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5集166經/滅經(莊春江譯)
在那裡,尊者舍利弗召喚比丘們:……(中略)。
「學友們!這裡,戒具足、定具足、慧具足的比丘能進出想受滅,有此可能。如果他在當生中沒到達完全智而往生到超越與食用物質食物之諸天為同伴的某個意所生的[天]眾中,他能進出想受滅,有此可能。」
當這麼說時,尊者優陀夷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舍利弗學友!這不可能;無此空間:比丘往生到超越與食用物質食物之諸天為同伴的某個意所生的[天]眾中,他能進出想受滅,無此可能。」
第二次,……(中略)。第三次,尊者舍利弗召喚比丘們:
「學友們!這裡,戒具足、定具足、慧具足的比丘能進出想受滅,有此可能。如果他在當生中沒到達完全智而往生到超越與食用物質食物之諸天為同伴的某個意所生的[天]眾中,他能進出想受滅,有此可能。」
第三次,尊者優陀夷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舍利弗學友!這不可能;無此空間:比丘往生到超越與食用物質食物之諸天為同伴的某個意所生的[天]眾中,他能進出想受滅,無此可能。」
那時,尊者舍利弗這麼想:
「尊者優陀夷已反駁我三次,且沒有任何比丘隨喜我,讓我去見世尊。」
那時,尊者舍利弗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舍利弗召喚比丘們:
「學友們!這裡,戒具足、定具足、慧具足的比丘能進出想受滅,有此可能。如果他在當生中沒到達完全智而往生到超越與食用物質食物之諸天為同伴的某個意所生的[天]眾中,他能進出想受滅,有此可能。」
當這麼說時,尊者優陀夷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舍利弗學友!這不可能;無此空間:比丘往生到超越與食用物質食物之諸天為同伴的某個意所生的[天]眾中,他能進出想受滅,無此可能。」
第二次,……(中略)。第三次,尊者舍利弗召喚比丘們:
「學友們!這裡,戒具足、定具足、慧具足的比丘能進出想受滅,有此可能。如果他在當生中沒到達完全智而往生到超越與食用物質食物之諸天為同伴的某個意所生的[天]眾中,他能進出想受滅,有此可能。」
第三次,尊者優陀夷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舍利弗學友!這不可能;無此空間:比丘往生到超越與食用物質食物之諸天為同伴的某個意所生的[天]眾中,他能進出想受滅,無此可能。」
那時,尊者舍利弗這麼想:
「即使在世尊面前,尊者優陀夷都反駁我三次,且沒有任何比丘隨喜我,讓我保持沈默。」那時,尊者舍利弗保持沈默。
那時,世尊召喚尊者優陀夷:
「但,優陀夷!你了解的意生身[天]是什麼呢?」
「大德!那些天是無色的、想所生的。」
「優陀夷!你說些什麼?愚痴、無能者,你也想你應該說話!」
那時,世尊召喚尊者阿難:
「阿難!有上座比丘正困擾著,而你只旁觀,阿難!你對正困擾著的上座比丘毫無悲愍嗎?」
那時,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這裡,戒具足、定具足、慧具足的比丘能進出想受滅,有此可能。如果他在當生中沒到達完全智而往生到超越與食用物質食物之諸天為同伴的某個意所生的[天]眾中,他能進出想受滅,有此可能。」
這就是世尊所說。說了這個後,善逝起座進入住處。
那時,當世尊離去不久,尊者阿難去見尊者優波摩那。抵達後,對尊者優波摩那這麼說:
「優波摩那學友!這裡,他們困擾其他上座比丘,而我們因為那樣被波及,優波摩那學友!如果當世尊在傍晚時,從獨坐中出來,要[人]說明關於這個,這不奇怪。這裡,尊者優波摩那應該應答,這裡,我們已陷入怯怖了。」
那時,世尊在傍晚時,從獨坐中出來去講堂。抵達後,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坐好後,世尊對尊者優波摩那這麼說:
「優波摩那!具備幾法的上座比丘對同梵行者是可愛的、合意的、應該尊重的、應該被尊敬的呢?」
「大德!具備五法的上座比丘對同梵行者是可愛的、合意的、應該尊重的、應該被尊敬的,哪五法呢?大德!這裡,上座比丘是持戒者,……(中略)在學處上受持後學習;是多聞者……(中略)以見善通達;是善言語者、善做言說事者、具備話語優雅、明瞭、流暢、令知義理者;是[構成]增上心與在當生中為樂住處之四[種]禪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以諸煩惱的滅盡,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者,大德!具備這五法的上座比丘對同梵行者是可愛的、合意的、應該尊重的、應該被尊敬的。」
「優波摩那!好!好!具備這五法的上座比丘對同梵行者是可愛的、合意的、應該尊重的、應該被尊敬的。但,優波摩那!如果上座比丘不存在這五法時,同梵行者對他不會恭敬、不會尊重、不會尊敬、不會崇敬,只以牙齒毀壞、白髮、皺紋,但,優波摩那!因為上座比丘存在著這五法,由那樣之故,同梵行者對他恭敬、尊重、尊敬、崇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