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6集16經/那拘羅的父親經(莊春江譯)
有一次,世尊住在婆祇國蘇蘇馬拉山之配沙卡拉林的鹿野苑。
當時,屋主那拘羅的父親生病、痛苦、重病。那時,屋主婦那拘羅的母親對屋主那拘羅的父親這麼說:
「屋主!你不要有罣礙地死去,屋主!有罣礙地死去是苦的,有罣礙地死去被世尊呵責。
屋主!如果你這麼想:『我死後,屋主婦那拘羅的母親將不能扶養小孩、擔起家居。』但,屋主!這不應該這麼看,屋主!我是綿織、編梳髮的熟練者,屋主!你死後我能扶養小孩、擔起家居,屋主!因此,在這裡,你不要有罣礙地死去,屋主!有罣礙地死去是苦的,有罣礙地死去被世尊呵責。
又,屋主!如果你這麼想:『我死後,屋主婦那拘羅的母親將[改嫁]到其他家。』但,屋主!這不應該這麼看,屋主!你與我都知道,我們十六年來都是在家梵行的實行者,屋主!因此,在這裡,你不要有罣礙地死去,屋主!有罣礙地死去是苦的,有罣礙地死去被世尊呵責。
又,屋主!如果你這麼想:『我死後,屋主婦那拘羅的母親將不想見世尊,將不想見比丘僧團。』但,屋主!這不應該這麼看,屋主!你死後我將更想見世尊,將更想見比丘僧團,屋主!因此,在這裡,你不要有罣礙地死去,屋主!有罣礙地死去是苦的,有罣礙地死去被世尊呵責。
又,屋主!如果你這麼想:『我死後,屋主婦那拘羅的母親在戒上不是全分行者。』但,屋主!這不應該這麼看,屋主!所有世尊的在家白衣弟子在戒上全分行者中,我是其中之一,凡有懷疑或疑惑者,那位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住在這婆祇國蘇蘇馬拉山之配沙卡拉林的鹿野苑,請去見世尊後,詢問他,屋主!因此,在這裡,你不要有罣礙地死去,屋主!有罣礙地死去是苦的,有罣礙地死去被世尊呵責。
又,屋主!如果你這麼想:『屋主婦那拘羅的母親不是內心的止之得到者。』但,屋主!這不應該這麼看,屋主!所有世尊的在家白衣弟子內心的止之得到者中,我是其中之一,凡有懷疑或疑惑者,那位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住在這婆祇國蘇蘇馬拉山之配沙卡拉林的鹿野苑,請去見世尊後,詢問他,屋主!因此,在這裡,你不要有罣礙地死去,屋主!有罣礙地死去是苦的,有罣礙地死去被世尊呵責。
又,屋主!如果你這麼想:『屋主婦那拘羅的母親在這法、律中不是立足處的得到者、立足處的得到者、已達到穌息者、住於脫離疑惑、離迷惑,得無畏,在大師教說上不緣於他。』但,屋主!這不應該這麼看,屋主!所有世尊的在家白衣弟子在這法、律中是立足處的得到者、立足處的得到者、已達到穌息者、住於脫離疑惑、離迷惑,得無畏,在大師教說上不緣於他者中,我是其中之一,凡有懷疑或疑惑者,那位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住在這婆祇國蘇蘇馬拉山之配沙卡拉林的鹿野苑,請去見世尊後,詢問他,屋主!因此,在這裡,你不要有罣礙地死去,屋主!有罣礙地死去是苦的,有罣礙地死去被世尊呵責。」
那時,當屋主那拘羅的父親被屋主婦那拘羅的母親以此教誡教誡時,那個病立即止息了,屋主那拘羅的父親從那個病痊癒,那拘羅的父親的那個病像這樣被捨斷。那時,屋主那拘羅的父親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那拘羅的父親這麼說:
「屋主!這是你的獲得,屋主!這是你的好獲得,屋主婦那拘羅的母親是你的憐愍者、欲求利益者、訓誡者、教誡者。屋主!所有我的在家白衣弟子在戒上全分行者中,屋主婦那拘羅的母親是其中之一;所有我的在家白衣弟子內心的止之得到者中,屋主婦那拘羅的母親是其中之一;所有我的在家白衣弟子在這法、律中是立足處的得到者、立足處的得到者、已達到穌息者、住於脫離疑惑、離迷惑,得無畏,在大師教說上不緣於他者中,屋主婦那拘羅的母親是其中之一。屋主!這是你的獲得,屋主!這是你的好獲得,屋主婦那拘羅的母親是你的憐愍者、欲求利益者、訓誡者、教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