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2.大品
增支部8集11經/衛勒若經(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衛勒若的那類嚕印度楝樹下。
那時,[一位]衛勒若的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衛勒若的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先生!這被我聽聞:『沙門喬達摩不問訊、起立迎接、以座位邀請已衰老、已年老,高齡而年邁,已到了老人期的婆羅門們。』喬達摩先生!這是真的,因為,喬達摩尊師不問訊、起立迎接、以座位邀請已衰老、已年老,高齡而年邁,已到了老人期的婆羅門們,喬達摩先生!這是不當的。」
「婆羅門!我不見在這包括天、魔、梵的世間;包括沙門、婆羅門、天、人的世代中,有我應該問訊、起立迎接、以座位邀請者,婆羅門!因為,如果受如來問訊、起立迎接、以座位邀請者,他的頭會破裂。」
「喬達摩尊師是無味的樣子者。」
「婆羅門!有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沙門喬達摩是無味的樣子者。』婆羅門!凡那些色之味、聲音之味、氣味之味、味道之味、所觸之味,對如來來說,那些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婆羅門!是這個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沙門喬達摩是無味的樣子者。』但你沒根據此而說。」
「喬達摩尊師是無享樂者。」
「婆羅門!有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沙門喬達摩是無享樂者。』婆羅門!凡那些色之享樂、聲音之享樂、氣味之享樂、味道之享樂、所觸之享樂,對如來來說,那些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婆羅門!是這個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沙門喬達摩是無享樂者。』但你沒根據此而說。」
「喬達摩尊師是不作業論者。」
「婆羅門!有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沙門喬達摩是不作業論者。』婆羅門!因為我說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的不作業,我對種種惡不善法說不作業。婆羅門!是這個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沙門喬達摩是不作業論者。』但你沒根據此而說。」
「喬達摩尊師是斷滅論者。」
「婆羅門!有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沙門喬達摩是斷滅論者。』婆羅門!因為我說貪、瞋、癡的斷滅,我對種種惡不善法說斷滅。婆羅門!是這個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沙門喬達摩是斷滅論者。』但你沒根據此而說。」
「喬達摩尊師是嫌惡者。」
「婆羅門!有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沙門喬達摩是嫌惡者。』婆羅門!因為我嫌惡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我對種種惡不善法的等至嫌惡。婆羅門!是這個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沙門喬達摩是嫌惡者。』但你沒根據此而說。」
「喬達摩尊師是虛無論者。」
「婆羅門!有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沙門喬達摩是虛無論者。』婆羅門!因為我為貪、瞋、癡的調伏教導法,我為種種惡不善法的調伏教導法。婆羅門!是這個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沙門喬達摩是虛無論者。』但你沒根據此而說。」
「喬達摩尊師是苦行者。」
「婆羅門!有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沙門喬達摩是苦行者。』婆羅門!我說惡不善法: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應該被苦行[燒盡],婆羅門!凡當應該被苦行[燒盡]的惡不善法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者,我說他是『苦行者』。婆羅門!如來應該被苦行燒盡的惡不善法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婆羅門!是這個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沙門喬達摩是苦行者。』但你沒根據此而說。」
「喬達摩尊師是離胎者。」
