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5集100經/葛古踏經(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憍賞彌瞿師羅園。
當時,尊者大目揵連的隨侍名叫葛古踏的拘利族人之子最近剛死,往生到某個意所生的[天]眾中,祂有像這樣個體獲得:猶如二或三個摩揭陀國村落土地[大],但那個體獲得既不對自己,也不對他人阻礙。
那時,葛古踏天子去見尊者大目揵連。抵達後,向尊者大目揵連問訊,接著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葛古踏天子對尊者大目揵連這麼說:
「大德!提婆達多生起像這樣的欲求:『我將護持(負責)比丘僧團。』大德!連同此心的生起,提婆達多失去那個神通。」
這就是葛古踏天子所說,說了這個後,向尊者大目揵連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就在那裡消失了。
那時,尊者大目揵連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大目揵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的隨侍名叫葛古踏的拘利族人之子最近剛死,往生到某個意所生的[天]眾中,祂有像這樣個體獲得:猶如二或三個摩揭陀國村落土地[大],但那個體獲得既不對自己,也不對他人阻礙。大德!那時,葛古踏天子來見我。抵達後,向我問訊,接著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葛古踏天子對我這麼說:『大德!提婆達多生起像這樣的欲求:「我將護持(負責)比丘僧團。」大德!連同此心的生起,提婆達多失去那個神通。』這就是葛古踏天子所說,說了這個後,向我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就在那裡消失了。」
「目揵連!你以心熟知心後,知道葛古踏天子:『凡任何葛古踏天子所說全都是如實不異。』嗎?」
「大德!我以心熟知心後,知道葛古踏天子:『凡任何葛古踏天子所說全都是如實不異。』」
「目揵連!守護[記住]此語!(目揵連!守護此語!)現在,那位愚鈍男子將因自己而顯現自己。
目揵連!現在世間中存在這五種大師,哪五種呢?
目揵連!這裡,當某位大師是戒未遍淨者時,他自稱:『我是戒遍淨者,我的戒是遍淨的、淨化的、無污染的。』弟子們這麼知道他:『當這位尊師大師是戒未遍淨者時,他自稱:「我是戒遍淨者,我的戒是遍淨的、淨化的、無污染的。」但,如果我們告知在家人,會不合他的意,凡會不合他的意者,我們如何能說呢?又,他[被]以衣服、施食、住處、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尊敬,凡自己做的,自己將被依此而了知。』目揵連!弟子們從戒守護像這樣的大師,像這樣的大師期待被弟子們從戒守護。
再者,目揵連!這裡,當某位大師是生計未遍淨者時,他自稱:『我是生計遍淨者,我的生計是遍淨的、淨化的、無污染的。』弟子們這麼知道他:『當這位尊師大師是生計未遍淨者時,他自稱:「我是生計遍淨者,我的生計是遍淨的、淨化的、無污染的。」但,如果我們告知在家人,會不合他的意,凡會不合他的意者,我們如何能說呢?又,他[被]以衣服、施食、住處、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尊敬,凡自己做的,自己將被以此而了知。』目揵連!弟子們從生計守護像這樣的大師,像這樣的大師期待被弟子們從生計守護。
再者,目揵連!這裡,當某位大師是說法未遍淨者時,他自稱:『我是說法遍淨者,我的說法是遍淨的、淨化的、無污染的。』弟子們這麼知道他:『當這位尊師大師是說法未遍淨者時,他自稱:「我是說法遍淨者,我的說法是遍淨的、淨化的、無污染的。」但,如果我們告知在家人,會不合他的意,凡會不合他的意者,我們如何能說呢?又,他[被]以衣服、施食、住處、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尊敬,凡自己做的,自己將被以此而了知。』目揵連!弟子們從說法守護像這樣的大師,像這樣的大師期待被弟子們從說法守護。
再者,目揵連!這裡,當某位大師是解說未遍淨者時,他自稱:『我是解說遍淨者,我的解說是遍淨的、淨化的、無污染的。』弟子們這麼知道他:『當這位尊師大師是解說未遍淨者時,他自稱:「我是解說遍淨者,我的解說是遍淨的、淨化的、無污染的。」但,如果我們告知在家人,會不合他的意,凡會不合他的意者,我們如何能說呢?又,他[被]以衣服、施食、住處、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尊敬,凡自己做的,自己將被以此而了知。』目揵連!弟子們從解說守護像這樣的大師,像這樣的大師期待被弟子們從解說守護。
再者,目揵連!這裡,當某位大師是智與見未遍淨者時,他自稱:『我是智與見遍淨者,我的智與見是遍淨的、淨化的、無污染的。』弟子們這麼知道他:『當這位尊師大師是智與見未遍淨者時,他自稱:「我是智與見遍淨者,我的智與見是遍淨的、淨化的、無污染的。」但,如果我們告知在家人,會不合他的意,凡會不合他的意者,我們如何能說呢?又,他[被]以衣服、施食、住處、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尊敬,凡自己做的,自己將被以此而了知。』目揵連!弟子們從智與見守護像這樣的大師,像這樣的大師期待被弟子們從智與見守護。
目揵連!現在世間中存在這五種大師。
又,目揵連!當我是戒遍淨者時,我自稱:『我是戒遍淨者,我的戒是遍淨的、淨化的、無污染的。』弟子們不從戒守護我,我不期待被弟子們從戒守護;當我是生計遍淨者時,我自稱:『我是生計遍淨者,我的生計是遍淨的、淨化的、無污染的。』弟子們不從生計守護我,我不期待被弟子們從生計守護;當我是說法遍淨者時,我自稱:『我是說法遍淨者,我的說法是遍淨的、淨化的、無污染的。』弟子們不從說法守護我,我不期待被弟子們從說法守護;當我是解說遍淨者時,我自稱:『我是解說遍淨者,我的解說是遍淨的、淨化的、無污染的。』弟子們不從解說守護我,我不期待被弟子們從解說守護;當我是智與見遍淨者時,我自稱:『我是智與見遍淨者,我的智與見是遍淨的、淨化的、無污染的。』弟子們不從智與見守護我,我不期待被弟子們從智與見守護。」
葛古踏品第五,其攝頌:
「二則具足、記說,安樂、不動的為第五則,
所聞、談論、住林野者,獅子與葛古踏為十。」
第二個五十則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