子!什麼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虛無論者沙門喬達摩為虛無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呢?獅子!因為我為貪、瞋、癡的調伏教導法,我為種種惡不善法的調伏教導法,獅子!是這個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虛無論者沙門喬達摩為虛無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獅子!什麼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苦行者沙門喬達摩為苦行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呢?獅子!我說惡不善法: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應該被苦行[燒盡],獅子!凡當應該被苦行[燒盡]的惡不善法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者,我說他是『苦行者』。獅子!如來應該被苦行[燒盡]的惡不善法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獅子!是這個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苦行者沙門喬達摩為苦行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獅子!什麼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離胎的沙門喬達摩為與胎無關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呢?獅子!未來從母胎生出的誕生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者,我說他是『與胎無關者』。獅子!如來未來從母胎生出的誕生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獅子!是這個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離胎的沙門喬達摩為與胎無關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獅子!什麼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穌息的沙門喬達摩為穌息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呢?獅子!因為我以無上穌息帶來穌息,我為穌息教導法,我也以此調伏弟子們,獅子!是這個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穌息的沙門喬達摩為穌息教導法,也以此調伏弟子們。』」
當這麼說時,獅子將軍對世尊這麼說:
「太偉大了,大德!太偉大了,大德!……(中略)大德!請世尊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
「獅子!請你作慎重考慮,慎重考慮對像你這樣有名的人是好的。」
「大德!以此,我對世尊更悅意與滿意了,以世尊對我這麼說:『獅子!請你作慎重考慮,慎重考慮對像你這樣有名的人是好的。』大德!因為其他外道得到我為弟子後,會手持旗幟繞行整個毘舍離[而宣告]:『獅子將軍已成為我的弟子了。』然而世尊卻這麼說:『獅子!請你作慎重考慮,慎重考慮對像你這樣有名的人是好的。』大德!這是第二次我歸依世尊、法、比丘僧團,請世尊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
「獅子!長久以來,你家已是尼乾陀的供給源,因此,當他們靠近時,你應該考慮食物的施與。」
「大德!以此,我對世尊更悅意與滿意了,以世尊對我這麼說:『獅子!長久以來,你家已是尼乾陀的供給源,因此,當他們靠近時,你應該考慮食物的施與。』大德!這被我聽聞:『沙門喬達摩這麼說:「布施只應該施與我,只應該施與我的弟子;只施與我有大果,非施與其他人有大果;只施與我的弟子有大果,非施與其他人的弟子有大果。」』然而世尊卻勸導我對尼乾陀布施,但,大德!這裡,我們將知道適當時機的。大德!這是第三次我歸依世尊、法、比丘僧團,請世尊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
那時,世尊對獅子將軍說次第說,即:布施說、戒說、天界說;說明欲的過患、卑下、雜染,離欲的效益。當世尊了知獅子將軍有順從心、柔軟心、離蓋心、高揚心、淨信心時,那時,他說明諸佛最勝的說法:苦、集、滅、道,猶如清淨、已離污染的衣服完全領受染色。同樣的,就在那座位上獅子將軍的遠塵、離垢之法眼生起:「凡任何集法都是滅法。」
那時,獅子將軍已見法、已獲得法、已知法、已深入法,脫離疑惑、離迷惑,得無畏,在大師教說上不緣於他,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請世尊與比丘僧團一起同意明天我的飲食[供養]。」
世尊以沈默同意了。
那時,獅子將軍知道世尊同意後,起座向世尊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離開。
那時,獅子將軍召喚某位男子:
「喂!男子!請你去找些處理好的肉。」
那時,那夜過後,獅子將軍在自己的住處準備勝妙的硬食與軟食後,時候到時通知世尊:
「大德!時候已到,飲食已[準備]完成。」
那時,世尊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衣鉢,去獅子將軍的住處。抵達後,與比丘僧團一起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
當時,眾多尼乾陀在毘舍離從街道到街道;從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揮舞手臂號泣:
「今天,大隻家畜被獅子將軍殺了後,作沙門喬達摩的食物,那位沙門喬達摩知道關於製作肉的事,緣於業而食用。」
那時,某位男子去見獅子將軍。抵達後,在耳邊告知獅子將軍:
「真的,大德!你應該知道:那些眾多尼乾陀在毘舍離從街道到街道;從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揮舞手臂號泣:『今天,大隻家畜被獅子將軍殺了後,作沙門喬達摩的食物,那位沙門喬達摩知道關於製作肉的事,緣於業而食用。』」
「夠了!紳士!長久以來,那些尊者欲不稱讚佛陀,欲不稱讚法,欲不稱讚僧團,那些尊者從不停止以不存在、虛偽、虛妄、不實歪曲那位世尊,我們不會因為活命而故意奪取生類的生命。」
那時,獅子將軍親手以勝妙的硬食與軟食款待與滿足以佛陀為上首的比丘僧團。
那時,世尊食用完畢手離鉢時,獅子將軍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獅子將軍,使之歡喜,然後起座離開。
[那時,世尊就這個因由、這個機會作如法的談論後,召喚比丘們:「比丘們!不應該吃那種作了指定的肉,如果吃了,犯惡作(突吉羅)。比丘們!我允許三點清淨的魚、肉:未見、未聞、不懷疑。」(律藏/大品巴利/6藥犍度 178.獅子將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