「婆羅門!有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沙門喬達摩是離胎者。』婆羅門!凡未來從母胎再生的誕生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者,我說他是『離胎者』。婆羅門!如來未來從母胎再生的誕生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婆羅門!是這個法門,經由該法門,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我:『沙門喬達摩是離胎者。』但你沒根據此而說。
婆羅門!猶如有八個、十個,或十二個雞蛋,被母雞好好地臥在上面,被好好地孵,被好好地培育,如果那些雛雞最先以足爪尖或嘴尖啄破蛋殼,然後平安地破殼而出者,應該被說為:『最年長的或最年輕的呢?』」
「喬達摩先生!牠應該被說為最年長的,喬達摩先生!因為那隻是最年長的。」
「同樣的,婆羅門!在進入了無明的人們中,像蛋一樣被覆蓋,我突破無明的蛋殼後,成為世界中一個無上遍正覺的現正覺者,婆羅門!我確實是世界的最年長者、最上者。又,婆羅門!我的活力已被激發而不退,念已現前而不忘失,身已寧靜而無激情,心已入定而一境。婆羅門!我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以尋與伺的平息,自信,一心,進入後住於無尋、無伺,定而生喜、樂的第二禪;以喜的褪去與住於平靜、有念、正知,以身體感受樂,進入後住於這聖弟子宣說:『他是平靜、具念、住於樂者』的第三禪;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及以之前喜悅與憂的滅沒,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念遍淨的第四禪,當那個心是這樣入定的、遍淨的、淨化的、無穢的、離隨雜染的、可塑的、適合作業的、住立的、到達不動時,我使心轉向許多前世住處回憶之智。我回憶起許多前世住處,即: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百生、千生、十萬生、許多壞劫、許多成劫、許多壞成劫:『在那裡是這樣的名、這樣的姓氏、這樣的容貌、[吃]這樣的食物、這樣的苦樂感受、這樣的壽長,從那裡死後生於那裡,而在那裡又是這樣的名、這樣的姓氏、這樣的容貌、[吃]這樣的食物、這樣的苦樂感受、這樣的壽長,從那裡死後生於這裡。』像這樣,我回憶起許多前世住處有這樣的行相與境遇,婆羅門!這是在初夜時段被我證得的第一明,當我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無明已被破壞,明已生起;黑闇已被破壞,光明已生起。婆羅門!這是我的第一個破殼,就像雛雞突破蛋殼。
當那個心是這樣入定的、遍淨的、淨化的、無穢的、離隨雜染的、可塑的、適合作業的、住立的、到達不動時,我使心轉向眾生死亡與往生之智,我以清淨、超越人的天眼,看見當眾生死時、往生時,在下劣、勝妙,美、醜,幸、不幸中,了知眾生依業流轉:『這些眾生諸君,具備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斥責聖者,邪見與持邪見之業行,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或者這些眾生諸君,具備身善行、語善行、意善行,不斥責聖者,正見與持正見之業行,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這樣,我以清淨、超越人的天眼,看見當眾生死時、往生時,在下劣、勝妙,美、醜,幸、不幸中,了知眾生依業流轉,這是在中夜時段被我證得的第二明,當我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無明已被破壞,明已生起;黑闇已被破壞,光明已生起。婆羅門!這是我的第二個破殼,就像雛雞突破蛋殼。
當那個心是這樣入定的、遍淨的、淨化的、無穢的、離隨雜染的、可塑的、適合作業的、住立的、到達不動時,我使心轉向煩惱之滅盡智。我如實證知:『這是苦。』如實證知:『這是苦集。』如實證知:『這是苦滅。』如實證知:『這是導向苦滅道跡。』如實證知:『這些是煩惱。』如實證知:『這是煩惱集。』如實證知:『這是煩惱滅。』如實證知:『這是導向煩惱滅道跡。』當我這麼知、這麼見時,心從欲的煩惱解脫,心從有的煩惱解脫,心從無明的煩惱解脫。當解脫時,有『[這是]解脫』之智,我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這是在後夜時段被我證得的第三明,當我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無明已被破壞,明已生起;黑闇已被破壞,光明已生起。婆羅門!這是我的第三個破殼,就像雛雞突破蛋殼。」
當這麼說時,衛勒若的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尊師是最年長者,喬達摩尊師是最上者。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喬達摩先生!猶如能扶正顛倒的,能顯現被隱藏的,能告知迷途者的路,能在黑暗中持燈火:『有眼者看得見諸色』。同樣的,法被喬達摩尊師以種種法門說明。我歸依喬達摩尊師、法、比丘僧團,請喬達摩尊師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