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6集42經/那提迦經(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在憍薩羅進行遊行,抵達名叫一奢能伽羅的憍薩羅婆羅門村落,在那裡,世尊住在一奢能伽羅的一奢能伽羅叢林中。
一奢能伽羅的婆羅門屋主們聽聞:
「先生!釋迦人之子、從釋迦族出家的沙門喬達摩,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在憍薩羅國進行遊行,已到達一奢能伽羅,又,那位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好名聲被傳播著:『像這樣,那位世尊是阿羅漢、遍正覺者、明與行具足者、……(中略)佛陀、世尊。』他以證智自作證後,……(中略),見到像那樣的阿羅漢,那就好了!」
那時,一奢能伽羅的婆羅門屋主們當那夜過後,拿了豐盛的硬食與軟食前往一奢能伽羅叢林中。抵達後,以高聲、大聲住立在外面的門屋。而當時,尊者那提迦為世尊的侍者。
那時,世尊召喚尊者那提迦:
「那麼,那提迦!是誰以高聲、大聲讓人認為他們是掠奪魚的漁夫呢?」
「大德!這些是一奢能伽羅的婆羅門屋主們,為世尊與比丘僧團拿了豐盛的硬食與軟食,以高聲、大聲住立在外面的門屋。」
「那提迦!我不要找名聲,也不要名聲來找我,那提迦!凡對這些我隨欲獲得、不困難獲得、無困難獲得的離欲樂、獨居樂、寂靜樂、正覺樂不會是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讓他享受那不淨樂,睡眠樂,利養、恭敬、名聲樂。」
「大德!現在,請世尊同意!請善逝同意!大德!現在是世尊同意的時機,大德!現在,世尊所到之處,城鎮與地方的婆羅門屋主們將如傾斜般而至。大德!猶如當天下大雨時,雨水向低地流。同樣的,大德!現在,世尊所到之處,城鎮與地方的婆羅門屋主們將如傾斜般而至,那是什麼原因呢?大德!因為,世尊像這樣的戒與慧。」
「那提迦!我不要找名聲,也不要名聲來找我,那提迦!凡對這些我隨欲獲得、不困難獲得、無困難獲得的離欲樂、獨居樂、寂靜樂、正覺樂不是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讓他享受那不淨樂,睡眠樂,利養、恭敬、名聲樂。
那提迦!這裡,我看見住村落邊的比丘坐下入定,那提迦!我這麼想:『現在,寺男或沙彌將侍奉這位尊者,他因那緣故將從定退失。』那提迦!因為那樣,我對那位住村落邊的比丘是不悅意的。
又,那提迦!這裡,我看見住林野的比丘坐在林野打瞌睡,那提迦!我這麼想:『現在,這位尊者去除這睡眠與疲勞後,將只作意林野想、獨住。』那提迦!因為那樣,我對那位住林野的比丘是悅意的。
又,那提迦!這裡,我看見住林野的比丘坐在林野未得定,那提迦!我這麼想:『現在,這位尊者未得定的心將入定,或將守護已得定的心。』那提迦!因為那樣,我對那位住林野的比丘是悅意的。
又,那提迦!這裡,我看見住林野的比丘坐在林野已得定,那提迦!我這麼想:『現在,這位尊者未解脫的心將解脫,或將守護已解脫的心。』那提迦!因為那樣,我對那位住林野的比丘是悅意的。
那提迦!這裡,我看見住村落邊的比丘為衣服、施食、住處、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的利得者,他欲求著利養、恭敬、名稱,疏忽獨坐,疏忽林野、森林、荒地的邊地住處,進入村落、城鎮、王都後,他營造住所,那提迦!因為那樣,我對那位住村落邊的比丘是不悅意的。
那提迦!這裡,我看見住林野的比丘為衣服、施食、住處、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的利得者,他避開利養、恭敬、名稱後,不疏忽獨坐,不疏忽林野、森林、荒地的邊地住處,那提迦!因為那樣,我對那位住林野的比丘是悅意的。
那提迦!每當我走在旅途不見前面或後面有任何人,甚至大小便時,那時,那提迦!對我來說,都是安樂的。」
天神品第四,其攝頌:
「有學、二則不退失,目揵連、明的一部分,
諍論、布施、自己所作、因緣,金毘羅、木堆與那提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