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6集62經/人根之智經(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在憍薩羅國進行遊行,抵達名叫少手杖的憍薩羅城鎮。
那時,世尊離開道路,在某棵樹下設置好的座位坐下,那些比丘們進入少手杖[鎮]遍求住處。
那時,尊者阿難與眾多比丘一起去阿致羅筏底河洗澡。在阿致羅筏底河洗澡後起來,然後著單衣站著弄乾身體。那時,某位比丘去見尊者阿難。抵達後,對尊者阿難這麼說:
「如何,阿難學友!全心注意後,提婆達多被世尊記說:『提婆達多墮惡趣,墮地獄持續一劫,不可救濟。』或者,這只是以某種隱喻[而說]呢?」
「但,學友!世尊就是這麼記說的。」
那時,尊者阿難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裡,我與眾多比丘一起去阿致羅筏底河洗澡。在阿致羅筏底河洗澡後起來,然後著單衣站著弄乾身體。那時,某位比丘來見我。抵達後,對我這麼說:『如何,阿難學友!全心注意後,提婆達多被世尊記說:「提婆達多墮惡趣,墮地獄持續一劫,不可救濟。」或者,這只是以某種隱喻[而說]呢?』大德!當這麼說時,我對那位比丘這麼說:『但,學友!世尊就是這麼記說的。』」
「阿難!那位一定是新比丘,出家不久,或者是愚笨的、無能的上座,因為凡被我明確記說者,在那裡,他如何能來到歧異?阿難!我不見有其他人如這位提婆達多那樣被我這麼全心注意後記說的。阿難!只要我看見提婆達多有毛尖點程度的白淨法,我就不記說提婆達多:『提婆達多墮惡趣,墮地獄持續一劫,不可救濟。』阿難!但當我不見提婆達多有毛尖點程度的白淨法時,那時,我才記說:『提婆達多墮惡趣,墮地獄持續一劫,不可救濟。』
阿難!猶如有超過一人高的糞坑充滿糞,滿到邊緣,在那裡,如果有男子連頭一起栽入,那時,如果對他樂於利益、有益、離軛安穩的任何男子出現,想從糞坑拉起他,他在那糞坑周圍遍行,看不到那位男子有毛尖點程度不被糞塗滿處可抓住後拉起。同樣的,阿難!當我不見提婆達多有毛尖點程度的白淨法時,那時,我才記說:『提婆達多墮惡趣,墮地獄持續一劫,不可救濟。』阿難!如果你們要聽聞如來的人根之智,我將解析。」
「世尊!這正是時候,善逝!這正是時候,願世尊解析人根之智,聽聞世尊的[教說]後,比丘們將會憶持的。」
「那樣的話,阿難!你要聽!你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尊者阿難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阿難!這裡,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某人:『這個人存在善法或不善法。』過些時候,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他:『這個人的善法已消失,不善法現前,但他有善根未徹底斷絕,從善[根],他的善將[再]出現,這樣,這個人未來將是不退失法。』阿難!猶如不被毀壞、不腐爛、不被風吹日曬破壞、新成熟、安全地被播下了種子,被放置(播種)在良田、已被善準備的土地中,阿難!你會知道這些種子將來到成長、增長、擴展嗎?」
「是的,大德!」
「同樣的,阿難!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某人:『這個人存在善法或不善法。』過些時候,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某人:『這個人的善法已消失,不善法現前,但他有善根未徹底斷絕,從善[根],他的善將[再]出現,這樣,這個人將來將是不退失法。』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人;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人根之智;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未來法之生起。
又,阿難!這裡,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某人:『這個人存在善法或不善法。』過些時候,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他:『這個人的不善法已消失,善法現前,但他有不善根未徹底斷絕,從不善[根],他的不善將[再]出現,這樣,這個人未來將是退失法。』阿難!猶如不被毀壞、不腐爛、不被風吹日曬破壞、新成熟、安全地被播下了種子,被放置(播種)在大石上,阿難!你會知道這些種子將不來到成長、增長、擴展嗎?」
「是的,大德!」
「同樣的,阿難!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某人:『這個人存在善法或不善法。』過些時候,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他:『這個人的不善法已消失,善法現前,但他有不善根未徹底斷絕,從不善[根],他的不善將[再]出現,這樣,這個人未來將是退失法。』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人;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人根之智;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未來法之生起。
又,阿難!這裡,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某人:『這個人存在善法或不善法。』過些時候,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他:『這個人沒有毛尖點程度的白淨法,這個人具備一向黑的、不善的法,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將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阿難!猶如被毀壞、腐爛、被風吹日曬破壞的種子,被播入良田、已被善準備的土地中,阿難!你會知道這些種子將不來到成長、增長、擴展嗎?」
