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增支部5集76經/戰士經第二(莊春江譯)
「比丘們!現在世間中存在這五種戰士,哪五種呢?
比丘們!這裡,某些戰士拿起刀劍跟盾,配戴弓箭後,投入已集合的戰場,在那個戰場中他竭力、努力,但,當他竭力、努力時,對方殺他、處死他,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戰士,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一種戰士。
再者,比丘們!這裡,某些戰士拿起刀劍跟盾,配戴弓箭後,投入已集合的戰場,在那個戰場中他竭力、努力,但,當他竭力、努力時,對方弄傷他,他們撤走他,撤走後帶向親戚,當被帶向親戚時,未到達親戚處,在途中死了,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戰士,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二種戰士。
再者,比丘們!這裡,某些戰士拿起刀劍跟盾,配戴弓箭後,投入已集合的戰場,在那個戰場中他竭力、努力,但,當他竭力、努力時,對方弄傷他,他們撤走他,撤走後帶向親戚,親戚看護、照顧他,當被親戚看護、照顧時,他因為那疾病死了,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戰士,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三種戰士。
再者,比丘們!這裡,某些戰士拿起刀劍跟盾,配戴弓箭後,投入已集合的戰場,在那個戰場中他竭力、努力,但,當他竭力、努力時,對方弄傷他,他們撤走他,撤走後帶向親戚,親戚看護、照顧他,當被親戚看護、照顧時,他從那疾病復原了,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戰士,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四種戰士。
再者,比丘們!這裡,某些戰士拿起刀劍跟盾,配戴弓箭後,投入已集合的戰場,他征服那個戰場後,為戰場上的勝利者,住於那個戰場的前頭,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戰士,比丘們!這是現在世間中存在的第五種戰士。
比丘們!現在世間中存在這五種戰士。
同樣的,比丘們!現在比丘中存在這五種戰士譬喻的人,哪五種呢?
比丘們!這裡,比丘依止某村落或城鎮而住,他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衣鉢,以身未守護、以語未守護、以心未守護,以念未現起,以諸根未防護,為了托鉢進入該村落或城鎮,在那裡,他看見輕浮衣著或輕浮穿著的女人;看見那個輕浮衣著或輕浮穿著的女人後,貪使他的心墮落;他以貪使心墮落而沒放棄學、不顯露學的薄弱後,從事婬欲法,比丘們!猶如戰士拿起刀劍跟盾,配戴弓箭後,投入已集合的戰場,在那個戰場中他竭力、努力,但,當他竭力、努力時,對方殺他、處死他,比丘們!我說這個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一類人,比丘們!這是現在比丘中存在的第一種戰士譬喻的人。
再者,比丘們!這裡,比丘依止某村落或城鎮而住,他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衣鉢,以身未守護、以語未守護、以心未守護,以念未現起,以諸根未防護,為了托鉢進入該村落或城鎮,在那裡,他看見輕浮衣著或輕浮穿著的女人;看見那個輕浮衣著或輕浮穿著的女人後,貪使他的心墮落,身被遍燒後心被遍燒,他這麼想:『讓我[回]去僧園後,告訴比丘們:「學友們!我被貪纏縛、被貪征服,我不能夠保持梵行,顯露學的薄弱後,我將放棄學而後還俗。」』當[回]去僧園時,或者未到達僧園,在途中他顯露學的薄弱後,放棄學而後還俗,比丘們!猶如戰士拿起刀劍跟盾,配戴弓箭後,投入已集合的戰場,在那個戰場中他竭力、努力,但,當他竭力、努力時,對方弄傷他,他們移走他,撤走後帶向親戚,當被帶向親戚時,未到達親戚處,在途中死了,比丘們!我說這個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一類人,比丘們!這是現在比丘中存在的第二種戰士譬喻的人。
