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5集192經/兜那婆羅門經(莊春江譯)
那時,兜那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兜那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先生!這被我聽聞:『沙門喬達摩不問訊、起立迎接、以座位邀請已衰老、已年老,高齡而年邁,已到了老人期的婆羅門們。』喬達摩先生!這是真的,因為,喬達摩尊師不問訊、起立迎接、以座位邀請已衰老、已年老,高齡而年邁,已到了老人期的婆羅門們,喬達摩先生!這是不當的。」
「兜那!你也自稱為婆羅門嗎?」
「喬達摩先生!當正確地說時,他會說:『婆羅門從母親與父親兩方都是好的出身,直到祖父七代血統清淨,血統論是沒混亂的、無可責難的;是讀誦者、持咒者;是三吠陀的字彙、儀軌、音韻論與語源論、古傳歷史為第五的通曉者,聖句的通曉者、懂文法者;是在世間論與大丈夫相上的無欠缺者。』喬達摩先生!這正是我,當正確地說時,他應該[這麼]說,喬達摩先生!因為,我是從母親與父親兩方都是好的出身,直到祖父七代血統清淨,血統論是沒混亂的、無可責難的;是讀誦者、持咒者;是三吠陀的字彙、儀軌、音韻論與語源論、古傳歷史為第五的通曉者,聖句的通曉者、懂文法者;是在世間論與大丈夫相上無欠缺的婆羅門。」
「兜那!那些從前的婆羅門仙人們:聖典創造者、聖典轉起者,他們往昔唱誦、教說、合集的聖句,仍被今天的婆羅門們傳唱、跟隨著說、隨說所說的、隨讀誦所誦讀的、復誦令誦的者,即:阿桃葛、襪碼葛、襪碼跌挖、威沙咪跌、亞瑪得其、安其勒色、婆羅墮若、襪謝德、迦葉、玻古,安立這五種婆羅門:類似梵天的、類似天的、界內的、越界的、旃陀羅婆羅門為第五,兜那!你是這些中的哪一種?」
「喬達摩先生!我們不知道有五種婆羅門,我們只知道婆羅門,請喬達摩尊師教導我法,讓我知道這五種婆羅門,那就好了!」
「那樣的話,婆羅門!你要聽!你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先生!」兜那婆羅門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兜那!怎樣是類似梵天的婆羅門呢?兜那!這裡,婆羅門從母親與父親兩方都是好的出身,直到祖父七代血統清淨,血統論是沒混亂的、無可責難的,他行童真梵行四十八年,學習著經典。他行童真梵行四十八年,學習著經典後,他依法遍求[給]老師的學費,非不依法。兜那!在那裡,什麼是[依]法呢?既不以耕作,也不以買賣,不以牧牛,不以王臣,不以其它技能,只以行乞而不輕蔑鉢。他給老師學費後,剃除髮鬚、裹上袈裟衣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當他這樣出家時,以與慈俱行之心遍滿一方後而住,像這樣第二方,像這樣第三方,像這樣第四方,像這樣上下、橫向、到處,對一切如對自己,以與慈俱行之心,以廣大、以出眾、以無量、以無怨恨、以無惡意之心遍滿全部世間後而住。以與悲俱行之心……(中略)以與喜悅俱行之心……(中略)以與平靜俱行之心遍滿一方後而住,像這樣第二方,像這樣第三方,像這樣第四方,像這樣上下、橫向、到處,對一切如對自己,以與平靜俱行之心,以廣大、以出眾、以無量、以無怨恨、以無惡意之心遍滿全部世間後而住。他修習這四梵住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梵天世界,兜那!這樣是類似梵天的婆羅門。
兜那!怎樣是類似天的婆羅門呢?兜那!這裡,婆羅門從母親與父親兩方都是好的出身,直到祖父七代血統清淨,血統論是沒混亂的、無可責難的,他行童真梵行四十八年,學習著經典。他行童真梵行四十八年,學習著經典後,他依法遍求[給]老師的學費,非不依法。兜那!在那裡,什麼是[依]法呢?既不以耕作,也不以買賣,不以牧牛,不以王臣,不以其它技能,只以行乞而不輕蔑鉢。他給老師學費後,依法遍求妻子,非不依法。兜那!在那裡,什麼是[依]法呢?既不以購買,也不以出售,只[接受]澆過水的婆羅門女,他只與婆羅門女性交,不與剎帝利女、毘舍女、首陀羅女、旃陀羅女、獵人之女、竹匠之女、車匠之女、清垃圾者之女性交,不與孕婦性交,不與哺乳的婦女性交,不與非受胎期的性交,兜那!為何不與婆羅門孕婦性交呢?兜那!如果與婆羅門孕婦性交,小男孩或小女孩被生於極污穢中,兜那!因此,不與婆羅門孕婦性交。兜那!為何不與哺乳的婆羅門婦女性交呢?兜那!如果與哺乳的婆羅門婦女性交,小男孩或小女孩被不淨物壓迫,兜那!因此,不與哺乳的婆羅門婦女性交。[兜那!為何不與非受胎期的婆羅門婦女性交呢?因為]那樣的婆羅門女既不利於欲,也不利於嬉戲、喜樂,{婆羅門的婆羅門女}只利於生育。他得到性交後,剃除髮鬚、裹上袈裟衣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當他這麼出家時,從離欲、……(中略)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念遍淨的第四禪,他修習這四禪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兜那!這樣是類似天的婆羅門。