「是的,大德!」
「同樣的,阿難!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某人:『這個人存在善法或不善法。』過些時候,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他:『這個人沒有毛尖點程度的白淨法,這個人具備一向黑的、不善法,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將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人;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人根之智;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未來法之生起。」
當這麼說時,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可能對照這三種人安立另外的三種人嗎?」
「阿難!可能。」世尊說:
「阿難!這裡,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某人:『這個人存在善法或不善法。』過些時候,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他:『這個人的善法已消失,不善法現前,但他有善根未徹底斷絕,但走到幾乎完全根絕,這樣,這個人未來將是退失法。』阿難!猶如赤熱的、燃燒的、灼熱的炭火被放置在大石上,阿難!你會知道這炭火將不來到成長、增長、擴展嗎?」
「是的,大德!」
「又,或者,阿難!猶如在傍晚,當太陽下沈時,阿難!你會知道光明將消失,黑暗將出現嗎?」
「是的,大德!」
「又,或者,阿難!猶如半夜已近,當用餐時,阿難!你會知道光明已消失,黑暗已出現嗎?」
「是的,大德!」
「同樣的,阿難!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某人:『這個人存在善法或不善法。』過些時候,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他:『這個人的善法已消失,不善法現前,但他有善根未徹底斷絕,但走到幾乎完全根絕,這樣,這個人未來將是退失法。』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人;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人根之智;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未來法之生起。
又,阿難!這裡,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某人:『這個人存在善法或不善法。』過些時候,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他:『這個人的不善法已消失,善法現前,但他有不善根未徹底斷絕,但走到幾乎完全根絕,這樣,這個人未來將是不退失法。』阿難!猶如赤熱的、燃燒的、灼熱的炭火被放置在乾的草堆或木堆中,阿難!你會知道這炭火將來到成長、增長、擴展嗎?」
「是的,大德!」
「又,或者,阿難!猶如在破曉,當太陽上昇時,阿難!你會知道黑暗將消失,光明將出現嗎?」
「是的,大德!」
「又,或者,阿難!猶如中午已近,當用餐時,阿難!你會知道黑暗已消失,光明已出現嗎?」
「是的,大德!」
「同樣的,阿難!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某人:『這個人存在善法或不善法。』過些時候,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他:『這個人的不善法已消失,善法現前,但他有不善根未徹底斷絕,但走到幾乎完全根絕,這樣,這個人未來將是不退失法。』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人;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人根之智;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未來法之生起。
又,阿難!這裡,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某人:『這個人存在善法或不善法。』過些時候,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他:『這個人沒有毛尖點程度的惡法,這個人具備一向白的、無罪過的法,當生將般涅槃。』阿難!猶如冷的、熄滅的炭火被放置在乾的草堆或木堆中,阿難!你會知道這炭火將不來到成長、增長、擴展嗎?」
「是的,大德!」
「同樣的,阿難!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某人:『這個人存在善法或不善法。』過些時候,我以心熟知心後,這麼了知他:『這個人沒有毛尖點程度的惡法,這個人具備一向白的、無罪過的法,當生將般涅槃。』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人;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人根之智;阿難!這樣,如來以心熟知心後,知道未來法之生起。
阿難!在這裡,前面那三個人中,一人是不退失法,一人是退失法,一人是墮惡趣、墮地獄;在這裡,後面那三個人中,一人是退失法,一人是不退失法,一人是般涅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