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6集56經/帕辜那經(莊春江譯)
當時,尊者帕辜那生病、痛苦、重病。
那時,尊者阿難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尊者帕辜那生病、痛苦、重病,請世尊出自憐愍去見尊者帕辜那,那就好了!」
世尊以沈默同意了。
那時,世尊在傍晚時,從獨坐中出來,去見尊者帕辜那。
尊者帕辜那看見世尊遠遠地走來。看見後,在臥床上移動。
那時,世尊對尊者帕辜那這麼說:
「夠了,帕辜那!你不要在臥床上移動,有這些被其他人設置好的座位,我將坐在那裡。」
世尊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
坐好後,世尊對尊者帕辜那這麼說:
「帕辜那!你是否能忍受?是否能維持?你是否苦的感受減退而沒增加,其減退而沒增加被了知?」
「大德!我不能忍受,不能維持,我強烈苦的感受增加而沒減退,其增加而沒減退被了知,大德!猶如有力氣的男子以銳利的刀刃劈開頭。同樣的,大德!在我的頭裡有激烈的風切割。
大德!我不能忍受,不能維持,我強烈苦的感受增加而沒減退,其增加而沒減退被了知,大德!猶如有力氣的男子以堅固的皮繩綁頭箍。同樣的,大德!在我的頭裡有激烈的頭痛。
大德!我不能忍受,不能維持,我強烈苦的感受增加而沒減退,其增加而沒減退被了知,大德!猶如熟練的屠牛夫或屠牛夫的徒弟,以銳利的牛刀切開腹部。同樣的,大德!有激烈的風切開我的腹部。
大德!我不能忍受,不能維持,我強烈苦的感受增加而沒減退,其增加而沒減退被了知,大德!猶如兩位有力氣的男子各捉住較弱男子一邊手臂後,在炭火坑上燒、烤。同樣的,大德!在我的身體裡有激烈的熱病。
大德!我不能忍受,不能維持,我強烈苦的感受增加而沒減退,其增加而沒減退被了知。」
那時,世尊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尊者帕辜那,使之歡喜,然後起座離開。
那時,當世尊離去不久,尊者帕辜那就過世了。當死時,他的諸根明淨。
那時,尊者阿難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當世尊離去不久,尊者帕辜那就過世了。當死時,他的諸根明淨。」
「阿難!帕辜那比丘的諸根為什麼不明淨呢!阿難!帕辜那比丘的心未從五下分結解脫,當他聽了說法後,心已從五下分結解脫。
阿難!在適當時機聽聞法,在適當時機觀察義理有這六種效益,哪六種呢?
阿難!這裡,比丘的心未從五下分結解脫,當他死時,得見如來,如來對他教導開頭是善、中間是善、完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他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當他聽了說法後,心已從五下分結解脫。阿難!這是在適當時機聽聞法的第一種效益。
再者,阿難!比丘的心未從五下分結解脫,當他死時,不得見如來,但得見如來弟子,如來弟子對他教導開頭是善、中間是善、完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他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當他聽了說法後,心已從五下分結解脫。阿難!這是在適當時機聽聞法的第二種效益。
再者,阿難!比丘的心未從五下分結解脫,當他死時,不得見如來,也不得見如來弟子,但他如所聞、如所遍學得的法以心隨尋思、隨伺察,以心隨觀察,當他如所聞、如所遍學得的法以心隨尋思、隨伺察,以心隨觀察時,心已從五下分結解脫。阿難!這是在適當時機聽聞法的第三種效益。
阿難!這裡,比丘的心已從五下分結解脫,但在無上的依著之滅盡上心未解脫,當他死時,得見如來,如來對他教導開頭是善、中間是善、……(中略)梵行,當他聽了說法後,在無上的依著之滅盡上心已解脫。阿難!這是在適當時機聽聞法的第四種效益。
再者,阿難!比丘的心已從五下分結解脫,但在無上的依著之滅盡上心未解脫,當他死時,不得見如來,但得見如來弟子,如來弟子對他教導開頭是善、……(中略)遍清淨的梵行,當他聽了說法後,在無上的依著之滅盡上心已解脫。阿難!這是在適當時機聽聞法的第五種效益。
再者,阿難!比丘的心已從五下分結解脫,但在無上的依著之滅盡上心未解脫,當他死時,不得見如來,也不得見如來弟子,但他如所聞、如所遍學得的法以心隨尋思、隨伺察,以心隨觀察,當他如所聞、如所遍學得的法以心隨尋思、隨伺察,以心隨觀察時,在無上的依著之滅盡上心已解脫。阿難!這是在適當時機聽聞法的第六種效益。
阿難!這些是在適當時機聽聞法,在適當時機觀察義理的六種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