兜那!怎樣是界內婆羅門呢?兜那!這裡,婆羅門從母親與父親兩方都是好的出身,直到祖父七代血統清淨,血統論是沒混亂的、無可責難的,他行童真梵行四十八年,學習著經典。他行童真梵行四十八年,學習著經典後,他依法遍求[給]老師的學費,非不依法。兜那!在那裡,什麼是[依]法呢?既不以耕作,也不以買賣,不以牧牛,不以王臣,不以其它技能,只以行乞而不輕蔑鉢。他給老師學費後,依法遍求妻子,非不依法。兜那!在那裡,什麼是[依]法呢?既不以購買,也不以出售,只[接受]澆過水的婆羅門女,他只與婆羅門女性交,不與剎帝利女、毘舍女、首陀羅女、旃陀羅女、獵人之女、竹匠之女、車匠之女、清垃圾者之女性交,不與孕婦性交,不與哺乳的婦女性交,不與非受胎期的性交,兜那!為何不與婆羅門孕婦性交呢?兜那!如果與婆羅門孕婦性交,小男孩或小女孩被生於極污穢中,兜那!因此,不與婆羅門孕婦性交。兜那!為何不與哺乳的婆羅門婦女性交呢?兜那!如果與哺乳的婆羅門婦女性交,小男孩或小女孩被不淨物壓迫,兜那!因此,不與哺乳的婆羅門婦女性交。[兜那!為何不與非受胎期的婆羅門婦女性交呢?因為]那樣的婆羅門女既不利於欲,也不利於嬉戲、喜樂,{婆羅門的婆羅門女}只利於生育。他得到性交後,希求著兒子,住於家產,不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他住立於往昔婆羅門那時的界內而不違背。『他住立於往昔婆羅門那時的界內而不違背』,兜那!因此,他被稱為『界內婆羅門』。兜那!這樣是界內婆羅門。
兜那!怎樣是越界婆羅門呢?兜那!這裡,婆羅門從母親與父親兩方都是好的出身,直到祖父七代血統清淨,血統論是沒混亂的、無可責難的,他行童真梵行四十八年,學習著經典。他行童真梵行四十八年,學習著經典後,他依法遍求[給]老師的學費,非不依法。兜那!在那裡,什麼是[依]法呢?既不以耕作,也不以買賣,不以牧牛,不以王臣,不以其它技能,只以行乞而不輕蔑鉢。他給老師學費後,依法也依非法遍求妻子:既以購買,也以出售[接受]澆過水的婆羅門女,他與婆羅門女性交,也與剎帝利女、毘舍女、首陀羅女、旃陀羅女、獵人之女、竹匠之女、車匠之女、清垃圾者之女性交,與孕婦性交,與哺乳的婦女性交,與受胎期的性交,與非受胎期的性交,他的婆羅門女有利於欲、嬉戲、喜樂,{婆羅門的婆羅門女}也有利於生育。他不住立於往昔婆羅門那時的界內而違背。『往昔婆羅門那時的界內,婆羅門不住立而違背』,兜那!因此,他被稱為『越界婆羅門』。兜那!這樣是越界婆羅門。
兜那!怎樣是旃陀羅婆羅門呢?兜那!這裡,婆羅門從母親與父親兩方都是好的出身,直到祖父七代血統清淨,血統論是沒混亂的、無可責難的,他行童真梵行四十八年,學習著經典。他行童真梵行四十八年,學習著經典後,他依法也依非法遍求[給]老師的學費:既以耕作、買賣、牧牛、王臣、其它技能,也以行乞而不輕蔑鉢。他給老師學費後,依法也依非法遍求妻子:既以購買,也以出售[接受]澆過水的婆羅門女,他與婆羅門女性交,也與剎帝利女、毘舍女、首陀羅女、旃陀羅女、獵人之女、竹匠之女、車匠之女、清垃圾者之女性交,與孕婦性交,與哺乳的婦女性交,與非受胎期的性交,他的婆羅門女有利於欲、嬉戲、喜樂,{婆羅門的婆羅門女}也有利於生育。他以所有工作營生,婆羅門們對他這麼說:『尊師!當自稱為婆羅門時,為何以所有工作營生呢?』他這麼說:『先生!猶如火燃燒清淨物,燃燒不清淨物,但,火不因此而被污染。同樣的,先生!如果婆羅門以所有工作營生,婆羅門不因此而被污染。』兜那!『以所有工作營生』,因此婆羅門被稱為旃陀羅婆羅門。
兜那!那些從前的婆羅門仙人們:聖典創造者、聖典轉起者,他們往昔唱誦、教說、合集的聖句,仍被今天的婆羅門們傳唱、跟隨著說、隨說所說的、隨讀誦所誦讀的、復誦令誦的者,即:阿桃葛、襪碼葛、襪碼跌挖、威沙咪跌、亞瑪得其、安其勒色、婆羅墮若、襪謝德、迦葉、玻古,安立這五種婆羅門:類似梵天的、類似天的、界內的、越界的、旃陀羅婆羅門為第五,兜那!你是這些中的哪一種?」
「喬達摩先生!當存在這樣時,我們連旃陀羅婆羅門[的條件]都不滿足。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中略)請喬達摩尊師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