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6集28經/時機經第二(莊春江譯)
有一次,許多上座比丘住在波羅奈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
那時,眾多上座比丘食畢,從施食處返回,在圓形帳蓬集會共坐,出現這樣的談論:
「學友們!什麼是見值得尊敬比丘的時機呢?」
當這麼說時,某位比丘對上座比丘們這麼說:
「學友們!每當值得尊敬比丘食畢,從施食處返回,洗腳後,盤腿而坐,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念時,那時,是見值得尊敬比丘的時機。」
當這麼說時,某位比丘對那位比丘這麼說:
「學友!那不是見值得尊敬比丘的時機:每當值得尊敬比丘食畢,從施食處返回,洗腳後,盤腿而坐,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念時,那時,作持[托鉢]的疲勞未平息;那時,食物[消化]的疲勞未平息,因此,那不是見值得尊敬比丘的時機。學友!每當值得尊敬比丘在傍晚從獨坐中出來,在住處蔭影中盤腿而坐,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念時,那時,是見值得尊敬比丘的時機。」
當這麼說時,某位比丘對那位比丘這麼說:
「學友!那不是見值得尊敬比丘的時機:每當值得尊敬比丘在傍晚從獨坐中出來,在住處蔭影中盤腿而坐,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念時,那時,還生起白天所作意的定相,因此,那不是見值得尊敬比丘的時機。學友!每當值得尊敬比丘在破曉時起來後,盤腿而坐,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念時,那時,是見值得尊敬比丘的時機。」
當這麼說時,某位比丘對那位比丘這麼說:
「學友!那不是見值得尊敬比丘的時機:每當值得尊敬比丘在破曉時起來後,盤腿而坐,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念時,那時,身體是在滋養、安樂的情況,能作意佛陀的教說,因此,那不是見值得尊敬比丘的時機。」
當這麼說時,尊者大迦旃延對上座比丘們這麼說:
「學友們!這被我從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比丘!有這六個去見值得尊敬比丘的時機,哪六個呢?
比丘!這裡,每當比丘住於心被欲貪纏縛、被欲貪征服,對已生起欲貪的出離不如實了知時,那時,比丘去見值得尊敬的比丘後,應該這麼說:「學友!我住於心被欲貪纏縛、被欲貪征服,對已生起欲貪的出離不如實了知,請尊者教導我為了捨斷的法,那就好了!」那位值得尊敬的比丘教導他為了捨斷的法。比丘!這是第一個去見值得尊敬比丘的時機。
再者,比丘!這裡,每當比丘住於心被惡意纏縛、……住於心被惛沈睡眠纏縛、……住於心被掉舉後悔纏縛、……住於心被疑惑纏縛、……不了知由於作意那個相而有煩惱的直接滅盡時,那時,比丘去見值得尊敬的比丘後,應該這麼說:「學友!我不了知由於作意那個相而有煩惱直接滅盡,請尊者教導我煩惱直接滅盡的法,那就好了!」那位值得尊敬的比丘教導他煩惱直接滅盡的法。比丘!這是第六個時機去見值得尊敬的比丘。』
學友們!這被我從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比丘!這是六個去見值得尊敬比丘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