再者,比丘們!這裡,比丘依止某村落或城鎮而住,他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衣鉢,以身未守護、以語未守護、以心未守護,以念未現起,以諸根未防護,為了托鉢進入該村落或城鎮,在那裡,他看見輕浮衣著或輕浮穿著的女人;看見那個輕浮衣著或輕浮穿著的女人後,貪使他的心墮落,身被遍燒後心被遍燒,他這麼想:『讓我[回]去僧園後,告訴比丘們:「學友們!我被貪纏縛、被貪征服,我不能夠保持梵行,顯露學的薄弱後,我將放棄學而後還俗。」』他[回]去僧園後,告訴比丘們:『學友們!我被貪纏縛、被貪征服,我不能夠保持梵行,顯露學的薄弱後,我將放棄學而後還俗。』他的同梵行者教誡、訓誡他:『世尊說:欲是少樂味、多苦、多愁的,在那裡有更多過患;世尊說:欲如骨骸而多苦、多絕望,在這裡有更多過患;世尊說:欲如肉塊而多苦、多絕望,在這裡有更多過患;世尊說:欲如草炬而多苦、多絕望,在這裡有更多過患;世尊說:欲如炭火坑而多苦、多絕望,在這裡有更多過患;世尊說:欲如夢而多苦、多絕望,在這裡有更多過患;世尊說:欲如借用物而多苦、多絕望,在這裡有更多過患;世尊說:欲如樹果而多苦、多絕望,在這裡有更多過患;世尊說:欲如屠宰場而多苦、多絕望,在這裡有更多過患;世尊說:欲如劍戟而多苦、多絕望,在這裡有更多過患;世尊說:欲如蛇頭而多苦、多絕望,在這裡有更多過患,請尊者在梵行中歡喜吧,尊者不要顯露學的薄弱後,放棄學而後還俗。』當被同梵行者這麼教誡、訓誡時,他這麼說:『學友們!即使世尊說:欲是少樂味、多苦、多愁的,在那裡有更多過患,但,我不能夠保持梵行,顯露學的薄弱後,我將放棄學而後還俗。』他顯露學的薄弱後,放棄學而後還俗,比丘們!猶如戰士拿起刀劍跟盾,配戴弓箭後,投入已集合的戰場,在那個戰場中他竭力、努力,但,當他竭力、努力時,對方弄傷他,他們撤走他,撤走後帶向親戚,親戚看護、照顧他,當被親戚看護、照顧時,他因為那疾病死了,比丘們!我說這個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一類人,比丘們!這是現在比丘中存在的第三種戰士譬喻的人。
再者,比丘們!這裡,比丘依止某村落或城鎮而住,他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衣鉢,以身未守護、以語未守護、以心未守護,以念未現起,以諸根未防護,為了托鉢進入該村落或城鎮,在那裡,他看見輕浮衣著或輕浮穿著的女人;看見那個輕浮衣著或輕浮穿著的女人後,貪使他的心墮落,身被遍燒後心被遍燒,他這麼想:『讓我[回]去僧園後,告訴比丘們:「學友們!我被貪纏縛、被貪征服,我不能夠保持梵行,顯露學的薄弱後,我將放棄學而後還俗。」』他[回]去僧園後,告訴比丘們:『學友們!我被貪纏縛、被貪征服,我不能夠保持梵行,顯露學的薄弱後,我將放棄學而後還俗。』他的同梵行者教誡、訓誡他:『世尊說:欲是少樂味、多苦、多愁的,在那裡有更多過患;世尊說:欲如骨骸而多苦、多絕望,在這裡有更多過患;世尊說:欲如肉塊……(中略)世尊說:欲如草炬……世尊說:欲如炭火坑……世尊說:欲如夢……世尊說:欲如借用物……世尊說:欲如樹果……世尊說:欲如屠宰場……世尊說:欲如劍戟……世尊說:欲如蛇頭而多苦、多絕望,在這裡有更多過患,請尊者在梵行中歡喜吧,尊者不要顯露學的薄弱後,放棄學而後還俗。』當被同梵行者這麼教誡、訓誡時,他這麼說:『學友們!我將竭力,學友們!我將努力,學友們!我將歡喜,學友們!現在,我不顯露學的薄弱後,放棄學而後還俗。』比丘們!猶如戰士拿起刀劍跟盾,配戴弓箭後,投入已集合的戰場,在那個戰場中他竭力、努力,但,當他竭力、努力時,對方弄傷他,他們撤走他,撤走後帶向親戚,親戚看護、照顧他,當被親戚看護、照顧時,他從那疾病復原了,比丘們!我說這個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一類人,比丘們!這是現在比丘中存在的第四種戰士譬喻的人。
再者,比丘們!這裡,比丘依止某村落或城鎮而住,他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衣鉢,以身已守護、以語已守護、以心已守護,以念已現起,以諸根已防護,為了托鉢進入該村落或城鎮,他以眼見色後,不成為相的執取者、細相的執取者,因為當住於眼根的不防護時,貪婪、憂之惡不善法會流入,他依其自制而行動,保護眼根,在眼根上達到自制;以耳聽聲音後,……以鼻聞氣味後,……以舌嚐味道後,……以身觸所觸後,……以意識知法後,不成為相的執取者、細相的執取者,因為當住於意根的不防護時,貪婪、憂之惡不善法會流入,他依其自制而行動,保護意根,在意根上達到自制,他食畢,從施食處返回,親近獨居的住處:林野、樹下、山岳、洞窟、山洞、墓地、森林、露地、稻草堆,他到林野,或到樹下,或到空屋,坐下,盤腿後,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念後,他捨斷對世間的貪婪,……(中略)他捨斷這些心的隨雜染、慧的減弱之五蓋後,從離欲……(中略)第四禪。當那個心是這樣入定的、遍淨的、淨化的、無穢的、離隨雜染的、可塑的、適合作業的、住立的、到達不動的之時,他使心轉向煩惱之滅盡智。他如實了知:『這是苦。』……(中略)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這是他的勝利戰場,比丘們!猶如戰士拿起刀劍跟盾,配戴弓箭後,投入已集合的戰場,他征服那個戰場後,有勝利戰場,住於那個戰場的前頭,比丘們!我說這個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的一類人,比丘們!這是現在比丘中存在的第五種戰士譬喻的人。
比丘們!現在比丘中存在這五種戰士譬喻的人。」