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5集178經/國王經(莊春江譯)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這是否被你們看見或聽見:『「這位男子捨斷殺生後,是離殺生者。」國王捕捉他後,以戒絕殺生之因而或殺或繫縛或驅逐或依他想的而作嗎?』」
「不!大德!」
「比丘們!好!這也沒被我看見或聽見:『「這位男子捨斷殺生後,是離殺生者。」國王捕捉他後,以戒絕殺生之因而或殺或繫縛或驅逐或依他想的而作。』而是他們如實地告知他的惡業:『「這位男子奪取男子或女子生命。」國王捕捉他後,以殺生之因而或殺或繫縛或驅逐或依他想的而作。』像這樣是否被你們看見或聽見呢?」
「大德!我們看見也聽見,[未來]也將[再]聽見。」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這是否被你們看見或聽見:『「這位男子捨斷未給予而取後,是離未給予而取者。」國王捕捉他後,以戒絕未給予而取之因而或殺或繫縛或驅逐或依他想的而作嗎?』」
「不!大德!」
「比丘們!好!這也沒被我看見或聽見:『「這位男子捨斷未給予而取後,是離未給予而取者。」國王捕捉他後,以戒絕未給予而取之因而或殺或繫縛或驅逐或依他想的而作。』而是他們如實地告知他的惡業:『「這位男子從村落或林野未給予而取,被稱為偷盜的。」國王捕捉他後,以未給予而取之因而或殺或繫縛或驅逐或依他想的而作。』像這樣是否被你們看見或聽見呢?」
「大德!我們看見也聽見,[未來]也將[再]聽見。」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這是否被你們看見或聽見:『「這位男子捨斷邪淫後,是離邪淫者。」國王捕捉他後,以戒絕邪淫之因而或殺或繫縛或驅逐或依他想的而作嗎?』」
「不!大德!」
「比丘們!好!這也沒被我看見或聽見:『「這位男子捨斷邪淫後,是離邪淫者。」國王捕捉他後,以戒絕邪淫之因而或殺或繫縛或驅逐或依他想的而作。』而是他們如實地告知他的惡業:『「這位男子對他人的女子、其他少女性交。」國王捕捉他後,以邪淫之因而或殺或繫縛或驅逐或依他想的而作。』像這樣是否被你們看見或聽見呢?」
「大德!我們看見也聽見,[未來]也將[再]聽見。」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這是否被你們看見或聽見:『「這位男子捨斷妄語後,是離妄語者。」國王捕捉他後,以戒絕妄語之因而或殺或繫縛或驅逐或依他想的而作嗎?』」
「不!大德!」
「比丘們!好!這也沒被我看見或聽見:『「這位男子捨斷妄語後,是離妄語者。」國王捕捉他後,以戒絕妄語之因而或殺或繫縛或驅逐或依他想的而作。』而是他們如實地告知他的惡業:『「這位男子以妄語破壞屋主或屋主之子的利益。」國王捕捉他後,以妄語之因而或殺或繫縛或驅逐或依他想的而作。』像這樣是否被你們看見或聽見呢?」
「大德!我們看見也聽見,[未來]也將[再]聽見。」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這是否被你們看見或聽見:『「這位男子捨斷榖酒、果酒、酒放逸處後,是離榖酒、果酒、酒放逸處者。」國王捕捉他後,以戒絕榖酒、果酒、酒放逸處之因而或殺或繫縛或驅逐或依他想的而作嗎?』」
「不!大德!」
「比丘們!好!這也沒被我看見或聽見:『「這位男子捨斷榖酒、果酒、酒放逸處後,是離榖酒、果酒、酒放逸處者。」國王捕捉他後,以戒絕榖酒、果酒、酒放逸處之因而或殺或繫縛或驅逐或依他想的而作。』而是他們如實地告知他的惡業:『「這位男子為了榖酒、果酒、酒放逸處從事奪取男子或女子的生命;這位男子為了榖酒、果酒、酒放逸處從事從村落或林野未給予而取,被稱為偷盜的;這位男子為了榖酒、果酒、酒放逸處從事對他人的女子、其他少女性交;這位男子為了榖酒、果酒、酒放逸處從事以妄語破壞屋主或屋主之子的利益。」國王捕捉他後,以榖酒、果酒、酒放逸處之因而或殺或繫縛或驅逐或依他想的而作。』像這樣是否被你們看見或聽見呢?」
「大德!我們看見也聽見,[未來]也將[再]聽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