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7集53經/難陀母親經(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與尊者大目揵連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在南山[地方]進行遊行。
當時,威魯梗達葛的難陀母親優婆夷在破曉時起來後,誦說波羅延。
當時,毘沙門大王以某些必須作的事從北方往南方行。毘沙門大王聽見難陀母親優婆夷誦說波羅延,聽見後,他站立等候[誦]說完。
那時,難陀母親優婆夷誦說波羅延後,保持沈默。那時,毘沙門大王知道難陀母親優婆夷誦說波羅延完畢後,隨喜[道]:「好!姊妹!好!姊妹!」
「賢面!這是誰?」
「姊妹!我是你的兄弟,毘沙門大王。」
「好!賢面!因此,讓我說的這個法的教說成為對你的款待。」
「好!姊妹!就讓這個成為對我的款待:明天早餐前,以舍利弗與大目揵連為上首的比丘僧團將來到威魯梗達葛,你對那僧團給食後,願奉獻供養給我,這將會是對我的款待。」
那時,那夜過後,難陀母親優婆夷在自己的住處裡準備勝妙的硬食與軟食。
那時,以舍利弗與大目揵連為上首的比丘僧團抵達威魯梗達葛。
那時,難陀母親優婆夷召喚某位男子:
「喂!男子!來!請你前往僧園後,告知比丘僧團:『大德!時候已到,在聖難陀母親住處飲食已[準備]完成。』」
「是的,夫人!」那位男子回答難陀母親優婆夷後,前往僧園,告知比丘僧團:「大德!時候已到,在聖難陀母親住處飲食已[準備]完成。」
那時,以舍利弗與大目揵連為上首的比丘僧團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衣鉢,前往難陀母親住處。抵達後,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那時,難陀母親優婆夷親手以勝妙的硬食與軟食款待與滿足以舍利弗與大目揵連為上首的比丘僧團。那時,尊者舍利弗食用完畢手離鉢時,難陀母親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舍利弗對難陀母親優婆夷這麼說:
「但,難陀母親!誰告知你比丘僧團的到著呢?」
「大德!這裡,我在破曉時起來後,誦說波羅延,然後保持沈默。大德!那時,毘沙門大王知道我[誦]說完後,隨喜[道]:『好!姊妹!好!姊妹!』『賢面!這是誰?』『姊妹!我是你的兄弟,毘沙門大王。』『好!賢面!因此,讓我說的這個法的教說成為對你的款待。』『好!姊妹!就讓這個成為對我的款待:明天早餐前,以舍利弗與大目揵連為上首的比丘僧團將來到威魯梗達葛,你對那僧團給食後,願奉獻供養給我,這將會是對我的款待。』大德!凡這布施中的福德{與大福德?},願成為毘沙門大王的安樂。」
「不可思議啊!難陀母親!未曾有啊!難陀母親!實在是因為你能與毘沙門大王這麼大神通力、這麼大威力的天子當面共語。」
「大德!這不是我僅有的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我還有其他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大德!這裡,我有所愛的、合意的獨子名叫難陀,關於他,國王以某事執行強制拉走他奪取生命,大德!但,當小孩已被抓或被抓中,已被處刑或處刑中,或已被殺或被殺中,我不自證有心的變異。」
「不可思議啊!難陀母親!未曾有啊!難陀母親!實在是因為你能使心的生起淨化。」
「大德!這不是我僅有的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我還有其他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大德!這裡,當我丈夫死時,他往生某個夜叉界,他就以那個先前個體對我顯示,大德!但,我不自證從那個因緣有心的變異。」
「不可思議啊!難陀母親!未曾有啊!難陀母親!實在是因為你能使心的生起淨化。」
「大德!這不是我僅有的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我還有其他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大德!我從年輕時就嫁給年輕的丈夫,我不自證以心意違犯丈夫,將從哪裡以身[違犯]!」
「不可思議啊!難陀母親!未曾有啊!難陀母親!實在是因為你能使心的生起淨化。」
「大德!這不是我僅有的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我還有其他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大德!當我宣告為優婆夷後,我不自證故意犯任何學處。」
「不可思議啊!難陀母親!未曾有啊!難陀母親!」
「大德!這不是我僅有的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我還有其他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大德!這裡,只要我願意,從離欲、離不善法後,我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以尋與伺的平息,自信,一心,我進入後住於無尋、無伺,定而生喜、樂的第二禪;以喜的褪去與住於平靜,有念、正知,以身體感受樂,我進入後住於這聖弟子宣說:『他是平靜、具念、住於樂者』的第三禪;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及以之前喜悅與憂的滅沒,我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念遍淨的第四禪。」
「不可思議啊!難陀母親!未曾有啊!難陀母親!」
「大德!這不是我僅有的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我還有其他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大德!凡世尊所教說的五下分結,我沒看見有任何自己未捨斷的。」
「不可思議啊!難陀母親!未曾有啊!難陀母親!」
那時,尊者舍利弗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難陀母親優婆夷,使之歡喜後,起座離開。
大牲祭品第五,其攝頌:
「住、資糧,二則火與想二則在後,
婬欲、結、布施,難陀母親,它們為十則。」
第一個五十則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