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8集9經/難陀經(莊春江譯)
「比丘們!當正確地說時,能說難陀是『善男子』;比丘們!當正確地說時,能說難陀是『大力士』;比丘們!當正確地說時,能說難陀是『端正的』;比丘們!當正確地說時,能說難陀是『重貪者』。
比丘們!難陀能夠行圓滿、遍清淨的梵行,除了具備守護根門、飲食知適量、專修清醒、念與正知外,還有什麼呢?
比丘們!在這裡,這是關於難陀的守護根門:比丘們!如果難陀必須向東邊看,難陀以心思考一切後,向東邊看:『當我這麼向東邊看時,貪婪、憂之惡不善法將不流入。』這樣,在那裡他有正知。
如果難陀必須向西邊看……(中略)必須向北邊看……必須向南邊看……必須向上看……必須向下注視……必須向四方的中間方環視,難陀以心思考一切後,向四方的中間方環視:『當我這麼向四方的中間方環視時,貪婪、憂之惡不善法將不流入。』這樣,在那裡他有正知。
比丘們!這是關於難陀的守護根門。
比丘們!在這裡,這是關於難陀的飲食知適量:比丘們!難陀如理省察而吃食物:『不為了享樂,不為了陶醉,不為了好身材,不為了莊嚴,只為了這個身體的存續、生存,為了止息傷害,為了資助梵行。這樣,我將擊退之前的感受,不激起新的感受,健康、無過失,安樂住。』
比丘們!這是關於難陀的飲食知適量。
比丘們!在這裡,這是關於難陀的專修清醒:比丘們!這裡,難陀白天以經行、安坐,使心從障礙法淨化。
在初夜時段,以經行、安坐,使心從障礙法淨化。
在中夜時段,以右脅作獅子臥,將[左]腳放在[右]腳上,具念、正知,作意了起來想。
在後夜時段,再以經行、安坐,使心從障礙法淨化。
比丘們!這是關於難陀的專修清醒。
比丘們!在這裡,這是關於難陀的念與正知:比丘們!這裡,難陀的受生起被知道、現起被知道、滅沒被知道;知想……(中略)知尋……(中略)滅沒。
比丘們!這是關於難陀的念與正知。
比丘們!難陀能夠行圓滿、遍清淨的梵行,除了具備守護根門,飲食知適量,專修清醒,念與正知外,還有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