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6集18經/漁夫經(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在憍薩羅國進行遊行。
世尊走在旅途中,在某處看見漁販漁夫一再殺魚販賣。看見後,離開道路,在某棵樹下設置好的座位坐下。坐好後,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你們看見那位漁販漁夫一再殺魚販賣嗎?」
「是的,大德!」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這是否被你們看見或聽見:『漁販漁夫一再殺魚販賣,以此業、以此生計而成為乘象而行者,或乘馬而行者,或乘車而行者,或乘交通工具而行者,或享受財富者,或住於大財富聚集。』呢?」
「不,大德!」
「比丘們!好!這也沒被我看見或聽見:『漁販漁夫一再殺魚販賣,以此業、以此生計而成為乘象而行者,或乘馬而行者,或乘車而行者,或乘交通工具而行者,或享受財富者,或住於大財富聚集。』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他以惡意隨觀察(熟慮)那些要被屠殺的魚被為了殺害而帶來,因此,他既不成為乘象而行者,也不成為乘馬而行者、乘車而行者、乘交通工具而行者、享受財富者,不住於大財富聚集。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這是否被你們看見或聽見:『殺牛者一再殺牛販賣,以此業、以此生計而成為乘象而行者,或乘馬而行者,或乘車而行者,或乘交通工具而行者,或享受財富者,或住於大財富聚集。』呢?」
「不,大德!」
「比丘們!好!這也沒被我看見或聽見:『殺牛者一再殺牛販賣,以此業、以此生計而成為乘象而行者,或乘馬而行者,或乘車而行者,或乘交通工具而行者,或享受財富者,或住於大財富聚集。』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他以惡意隨觀察那些要被屠殺的牛被為了殺害而帶來,因此,他既不成為乘象而行者,也不成為乘馬而行者、乘車而行者、乘交通工具而行者、享受財富者,不住於大財富聚集。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這是否被你們看見或聽見:『殺羊者……(中略)殺豬者……(中略)殺禽鳥者……(中略)殺鹿者一再殺鹿販賣,以此業、以此生計而成為乘象而行者,或乘馬而行者,或乘車而行者,或乘交通工具而行者,或享受財富者,或住於大財富聚集。』呢?」
「不,大德!」
「比丘們!好!這也沒被我看見或聽見:『殺鹿者一再殺鹿販賣,以此業、以此生計而成為乘象而行者,或乘馬而行者,或乘車而行者,或乘交通工具而行者,或享受財富者,或住於大財富聚集。』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他以惡意隨觀察那些要被屠殺的鹿被為了殺害而帶來,因此,他既不成為乘象而行者,也不成為乘馬而行者、乘車而行者、乘交通工具而行者、享受財富者,不住於大財富聚集。比丘們!以惡意隨觀察那些要被屠殺的畜生生類被為了殺害而帶來者,他將既不成為乘象而行者,也將不成為乘馬而行者、乘車而行者、乘交通工具而行者、享受財富者,將不住於大財富聚集,何況說,以惡意隨觀察要被屠殺的人被為了殺害而帶來者,比丘們!那確實對他有長久的不利與苦,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將]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