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6集48經/直接可見經第二(莊春江譯)
那時,某位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相互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就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位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被稱為『直接可見的法,直接可見的法』大德!什麼情形法是直接可見的、即時的、請你來見的、能引導的、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呢?」
「那樣的話,婆羅門!就這情況我要反問你,就依你認為妥當的來回答。婆羅門!你怎麼想:當自身內有貪時,你知道:『我自身內有貪嗎?』當自身內沒有貪時,你知道:『我自身內沒有貪嗎?』」
「是的,大德!」
「婆羅門!凡當自身內有貪時,你知道:『我自身內有貪。』當自身內沒有貪時,你知道:『我自身內沒有貪。』者,婆羅門!這樣,法是直接可見的、……(中略)。
你怎麼想:當自身內有瞋時,……(中略)當自身內有癡時,……當自身內有身的污穢時,……當自身內有語的污穢時,當自身內有意的污穢時,你知道:『我自身內有意的污穢嗎?』當自身內沒有意的污穢時,你知道:『我自身內沒有意的污穢嗎?』」
「是的,大德!」
「婆羅門!凡當自身內有意的污穢時,你知道:『我自身內有意的污穢。』當自身內沒有意的污穢時,你知道:『我自身內沒有意的污穢。』者,婆羅門!這樣,法是直接可見的、即時的、請你來見的、能引導的、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
「太偉大了,大德!太偉大了,大德!……(中略)大德!請世尊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